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山草地间的盘桓


□ 张恩平

  遥远的雪线
  
  硗碛是夹金山下的一个藏族村镇,三年前我曾来过这里,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这里人烟稀少,森林密布,藏家寨楼镶嵌其间,是藏族文化与自然景观完美结合的天然画卷。
  傍晚时分,当我们沿着宝兴河(青衣江上游)赶到这里时,却发现一座大坝正在紧张施工,钢筋水泥的坝体深深地插入河谷两岸,工地上灯火通明,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
  这是一座新修的水电站。在水坝的上方,硗碛那保存完好的古老街道已经被淹没大半。村民们告诉我,两年后,随着那123米的大坝修成,2000多人将永远失去他们的故土,而硗碛也将在它走过80年历程之后,变成一个4平方公里的水库。
  “红军翻越夹金山的纪念碑会被淹没吗?”我指着村头小山冈上的红军公园。
  “当然会,”一个村民比划着,“纪念碑只比现在的水面高四五十米。”
  70年前,这个山中小镇的居民见证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翻越他们行程中的第一座大雪山。
  尽管当时毛泽东并不知道红四方面军的具体位置,但他认定翻越夹金山是正确的选择。
  这是硗碛通往小金县达维镇的必经之道,主峰海拔为4930米。当地居民称夹金山为仙姑山。他们告诉红军,只有仙女才能飞过此山。
  张绍全是小金县达维镇的长寿老人,他的藏族名字叫顿巴,当红军翻越雪山下到镇上那年,他刚好21岁。
  “那天是农历五月初四,” 张绍全眯缝着眼,极力回想当时的情节,“他们从山上下来时,穿的衣服五颜六色,什么样式都有。人都很瘦,差不多皮包骨头,但是所有人都很高兴。”
  红军战士理应感到高兴,从中央苏区撤出8个月来,他们一直在孤独地作战。现在他们终于和张国焘所领导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了,而这是自四渡赤水以来,他们一直想要实现的目标。
  “那天晚上他们在村外喇嘛寺附近的坡地上又唱歌又跳舞,” 张绍全古铜色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红光,“我也进去跳了,有一个战士和我一起跳,他叫张绍全,后来我就改了名。”
  但是有一些红军战士却看不到这一幕了,因为他们永远留在了夹金山上。翻越雪山是长征开始以来最艰苦的一关,由于缺少御寒装备,许多人冻僵了,再也没有站起来,或者忽然滑倒后像炮弹一样飞出去,在冰崖下没了踪影。
  王永模是泸定县人大办主任,今年66岁,他对这段历史和当地情况非常熟悉。关于红军过大渡河以后的行动方向,我曾与他探讨过毛泽东当时面临的三种选择:向东经天全、邛崃、大邑,可通往茂县、松潘,但沿途遭受川军进攻的危险极大;向西可以沿一条马帮常走的山路通往川西北丹巴、阿坝;最后一种是翻越夹金山。
  “为何毛泽东不向西沿大渡河峡谷继续上行,经丹巴和小金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却选择翻越夹金山这条更难走的路呢?”我问王永模。
  “从丹巴到泸定北面的瓦斯沟是一个100多公里长的峡谷,” 王永模说,“你不能老是走险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