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人爱情


□ 老 猫



一、酒 吧

有的感觉是对的,你看到那个人第一眼的时候,你突然觉得要发生点什么,那就一定是要发生点什么。在喝完第三扎后,何隽想,对面栏杆后不锈钢椅子上的那个红色头发的女孩,一定是和自己有故事。那个女孩和一群熟人打打闹闹,左倚右抱的显得风情万种。何隽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
他细致观察了一下,她没有真正的、在身边呵护她的、属于她的男人。
何隽想要不要过去寒暄一下。这是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来的都是熟人,但熟人和熟人之间并不一定认识,何隽和那个女孩就不认识。其实聚会的目的,就是让不认识的人认识。何隽借着酒劲,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身边的张良拉拉他的袖子:“你要干什么?走肾啊?”
何隽想,我要认识这个女人。
他没想好要和那个女孩说什么,到了她面前自然有话说。
聚会的主持人是个高个子的少妇,也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娘。她在台上用麦克风吃力地组织大家做游戏。本来这样热闹非凡的聚会,做游戏纯属多余,但为了给寿星创造祝寿的气氛,她还是要勉为其难的。老板娘穿得不多,显现出壮实的肩膀和性感的线条,张良一看就说:“这是一匹大洋马。”张良喜欢大洋马型的女人。何隽知道,张良离婚后已经骑过九十七匹大洋马,姓名电话都在张良的商务通里呢。今天张良这么说老板娘,说明她在劫难逃。张良表示,在一个月之内,他就要当上“百人长”。
老板娘举着麦克风,在嘈杂和喧闹里,费力地解释着游戏规则。她手里是一副崭新的扑克牌,她要找若干男女,当众用嘴巴传递其中的一张,纸牌要是在谁嘴上掉了,谁就出局。最后的胜利者,则获得与寿星一起切蛋糕的权力。 虽说隔着一张牌,但这个游戏也挺勾人欲望的。老板娘大声地邀请道:“哪位先生勇敢点先上来?”她的目光在人群中转着,正好看到何隽从座位上站起来。
何隽并没有想去做游戏,他被选中,说明今天晚上他就是要有些什么。
何隽稀里糊涂上了台。周围乱哄哄的,由于大家无节制地抽烟,让整个房子里都充盈着氤氲。大洋马拉着何隽的手问:“这位先生您今天带女伴了吗?”何隽摇摇头,大洋马笑了,说:“那您正是我们要找的人。”
台下一片鼓噪喧哗。何隽看着张良,张良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三个男人站到了上面,大洋马开始找合作的女人。她的手在人群中指来指去,何隽的心一下子提了上来。栏杆后面的女孩正和同桌的人说着什么,可能是个段子吧。她被逗得花枝乱颤,几乎要趴到桌子上。然后,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扫过舞台。
她的眼神正好对上了大洋马的手指。大洋马说:“这位小姐,有请。”
这回轮到何隽笑起来。他再看张良,张良激动得脸都青了。
何隽已经忘了是怎么开始的。他只记得自己、的嘴唇和女孩的嘴唇隔着纸牌贴到了一起。他们是最后的胜者,另外两对因为纸牌掉落在地上,被淘汰了。女孩为了保持纸牌的平衡,夸张地仰起了头,甚至用手轻轻地搂了一下何隽的腰。这时候何隽浑身都燥热起来,他能感觉到女孩的呼吸和兴奋。有人在台下喊:“把纸牌拿掉。”引起了一片哄笑。何隽真的想把纸牌拿掉。
他们获得了切蛋糕的资格,还得到了寿星送的一大瓶红酒。寿星是何隽中学的同学,一个开着小设计公司的老板。他笑嘻嘻地为何隽介绍女孩说:“她是我侄女,学航天工程的。”又转过头来对女孩说:“何隽叔叔,我的同学,现在在搞音乐。”
女孩打量着何隽,面色潮红。何隽没有说话,而是手执利刃等着寿星吹蜡烛。大洋马一个口哨,灯全都灭了,寿星吸足一口气吹下去。等到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何隽的快刀已经把蛋糕切成小块,其中一块被女孩重重地扣在了寿星的脸上。灯重新亮起的时候,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立刻鼓噪起来。
何隽左手拉着大洋马,右手拉着女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把大洋马掼到张良怀里,自己则搂着女孩的腰。大洋马招呼人把红酒打开,四个人狂喝滥饮。张良最喜欢何隽的这一手,他哈哈笑着对何隽说:“你是雄风不减当年啊,万人丛中取美人归,如探囊取物一般。”何隽笑笑不说话,再看女孩,被逗得把酒都呛了出来。
“你多大了?怎么还呛奶啊广何隽问。
女孩笑得趴在桌子上,大声地咳嗽着。
那天晚上何隽觉得无比浮躁。他的头昏昏沉沉的,酒精和烟雾让他感觉整个空间都飘忽不定。到了下半夜的时候,他发现大洋马和张良同时消失了。他想找,却几乎没有一点力气。女孩问他:“给你要杯茶水?”何隽吃力地摆摆手。
来祝寿的人开始散去,连寿星都走了。女孩的同伴走到他们的桌前,问女孩:“我们送你回家?”女孩说:“不用。”那群人看看何隽,神秘地笑笑,就消失了。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