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楼之梦(评论)


□ 张蔓蔓


《个园Ⅱ》里的一切在我看来就像一场梦。它发生在诗意的扬州,发生在个园这座承载着兴衰荣辱的古典园林之中,但它又是那么真切,凄婉而凝重,一丝冰凉的温暖让我颤动。
作者在开头引用了包何的一首诗,起初我并不解其意,但读罢全篇之后,感叹作者选的这首诗实在是太妙了!抑或是这首诗激发了他的灵感。而成就了这篇作品,我不得而知。它恰如其分地揭示了小说的梗概,以及萦绕其中的深层内涵。两个男主人公都来到扬州,经历了种种变故之后,这个中国人和他美丽的妻子双双英年早逝,而另一个日本人多年以后回忆着当年发生在扬州的旧事,讲述完毕,也安然离开了人间。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让我们心生疑问:难道那里是一座迷楼,上去了就再也下不来了吗?
作者开篇就让读者与“我”一起去探究父母死因的真相。于是,层层相扣的故事情节,夹杂着景色与心境的渲染,作者用流畅的笔调揭开了一个垂死老人淤积心中数十载的秘密——发生于20世纪40年代日军侵华期间的一个令人心酸而难忘的故事。
也许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荒谬的故事。小说讲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的祖父佩琨,一个是他的同窗挚友竹下先生,他们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女人——我的祖母陈琪玉小姐。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却有了截然相反的对比。都是在东京帝国大学学医,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读书时他们不分伯仲并且非常要好,毕业后一个主动回到中国行医,一个进入了一家日本的医学研究所从事医学研究。在硝烟弥漫的岁月里,一个尽力救治抗日者和患病民众,但他的义举却杀害了自己;一个从事医学研究并做出了成绩,但他的研究成果却被日本军方利用,而正是他的这个创造性的贡献间接杀害了自己的挚友。在那样一个痛苦的年代里,尽管每个人都在从事着自己的工作,有意无意地在为自己的国家服务,但却没有人能逃脱这个悲惨而血腥的对局。
佩琨初到日本时学的是文学,但觉得中国多的是贫穷和疾病,与其学习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文学,不如当一名医生,为凋敝的祖国做一些踏踏实实的事。于是他主动从医并回国开西医诊所,悬壶济世,还常常奔走于乡间,无偿为贫苦农民治病开药。而竹下在本国无意识地从事了医学研究工作,刻苦钻研而佳绩渐出。可他对此并无多大兴趣,深感内心的惶惑和迷惘。觉得自己的工作远没有佩琨的工作有意义,便想通过冒险来改变按步就班的生活,于是借贸易公司招聘之机来到了中国。
竹下先生万万没有想到,从前的研究成果对细菌武器试验的成功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他在无意中成为他的国家侵略中国的一份子,虽然这绝对违背他的初衷。而佩琨执著于他的事业,救死扶伤,但是最终却救不了自己。
不管有意或者无意,结果都远远出乎我们的意料。一个悲惨地死去,而另一个剖腹自尽未遂,后回到日本,让人按照个园的格局修了一座园林,在这个人间的地狱里痛苦地度过他的余生,他是在向挚友还有死于那场瘟疫的无辜的人们忏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