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从文文学批评的东方美韵


□ 梁红霞

沈从文文学批评的东方美韵
梁红霞

沈从文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声名卓著的人物,他对中国文学的贡献广泛多样,他是一位历经时间检阅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位独具个人风格的文学批评家。
许道明在《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新编》中说:“批评之于他,或许还不是充分自觉的事业,表现出许多经验主义的色彩。他坚持的标准,在现代自有其迂腐辽阔的气息,但他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他不是为了玉成自家的名声而从事批评,而始终从事创作,为创作的健全发展,并且始终带着对于创作的深刻体验来议论创作,树立了现代中国文学批评的一则优良传统。尽管他的批评也不无偏见,但他是真诚的,透明的。”
较之于理论型的批评家,沈从文的确是印象式的,感觉式的批评家。他不是以思辨的方式分析,判断对象及作品世界的意义,而是以身心去拥抱和感悟作品本身,从而产生深邃的同情与共感,他对作品不是判断和分析,而是一种感知和明悟。
西方文论把印象主义批评归纳为三条重要特征,一是以个人的“情操”作为批评的唯一“工具”;二是认为批评与创作是同一样事,好的批评家同时应是好的作家;三是批评只是批评家在自我创造中的一种“自我完善”。
无疑沈从文是一位好的批评家,更是一位好的作家。他的评说本身,也是一种再创作,他用优美的评述传达着个人丰富的人生理想和意境,彰显着自己对文学和艺术的不懈追求,也蕴涵他特有的人生态度和生命体悟。
他的独树一帜的文学批评,如同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意境悠远,令人回味。他的的文学批评散发着浓郁的东方美的神韵,蕴涵深邃的东方美学思想。

恰当——传统的中和之美

沈从文在《抽象的抒情》中这样写到:我只要说很“恰当”。这恰当意义,在使用文字上,就容许不怕数量的浪费,也不必对于辞藻过分吝惜。故事内容呢,无所谓“真”,亦无所谓“伪”(更无平凡深刻的区别),要的只是那个“恰当”。文字要恰当,描写要恰当,全篇分配更要恰当。作品的成功条件,就完全从这种“恰当”产生。他认为:一个作品的恰当与否,必须以人性作为准则。他经常提出的论点是,号召作者在修辞上要雕琢词句,讲究结构,做到尽善尽美,而且不忽略保留一点传统形式。沈从文重视内容要符合一定形式的立场,批判毫无节制的浪漫主义。他提出和形式比较起来,内容同样重要,作家要用心搜集素材,充实作品内容,采取一种你喜欢的文学形式,把周围的一切写出来。
他认为:好的作品照例使读者看起来很对,很近人情,很合式。一个好作品上的人物,常使人发生亲近感觉。正因为他的爱憎,他的声音笑貌,都是一个活人。这活人由作者创造,作者可以大胆自由来创造,创造他的人格与性情,第一条件是安排得对。把身份,性情,忧乐安排的很合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