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家的鲁迅 作家的张仃


□ 董炳月

“它山”是大画家张仃先生的号。据说,以“它山”为号不仅是因为画家的故乡辽西有一座叫做“它山”的山,以山名为号表达了对故乡的眷恋,还因为画家本人曾在“文革”中被打成“牛鬼蛇神”。“蛇”字去掉左半边,残缺之后就成了“它”。显然,“它山”这个号凝聚着张仃先生的许多生命记忆,记忆中有温馨,也有坎坷。今年张仃先生出版的画集、文集中,至少有两本是用“它山”命名的。一本是谈绘画的书,名之曰《它山画语》,一本是一九四二年至二○○五年间大小文章的结集,名之曰《它山文存》。
一次,去拜见张仃先生时,见他正坐在临窗的藤椅上,抽着大烟斗读书,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三四本《鲁迅全集》。老画家阅读《鲁迅全集》的情形像一道文化风景,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也许确如友人所说,张仃先生是现代画家中最为景仰鲁迅的人。这种景仰是意味深长的。将鲁迅与张仃的作品结合起来阅读,许多新的风景便呈现出来。
一九三二年,十五岁的张仃从日本占领下的东北故乡流亡到北平,考入北平私立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系。他大量阅读鲁迅著作应当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九九八年四月接受美术评论家王鲁湘采访的时候,张仃回忆起在北平美专读书时的一件事,说:“我用水陆画的形式画的漫画《地狱变相》,把阎王画成蒋介石,下面是丁玲关在铁笼子里,鲁迅在路上跑,小鬼在后面追。这个形式的漫画在北京的一个漫画展览会上,人们很认可,用民间形式,画现代生活。”此事应当发生在一九三三、一九三四年间。当时身居上海的鲁迅也热心于美术活动,为比利时画家麦绥莱勒的连环版画《一个人的受难》的中译本以及中国木刻选集《木刻纪程》写序,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会以一个受迫害者的形象出现在北平一位青年学生的漫画作品中。《地狱变相》本质上是一幅左翼美术作品。张仃在北平求学期间曾参与组织左翼美术家联盟,画中的鲁迅、丁玲也都是“左联”的主将。参与左翼美术运动成为张仃一九三四年九月被捕、被送往苏州反省院关押的原因。就是说,他本人在创作《地狱变相》之后也被小鬼追赶并被捉住,进了“铁笼子”。
《地狱变相》表现的对现实的讽刺和对鲁迅的关注是两个具有内在相关性的问题——讽刺是鲁迅的精神也是鲁迅的笔法,杂文就是这种精神和笔法的经典性体现。无独有偶,身为杂文圣手的鲁迅早在五四时期就曾提倡讽刺画,“随感录”四十三、四十六都谈及此类问题。他在《随感录·四十三》中希望中国美术界出现“进步的美术家”,认为“美术家固然须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需有进步的思想与高尚的人格。他的制作,表面上是一张画或一个雕像,其实是他的思想与人格的表现”。鲁迅在此文中特意提及美国画家勃拉特来,说:“说到讽刺画,不禁想到美国画家勃拉特来(L.D.Bradley,一八五三——一九一七)了。他专画讽刺画,关于欧战的画,尤为有名;只可惜前年死掉了。我见过他一张《秋收时之月》(The Harvest Moon)的画。上面是一个形如骷髅的月亮,照着荒田;田里一排一排的都是兵的死尸。唉唉,这才算得真的进步的美术家的讽刺画。我希望将来中国也能有一日,出这样一个进步的讽刺画家。”这篇随感录收在《热风》中,青年张仃一定曾经阅读过。我想通过此文他不仅接受了鲁迅倡导的讽刺精神,并且获得了具体的创作灵感。张仃一九三七年创作的漫画《春耕》(《它山画语》收录了这幅漫画),也许就与鲁迅谈及《秋收时之月》的那段话有关。《春耕》画的是一位瘦骨嶙峋的农夫吃力地赶着一头老牛耕地、地上布满骷髅的情景,意在展示民生的艰难,讽刺社会的黑暗。一目了然的是,不仅“春耕”与“秋收时之月”二者之间构成了季节的对应、耕种与收获的对应,在用骷髅表现社会的黑暗与残忍这一构思方面两幅漫画也完全相同。一九三七年鲁迅已经去世,如果他还活着并且看到《春耕》,也许会为中国出现张仃这样一位年仅二十岁的进步讽刺画家感到欣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