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鸦预言


□ 陈步松(土家族)

  作者简介
  陈步松,土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爱情遗留问题》,中篇小说集《回到从前》,长篇小说《苍天有眼》等。作品多发于《民族文学》、《当代作家》、《长江文艺》等文学刊物。
  
  我的故事进入严峻性或者说严峻故事的开始,是这晚八点钟以后。
  这时县人民医院黯然阴森,或者说幽冥迷幻。使人感觉到这里是专门存放灵魂的地方,尽管不远的大街上有卡拉OK在尽情用力表现OK。我就常常感觉到有许多灵魂在此时此地活动。
  医生总要我注意休息,尽量认真睡着,并总是给我注射镇静剂。可是他们的这些药对我不起作用,几个灵魂正和我友好地在一起交谈,我们的交谈完全化解了这些药物。灵魂们都争着要对我诉说一个个故事,并要我写,说我是写小说的。也不知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是写小说的。
  这晚的这时我正在倾听灵魂们的诉说或者说座谈,一个灵魂推我一下,说你快起来,你家乡来了四个烧成重伤的危急病人……
  这时我就感觉到汽车刹住的声音,接着有密集的脚步声和着哭泣声奔向我,但同时又被几个方向砸来的卡拉OK所冲乱。
  我起床走到隔壁病房就真的遇到了我的一位老乡。这位老乡是一位女的,与我老家相隔很近。接着我就看见了三个鬼一样的烧伤的姑娘。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家乡茅田区区办爆竹厂的工人,当然是农民性质的工人。接着又有人说烧伤的还有一位男青年在隔壁。那么一共就是四个。
  那位女老乡的姑娘烧伤了,她叫双双。她看见我就声音响亮地哭起来。她身旁躺着的鬼一样的姑娘说妈你莫哭了你哭我心里难受。我也劝她不要哭了,说医院完全能治好你姑娘的……我感觉到眼睛里已经滚出泪珠,我就低下头去看着水磨地板。水磨地板天花乱坠昏昏糊糊。
  女老乡接着就对我说下午出事前的兆头。她说这几天老鸦在我们屋后树林边吵得很凶。她说今天下午老鸦突然吵到我们屋顶来了,吵成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她说我就和双双她爸说,今下午怎么老鸦这么发疯地吵呢,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呢?她爸说这如今它们没什么吃,饿了是要吵嘛。我想可能也是,哪晓得她爸说了不到十分钟爆竹厂送信的就来了,说厂里出了事。
  我就一下子沉入思考老鸦的问题。我想我家乡的老鸦们的确喜欢激动,爱叫唤,尽力表现它们的感觉特别灵敏。好像它们是上帝派来的。每次它们叫唤之后总是出了事的,一般都是死人。但在事前人们总是骂它们,甚至用火枪打它们,对它们充满怨恨甚至愤怒。谁知道它们是在给人们通风报信呢!人们不理解它们,不懂它们的语言,不知它们是上帝派来的。更没有人听见它们叫唤之后去注意一些事情,减少灾难。在我进县城工作以后,听不见老鸦的叫唤了,我便常常想起家乡的老鸦们,我感到它们很亲切、很敏感。我想要是人能具备它们的神秘与灵性,特别是那种对人世的关切态度就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