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撑筏者说


□ 张守仁

从高空俯视,只见一条发亮的白绒,在绿谷中弯来绕去,曲曲折折,轻飘飘曳向远方。降下来,降下来,就看到这翠绿的峡谷竟有十来米宽。在一块临水巨石上凿刻着“上清溪”三个红字的小码头上,泊着七八只竹筏。
我和散文家章武先生、汪兰女士小心翼翼登上其中一只编号为26015的筏子。那筏子由十根粗壮的毛竹并排捆绑而成。筏首的毛竹,已熏烤成黑色,微微翘起在水面。我们仨依次在中间置放的竹椅上坐稳之后,身材修长的筏工小李,举起一端箍有铁圈的竹篙,娴熟地往岸上使劲一顶,竹筏便离开了小码头,向下游漂去。绕过草木葳蕤的滩头,拐过一个S形曲湾,我见溪水两旁全是浓密的林子:有的树根像章鱼似的裸露在外边,有的树干上粘附着褐绿、斑驳的苔藓,有的树身上紧紧缠绕、攀援着蟒蛇般的古藤。一股湿漉漉的蛮野气息迎面扑来。
这儿仍保持着未为人迹践踏过的风貌。林间落叶盈寸,岸边芳草萋萋,树枝在水面上肆意蔓延,溪底横七竖八躺卧着数根沉木,显出原始林子的葱茏和芜杂。面对此景,撑筏者开始讲解道:“这是一种零乱美。过分整齐、划一,视觉效果反倒单调。繁盛、茂密、杂乱,目不暇接,更富荒野趣味。”我和章武转脸对视,莞尔一笑,欣赏这位筏工一开口就不凡,颇有审美水平。
峡谷时而狭窄,时而开朗。竹筏在清流中逶迤行进。两侧丹岸夹峙。石壁上,被水冲刷、雕凿成形态迥异的洞穴。撑筏者用篙指点着蜂窝状、兽嘴般、小窑似的石洞,讲解说:“亿万斯年流水的侵蚀、侧蚀,加上风化、崩塌、雨淋,造成了我们这里洞穴奇观的美景。水是天然的雕刻师,天地间最伟大的石匠。它柔滑无形,但柔能克刚,水滴石穿。我们现在漂流的这条上清溪峡谷,就是流水千万年冲刷出来的。天下的奇峰异石、狭谷涧路,都是水渗出来的,滴出来的,流出来的。”小李精彩的讲解,使我对他刮目相看。
溪流两岸上的银杏、桂树、花榈木、水曲柳、红豆杉、长叶榧等名树嘉木,一一向后退去。林间响起一种“唯——唯——唯——”的鸣声,我好奇地探问:“这是什么鸟在叫?”小李说:“这是蝉声。我们这一带有个说法:‘蝉儿叫,春天到’故称春蝉。”
筏子绕滩石前行,时有仙露般的水滴淋在头上,时有青翠的竹林出现在眼前。细看竹竿上棕黄的箨叶,毛茸茸的,颇似小兽的皮毛。我瞥见竹林里一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鹇引颈顾盼,悠然踱步。不一会儿,溪之右岸,移送过来一大片一大片细长碧叶的草本植物。撑筏者说:“这是兰花。这里就是兰花谷。它因生长在深涧幽谷,未被外人挖掘、采摘,才得以保存下来,使这一地段变成了香溪。世上的事物往往就是这样,只有在远离尘嚣、最偏僻、最隐秘的地方,才能藏住大美。”
我们三人听着很有哲理的导游语,闻吸着建兰淡淡的幽香,像贪看美女似的,仔细观察着兰蕙花、茎、叶优雅的姿态。以兰取名的汪女士问:“兰花和金针花的叶形好像差不多,怎样区别它们?”小李答道:“对不起,我没有比较过,恐不能精确分辨。也许金针花的叶子稍宽一些,而兰花,叶呈线形,飘逸多姿,故宜入画。”
章武夸道:“小伙子,你草木虫鱼的知识真丰富。家里还有什么人?”
筏工说:“我家四口人。父亲种地。我今年27岁,已婚,有一个3岁的儿子。妻子去了上海做小生意。”
我问:“那你怎么没有进城呢?”
小李说:“我喜欢拥山伴水,看花听泉。身处山清水秀的天然氧吧,也就不愿去空气污浊的闹市卖力谋生了。我妻子爱热闹,向往大城市。她在上海郊区租了一间五六平方米的小屋容身。那里人头攒动,熙来攘往。她那种早晚奔走、忙碌挤车的生活,我过不惯。对导游,我却情有独钟。只希望能再上个旅游学校,学点外语,提高修养,增加专业知识,将来考上个证书,回乡持证上岗,把导游工作做好,那我就知足了。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章武说:“我们是写文章的。”
小李眉毛一扬,笑了:“噢,文人,怪不得一言一行都那么文质彬彬。你们是搞写作的,那就请你们写写我的家乡泰宁吧。我们泰宁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地质公园,有美丽的金湖,有丹霞地貌,还有全国覆盖率最高的密林。就是脚下的上清溪,也不比武夷山的九曲溪逊色,只不过它养在深闺人未识罢了。我听说,张家界很长时间也不被重视,自从画家黄永玉、摄影家陈复礼去了,回到大城市用他们的艺术作品作了宣传,才广为人知,成为全国闻名和旅游胜地。你们是作家,鉴赏能力高。经过这次实地参观,定会发现这儿的景观确有与众不同的独特之处。请你们据实报道。”
筏工持篙,左撑右点,如跳水上舞蹈。筏子顺水漂去,来到一座陡峭、危耸的崖壁下。石壁顶端长着一小簇树林。小李说:“这山顶林子里有个鹰巢。老鹰强悍,善飞,故筑巢在高山之巅。它们因为雄强,喜欢独处,独往独来。相反蚂蚁弱小,就爱群居;只有抱团,它们才能渡过生活中遇到的大水、大火等危机。其实不仅动物界,人类社会何尝不是这样。你们看,以鹰作国徽的美国强大,就独断专行,蛮横霸道,以世界警察自居,奉行单边主义。”我听了觉得这位筏工身居山野,心怀天下,由近及远,取譬恰当,便会心一笑,点头称是。“有一天,我撑筏经过这里,抬头一看,正有一只雄鹰飞离巢穴,直冲云霄。低首瞧见有几条小鱼,在清亮的卵石上逆水而游,触景生情,不禁想起了‘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诗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