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刘会然

  

  聪宝赶紧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食指在姓名栏里快速滑动。聪宝很快就找到了三个紧挨着的名字:罗玉刚,罗玉坚,罗玉芬。可,聪宝的手指陷入泥潭般,钉住了。

  打老大罗玉刚的电话?

  罗玉刚现在人在美国。秧村虽然是艳阳交织,可据说美国时间正好与中国的黑白颠倒。罗玉刚说不定在酣睡之中。再说,美国那么远,罗玉刚能赶回来?聪宝估算,打往美国的电话,花了电话费,罗玉刚人却赶不回来。

  还是打老二罗玉坚的吧。年初,罗玉坚说他今年在上海的一家建筑公司打工。上海离秧村不到半天的车程,罗玉坚应该很快可以赶回来。聪宝又犹豫了,还是没有打。因为罗玉坚多次警告过聪宝,说我是老二,家里出了大事应该先通知老大罗玉刚,罗玉刚是长子呢!

  聪宝想,还是打给罗玉芬吧。罗玉芬虽然是百善的女儿,但罗玉芬性情好,人善良。而且罗玉芬就嫁在兰城,回秧村顶多半小时

  聪宝,你还愣着,电话打通了吗?你没有看到百善痛苦得不能挣扎了?得赶紧通知他的家人啊。邻居们正围着百善,急得团团转,可又束手无策。

  百善正枯木般,直挺挺躺在二楼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少见的平静,难得的安详。以前滚下来都不是这样。以前是怎样呢?以前的百善是痛苦地呻吟着。嘴里不断吼叫,我还是死了算了!死了算了啊!我这把老骨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没有吼完两句,他就汹涌澎湃地咳嗽起来。咳嗽声一波推挤着一波,张弛之间,百善虾米般或躬或直。一旁的人手忙脚乱,倒水的倒水,劝慰的劝慰,惊慌的惊慌。百善拼命要站在来,可两腿一弓,就痛得瑟缩颤抖。想用手撑起来,可双手一支,也痛得哇哇骂娘。百善的脑袋与双脚以臀部为支点,跷跷板般,此起彼伏地摇动。

  虽然阁楼离二楼的地板不到两米,可顺着木楼梯滚下来也相当危险啊,还不要说,百善这把年纪了。嗨,嗨,邻居们唉声叹气,焦急,痛惜,更是揪心。

  聪宝,你看你,还拿着手机愣着干嘛?百善连呻吟的声音都没有了,你还在磨磨蹭蹭?聪宝用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后脑勺,艰难地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这个电话号码,聪宝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是的,这个号码就是枣花镇人民医院张医生的。张医生一接到聪宝的电话,就说好好,我知道了,我们马上派车过来,一副轻车熟路、胸有成竹的样子。

  等张医生来到百善家的时候,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张医生沿着扶梯上到二楼,他挤开人群,俯下身子,先搭百善的手脉。张医生惊叫了一声,不好!马上喊叫助手把百善抬到救护车上。张医生催促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开往医院。情况来得急促,聪宝来不及和家人打招呼,也跟着救护车走了。

  邻居们被张医生的架势吓到了。要知道,这个张医生是有名的“慢三郎”,碰到什么紧急的病人他都是慢条斯理。不管病人家属如何惶恐,他总是慢悠悠的,边剔着牙或抽支烟,边缓缓地走向病人,给人以消极、懈怠的样子。可枣花镇人民医院,张医生的医术又出奇地好,求他看病的人多着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