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丽恩之谜


□ 袁 远

1

在相隔一年零3个月之后,我又听到了丽恩的声音。丽恩打电话来告诉我,她在北京,她的飞机将于下午4点40分队从北京起飞,傍晚7点到达成都。我问了她的航班号,说我去机场接你。
电话里丽恩的声音听上去异常轻柔,冰糖一样甜,大不同于原来在国外时那样。
丽恩是个谜。在我还待在南半球那个我们共同留过学的城市时我就说过,丽恩是个大有名堂的人。我这话是对马龙说的。马龙去年年底回了一趟国,我们的主要话题之—就是丽恩。当时我们在S国的那拨人中,马龙和我可以说是对丽恩了解得最多的,但就是这样,丽恩的形象依然半明半暗。当然从宽泛意义上说,每个人都半明半暗、难以推测。我相信我们每个人所知道的丽恩都仅仅是她冰山的一角,没有人真正知晓丽恩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而她给人的感觉,却最容易接近和摸透。不过不管怎样,归根结底丽恩是一个好人,一个热乎乎的、让人放心的、旋风一般的人。
这次丽恩回国并前来成都,她究竟从哪里来,来做什么,待多久,然后到哪里去,我统统不清楚。不是我糊涂,而是丽恩不愿意多透露。我所知道的,只是两个多月前她发来电子邮件告诉我的,她将于6月份回国一趟,到时会到成都来看我。,我猜测丽恩此次回国是有业务在国内做,而她专门跑到成都来,可能是业务延伸到了成都,顺带跟我会上一面。至于实情是否如此,问她是问不出的。只要丽恩打定主意不说的事,谁都套不出她的话。有时候丽恩真让我感觉是一个跨年代生存的地下党,因此我从不多问她要保密的东西。甚至她如今所在的国家,也一直对我们守口如瓶。一年零3个月前,丽恩就从我们原来留学的S国起飞,飞出我们的视线前往他国。她去的哪里?丽恩当时只丢下一句毫不确切的话:“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不明白她这是为什么。丽恩肯定不是一个做违法生意或干坏事的人,相反,她中规中矩,还有着不合时宜的原则性,像一把挺立的塑胶直尺,明确恒定,不染尘埃,跟她细瘦身躯里的骨头一样可感可触。另外一点是,丽恩绝不是一个高能见度的简单低下的人,当然,她也不算能见度太低,你总是可以了解她的三分之二强,剩下的都封在一只加密罐子里,可她包裹秘密的那几块布又总被她不小心撕开点破绽。对此马龙深有体会。在丽恩离开后不久,马龙就私下对我说:“不要看丽恩是我们这拨人中最节省、打扮得最貌不惊人的一个,她富着呢,而且很富。”“她家里很有钱?”我问。
“她自己就很有钱,”马龙说,“丽恩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头衔,不过她压根不想让别人知道。”
丽恩曾给我们公布的身份是广州一家外资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后来她又补充了一个名头:一所大学的兼职讲师。她到底有多少种身份?
“很大的头衔?”我问,“那是什么?腰缠万贯的银行家,还是外逃躲债的董事长?”
马龙直夸我聪明。他说差不多吧,丽恩就是董事长那个级别的,不过她的公司并未欠债垮台,而是做得有声有色。对丽恩的这一情报,马龙几乎是以特工手法掌握的。连丽恩都不知道马龙已经破译了她最秘密的那重身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