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娃娃书


□ 贾 劲

明老先生从湖北黄石市门基港镇来武汉,住在儿子明国启的家中。
明老先生这些年活得滋润一些了。从前得起早贪黑地种庄稼,一家人要生活啊。可是,就是那样艰苦,明老先生还是很乐观地过生活,于是,陆续就有了明国启兄妹五人,那都是明老先生热爱生活的结晶。明老先生现在总是对别人说,那时候还能怎么的,不就是这点乐子么,我除了这点乐子外,就是特别爱看娃娃书,我从十二岁开始,有了一点钱就要想方设法买娃娃书看。
儿女们都晓得他有这个癖好,都知道他就是长到现在,也还像个娃娃一样地行事。
到武汉来时,别的东西可以少带,明老先生不能不把自己积蓄多年的娃娃书带来,那些娃娃书也就是连环画,有一些很脏很破了,有一些甚至是五十年代初出版的,明国启就劝说,爸,这些书都脏得很,细菌多,你就别带了行啵,闲时你可看看电视剧,我还可以教你上网,那里面啥都有。
明老先生却不理睬明国启,还是将那些破烂的东西带到了武汉。
带到武汉的这些娃娃书,他时常在房间里偷着看,他不想让儿媳妇知道,因为有一次他正看娃娃书时,孙子过来发现了,就要看,可是,儿媳妇坚决不让孙子看,说那种书远远地就能闻到霉味,看了要得病。从此,明老先生就不公开地看了。这样的生活,总让明老先生怅然若失感到孤独,想来想去,虽然阳光明媚生活优越饭菜都是鱼肉海鲜,就是肚子里有话找不到人说。儿子每天都在忙着,有时候一个星期能回家吃上一次两次饭,就算不错了,儿媳妇孙子也都不是说话的对象,不能说话也就算了,有时候儿媳妇还要撺掇儿子来批评一下自己,这就让明老先生不太舒畅了。
春秋冬的季节,明老先生戴一顶油腻腻的蓝布帽子,帽尖耷拉着,看上去与乡下赶马车的大爷没有啥区别。明国启倒也没说什么,自己的父亲又能拿他咋地,可是,明国启的老婆却有些看不过去,总是对明国启吹枕头风说,你看你爸,叫他不戴那顶帽子,怎么就是不听呢?难道说以为这里就是你们那个穷乡僻壤的门基港么?他不顾忌啥,可是我还要面子哩。
明国启不能说什么,因为老婆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选在他的关键时刻,许多男人都知道的那一种时刻,夜深了,明国启能说什么呢?要是说话了,那是必将要失去一点什么的,可是人生能追求点啥乐趣呢?男人不就是那几秒钟的快活么?于是就忍下了,集中精力去艰苦卓绝地战斗,要等到快感的到来。往往就是这样,战况总不能如他的意,总是在快要攻占快乐的至高点时,浑身疲软了,于是,草草地收兵,有兵败如山倒的感觉,下决心以后真的不去战斗了,乏味了是不是呢?可是,男人这生物就是怪了,过了若干个小时,行尸走肉的生活了,疲软结束,男人的好斗心理又占了上风,于是,这时候即使老婆再对自己横眉冷对,还是要死皮赖脸地往女人的那片战壕冲去。
就是因为这样,老婆对明国启瞧不上眼了,有时候明国启正自娱自乐,老婆突然说上几句话,就可让他泄气,老婆说,你就会这样,真是有么样的老子就有么样的儿子啊,我都说过多少遍了,叫你爸不要戴那顶帽子,他就是不听,他以为你混到省里来容易是吗?他还要不要你往上升啊。累得气喘吁吁的明国启,听了老婆的话,一阵火气攻心,精神气儿,一下子就散尽了,明国启说,你怎么总是这样哩,总是要在这时候说这些屁话,你还像个女人吗?这时候不想身子下面的事,却去想那些事,你真是太没有情趣了,无聊。说着话就翻下身来,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