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旗手王蒙》有感


□ 孟祥中


众所周知,中国当代文坛曾经有过“旗手”。近日,看到《文学自由谈》(2003年第5期)上赵玫同志的《旗手王蒙》,觉得新鲜,随之生出了一些感想。
王蒙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在文坛举足轻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不光有卷帙浩繁的煌煌巨著,而且还有其他作家不具备的条件,曾有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等光辉头衔。凭着这些其他作家无法具备的、也攀比不得的优越条件,顺理成章地成为文坛“旗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对于王蒙一向没有研究,了解甚少,心中无数,看看《旗手王蒙》这篇文章是怎样论证王蒙是文坛“旗手”的,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也是一个认识提高过程。抱着这种态度,我认真地把《旗手》这篇文章看了两遍,越捉摸越感到,文章写的不是那么扎实。仅从《旗手》这篇文章本身而言,就觉得是一篇心血来潮、矛盾迭出的粗糙之作。不揣冒昧,直言于下。
1、文章说,王蒙独创了中国的意识流小说。独创的根据是,外国的意识流小说译介到中国是1985年后的事,而王蒙在1980年就写出了中国的意识流小说《春之声》。“王蒙的发轫之举,开始了接踵而至的整个八十年代文学的繁荣”。这一论断,与新时期文学的发生与发展的基本事实不符。
1977年刘心武发表了《班主任》,1978年卢新华发表了《伤痕》,1979年蒋子龙发表了《乔厂长上任记》,在当时,这都是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作品。除此之外,在这个时间的前后,还有一大批有影响的与意识流小说风格迥异的作品,这些作品怎么能与《春之声》挂上钩,怎么能是《春之声》“催生”的结果呢!
事实也是这样,《春之声》之后,中国大多数作家没有紧跟其后,中国文坛当然也就没有成了意识流的天下。新时期文学的繁荣,其主力队伍是现实主义的写作,这是一些基本情况。
1978年文革一结束,中国文坛刚从极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无论是作家还是读者,还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写作、阅读难懂的意识流小说。广大读者关注的是拨乱反正,文学率先走了一步,众多作家讲起了文革及文革前的故事。读者正好有一种急切的心情,想知道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些事情,通过作家的笔是怎样去倾诉的。这就形成了作者与读者共鸣的现象,也就造就了文革后文学的十年火爆。
2、文章说,《春之声》等一系列作品,在今天看来已经“过时”,“但是你一定不要忘记王蒙这些小说是写于1979年至1980年之间”。作品写于那一年固然重要,如果今天读起作品来有“过时”之感,这个写作时间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决定作品意义比写于那一年更重要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作品能经得住历史长河的洗礼。作品才经过二十余年,读起来就有“过时”之感,那本身就是一时之作,而不是优秀之作,更不是开文坛先河的旗帜之作。
3、文章说,“王蒙始终是文学队伍中的那个领军的人物”,“王蒙始终走在这支队伍的最前端,并且始终高扬着文学探索的大旗”,“而且以他领军人物的姿态,始终像一面猎猎战旗”。在并不多的几句话语中,连续用上几个重复而绝对的词,赞美王蒙之情可见一斑。岂不知,如此遣词造句,会给人们带来多种错觉。一是有急不择言,颠三倒四之感。二是连珠炮似的轰炸,一连用上几个“始终”,把话说的那么绝对,无意中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霸道之感。常言道,有理不在言高。把事情说明白,说透了就行,不必像打足了气的气球,在人们的眼前晃来晃去。三是把话说的太绝了,不仅不便于服人,反而会无形中引起人们的一种逆反心理。现在终究不同于以往,是一个相当宽松的年代,企图以“势”“压”人,很多人是不吃这一套的,有可能本来想听之任之的事偏要弄个明白。
4、文章说,王蒙的意识流小说不好懂,你要读懂它,“必须先读懂王蒙关于意识流的言论”。王蒙关于意识流小说的言论是在作品之后。这个逻辑非常奇怪。作品已经“震惊”、“轰动”于文坛在前,“那个时代的王蒙令整个文学界着迷,文坛阅读王蒙,谈论王蒙,研究王蒙,仿效王蒙,成为一种时尚”。尔后才有作者出面教读者怎样读懂作品的方法,这难道还不是怪事吗?读懂一部小说,要先进“学习班”,弄懂了有关意识流小说的理论,才能读懂意识流小说,恐怕很少有读者买这个账。这是个常理。这一作法,岂不是与文坛“旗手”的鲜明形象相悖吗!世界上没有这样难看而模糊的“旗手”。
5、文章说,后来的“寻根”小说,“文化”小说,“新写实”小说,“新体验”小说,“现代主义”小说,都是在王蒙的意识流小说的影响与“带动”之下“相继应运而生”。
意识流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写法,以上说的若干种小说,也是各有各的写作方法,是不同的流派,互有借鉴,但不能说谁继承了谁,谁带动了谁。其间也无尊卑高下之分,只有写就的作品有优劣之别。这是文学评论的一些最基本的常识。如“新写实”小说,特别注重对人物的刻画与描写,故事的连贯性与生动性,而意识流小说是一种无情节,少人物的情绪化的东西,怎么能起到“一种无以替代的催生、推进作用”呢?其间没有深奥的道理,也无难以思辨的关系,是清清楚楚的事实。生拉硬扯地往一起挂,实在牵强的超乎寻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