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序跋的念想


□ 谢大光


在我为数不多的文字中,常有念想的,就是这些序跋了。它们每一篇都联着一段难忘的记忆,每每想起来,总会感觉到暖意。
最初的序跋写作,是得到了孙犁同志的鼓动。可以说,我的第一篇跋文,就是被孙犁逼出来的。我和孙犁初识于1978年,开始是工作上的联系,来往多了,谈得就随便,去多伦道孙宅聊天,成了日常的一件快事。那些年是孙犁写作的旺季,很多文字发表前,我有幸成为第一读者。因此,当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季涤尘约我为孙犁编一本散文选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愿意为孙犁做些事情。我通读过孙犁的散文作品后,把自己的编选思路和他谈了。孙犁说,你放手编吧,需要什么材料我再给你找。很快,我编出初选目录,孙犁仔细看过,表示满意。我说,您光说满意不行,出版社还要求作者写一篇序呢。那一年,正是因为一篇序的风波,给孙犁带来无穷的烦恼,老人愤而写下《序的教训》一文,声明不再为别人作序。显然,我提出的要求让孙犁有些为难。他沉吟一会儿,说:“我看这个序就由你来写吧。”我连忙表示,“人家是要作者的自序,我写算什么呀!”孙犁见我着急,便笑了,“其实你写也没什么嘛Ig6好,容我再想想。”过了几天,我上门去催,进屋没等我开口,孙犁笑吟吟地拿出几张稿纸,说:“你看看这样写行不行?”接着又说:“序我是写了,你也要写个后记。”我接过来一看,序文开头,孙犁首先肯定了我的编选思路,紧接着有意卖个关子,说:“详见他所写的后记。”这一下把我的退路断了,只好遵命写了篇“编后记”。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1987年为孙犁编《耕堂序跋》时,我就主动提出,我写篇后记,请孙犁作序。我说:“孙犁同志,对于您的序跋,我是有话要说的。我相信,您自己完整地看一遍,也会有很多感触的。”的确,序跋文字是孙犁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部《耕堂序跋》被湖南人民出版社列入凤凰丛书,孙犁也很看重,提供了不少我没有读过的序跋,并特别嘱咐,要将刚刚发现的、他1942年在晋察冀边区所写《鲁迅·鲁迅的故事》一书的“后记”收入。为此,他在土纸本的复印件上,一一订正看不清晰的字可。但是说到与序,这一次是不容商量地拒绝。我知道,孙犁对于写序一事看得分量很重,正因如此,序跋之道也令孙犁伤透了心。想当年,孙犁第一次为别人的作品写序,是1978年的《韩映山(紫苇集)小引》。在这篇文字中,孙犁反复强调:“古人对于为别人写序,是看得很重的,是非常负责的。”并提出好的序跋的标准是“极有情致,极有分寸”。后来在《文集自序》中,孙犁又说:“当我为别人的书写序时,我的感情是专一的,话也很快涌到笔端上来。这次为自己的书写序,却感到有些迷惘、惆怅。”及至到了《序的教训》一文,孙犁因真心对友,反遭其辱,仍坚持自己的信念:“正体之序,应提举纲要,论列篇章。鼓吹之于序文,自不可少,然当实事求是,求序者不应把作序者视为乐佣。”这些话,对于我的序跋写作,是时时的警醒与鞭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