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困豹》的寓意和思辩色彩


□ 井绪东

《困豹》是贵州省仡佬族作家赵剑平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是剑平在近几年让读者和我们期盼得有些着急之后,突然拿出的一部长达30余万字的精彩之作。经过多年的练笔和思考后,赵剑平调动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积累和激情,为我们的奉献出一部饱含着寓言和思辩色彩,又直观现实人文环境及自然环境,关注人生命运的优秀之作。
作品的名称叫《困豹》。初拿到手上的时候,还以为作品会是像前两年流行一时的《狼图腾》、《藏獒》之类的以写动物来折射人文理想、以动物性来表达对人性和人文文化的思考的作品。但是翻阅之后,其实不然,这是一部以豹群追寻迁徙,寻找“纯洁而又宁静的大森林”的经历为一条线索,而贫困落后的贵州省郎州磨坝场错欢喜乡贫困山民的生存命运为另一条线索,两条线索交叉铺陈叙述的小说。通过两条线索的交叉进行,阐述和表达了作者对自然环境的被污染破坏的忧虑,以及对现实中社会人文环境落后失衡的悲怆。
雌豹疙疤老山,受长江岸边豹群的委托,来到乌江流域寻找“纯洁而又宁静的大森林”,以维持豹群的生存。因为在长江边上,“我们的天空烟雾弥漫,已经看不见一只鸟的影子。我们的土地越来越狭窄,越来越老化,我们的长江水再不是清亮纯净的。而是又浑浊又恶臭”。有的豹子莫名其妙地死去,有的皮毛不停地溃烂着,养的儿女多有死胎和怪胎。面对着环境中充满的大量毒素,豹群们要向心目中的净地“雪山”迁徙了。疙疤老山作为最优秀的豹子,肩负着探路的重任,来到了乌江边上的郎州,开始了它的追寻,但到错欢喜乡老木垭的第一天,它就被猎人布下的陷阱夹住了脚,尽管它奋力挣断了铁链,但从此一副镣铐锁住了它的一只脚,它拖曳着这副镣铐,成了一只“困豹”,开始了在老木垭山林的捕食,抵御着人们的追捕,与同被追捕的黑狗“黑宝”建立了生死相依的友谊,更与之交配繁衍,生下了非犬非豹、亦豹亦犬的后代。
“困豹”是个象征,它实际上不过是郎州错欢喜乡黑鸦坎一带乡村农民生存的象征。贯穿全书的有两个主人公,一个是木家寨小学教师令狐荣,另一个是木家寨唯一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分配到乡里工作的青年干部木青青。两人虽然都是木家寨里文化最高的知识人,却都经历了灾难的磨练,吃尽了种种苦头。令狐荣是随同父亲老令狐被错误遣送农村来到木家寨的。父亲死后,他子承父业,成了木家寨小学唯一的老师,因他教的学生中有三位女生失踪,而人贩子又在学校住过,他半是被迫,半是自愿地担起了寻人的责任。为寻找失踪学生,他上北京,赴浙江,形同流浪,吃尽千辛万苦。为找回被镇长扣押的学生来信得罪了权贵,被非法关押殴打;看到被救回的学生在家遭受落后愚昧风俗的折磨,他又偷偷放跑孩子,救人于水火之中;父亲老令狐平反后获得的一万多元补发工资,他全部用于重建被泥石流摧毁的木家寨小学。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卑微平凡的教师身上那种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种种美德。
从令狐荣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一方面是泥石流自然灾害摧毁学校对他的致命打击,另一方面是无处不在的政治权力对他的制约和迫害。他在现实生活中活得憋屈和无奈,但也让人看到了他骨子里的坚韧和顽强,在作品中,作者让他成了豹族的救星,让他解脱了豹子疙疤老山的镣铐,从而赋予了令狐荣一种神圣的色彩。
而青年知识分子木青青,作品写了他从情窦初开的少年时代,到成为意气风发的时代青年。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总想着要给家乡人民谋利益。他架桥的设想未成,就牵上一根铁丝,架起黑鸦坎两岸联系之索;他深入黑沉沉的黑鸦坎大峡谷中,破解了峡谷哨音之谜;继而通过峡谷里的悬棺,破解了木家寨、牛家山两个汉族村寨何以孤零零地出现在仡佬族、苗族聚居区的谜团,使木家寨、牛家山两个世世代代打冤家的村落,明白了名为两姓,实为同宗同族一脉相承的真相,从此放弃复仇,坐在一起续谱祭祖,成了互相走动的亲戚。他揭发了磨坝场“三八”事件死亡人数的真相,使被地方官员瞒报的冻僵魂灵得到申诉;为磨坝场的拆迁改造,他得罪了书记、镇长,遭到了权贵的排斥和打压,就像“一盘磨的磨芯,四方八面都来磨他”,再加上他的初恋情人水惠成了香港人的“二奶”,他感到“命运如影随形,他走不出这片阴影,更可悲的是时代列车已经远去,他被抛在荒野,找不到现实的答案,便不能指向未来”。犹如“困豹”之一搏,木青青最后选择的是与追求爱恋他多年的恋人藤子一道,踏上了往东去、往南去的“下海”道路。
木青青最后的出走,犹如豹群的长江边上迁徙而来一样,是现实中历史、文化、社会、民族等诸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是木青青对自己梦幻前途的追求,也是对混乱冷漠现实的一种反叛。在不肯与现实社会存在的阴谋和缺陷妥协之时,他最后的坚持就是出走。这一出走,让人无奈和沮丧,让读者看到人生严峻和现实的冷酷,进而去思索阻碍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人文环境中的诸多问题。
《困豹》一书就是这样一本命意独特、思考深邃、充满了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的一部内涵丰富的力作。它以具有特别的坚韧和爆发力的雌豹疙疤老山为意象,试图开辟另一种文学的空间,努力从地域、乡土、家族的角度,把人们生存中最深隐的痛楚和无奈展示出来,让人们在生存之途中相互纠缠的许多意义——信仰、亲情、爱情、灾难、寻找等等得到披露,让困扼在迷茫之中的灵魂找到出路。小说通过人物与豹性的交叉呈现,展示了人性之中善与恶、宽厚与贪欲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在遥远偏僻的贵州山区,人群和困豹之间演绎的悲情故事,成就了贵州山地文化的惊心动魄之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