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困豹》的寓意和思辩色彩


□ 井绪东

《困豹》是贵州省仡佬族作家赵剑平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是剑平在近几年让读者和我们期盼得有些着急之后,突然拿出的一部长达30余万字的精彩之作。经过多年的练笔和思考后,赵剑平调动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积累和激情,为我们的奉献出一部饱含着寓言和思辩色彩,又直观现实人文环境及自然环境,关注人生命运的优秀之作。
作品的名称叫《困豹》。初拿到手上的时候,还以为作品会是像前两年流行一时的《狼图腾》、《藏獒》之类的以写动物来折射人文理想、以动物性来表达对人性和人文文化的思考的作品。但是翻阅之后,其实不然,这是一部以豹群追寻迁徙,寻找“纯洁而又宁静的大森林”的经历为一条线索,而贫困落后的贵州省郎州磨坝场错欢喜乡贫困山民的生存命运为另一条线索,两条线索交叉铺陈叙述的小说。通过两条线索的交叉进行,阐述和表达了作者对自然环境的被污染破坏的忧虑,以及对现实中社会人文环境落后失衡的悲怆。
雌豹疙疤老山,受长江岸边豹群的委托,来到乌江流域寻找“纯洁而又宁静的大森林”,以维持豹群的生存。因为在长江边上,“我们的天空烟雾弥漫,已经看不见一只鸟的影子。我们的土地越来越狭窄,越来越老化,我们的长江水再不是清亮纯净的。而是又浑浊又恶臭”。有的豹子莫名其妙地死去,有的皮毛不停地溃烂着,养的儿女多有死胎和怪胎。面对着环境中充满的大量毒素,豹群们要向心目中的净地“雪山”迁徙了。疙疤老山作为最优秀的豹子,肩负着探路的重任,来到了乌江边上的郎州,开始了它的追寻,但到错欢喜乡老木垭的第一天,它就被猎人布下的陷阱夹住了脚,尽管它奋力挣断了铁链,但从此一副镣铐锁住了它的一只脚,它拖曳着这副镣铐,成了一只“困豹”,开始了在老木垭山林的捕食,抵御着人们的追捕,与同被追捕的黑狗“黑宝”建立了生死相依的友谊,更与之交配繁衍,生下了非犬非豹、亦豹亦犬的后代。
“困豹”是个象征,它实际上不过是郎州错欢喜乡黑鸦坎一带乡村农民生存的象征。贯穿全书的有两个主人公,一个是木家寨小学教师令狐荣,另一个是木家寨唯一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分配到乡里工作的青年干部木青青。两人虽然都是木家寨里文化最高的知识人,却都经历了灾难的磨练,吃尽了种种苦头。令狐荣是随同父亲老令狐被错误遣送农村来到木家寨的。父亲死后,他子承父业,成了木家寨小学唯一的老师,因他教的学生中有三位女生失踪,而人贩子又在学校住过,他半是被迫,半是自愿地担起了寻人的责任。为寻找失踪学生,他上北京,赴浙江,形同流浪,吃尽千辛万苦。为找回被镇长扣押的学生来信得罪了权贵,被非法关押殴打;看到被救回的学生在家遭受落后愚昧风俗的折磨,他又偷偷放跑孩子,救人于水火之中;父亲老令狐平反后获得的一万多元补发工资,他全部用于重建被泥石流摧毁的木家寨小学。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卑微平凡的教师身上那种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种种美德。
从令狐荣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一方面是泥石流自然灾害摧毁学校对他的致命打击,另一方面是无处不在的政治权力对他的制约和迫害。他在现实生活中活得憋屈和无奈,但也让人看到了他骨子里的坚韧和顽强,在作品中,作者让他成了豹族的救星,让他解脱了豹子疙疤老山的镣铐,从而赋予了令狐荣一种神圣的色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