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闯入者


它是被赶出来的。
  它叫札驽,是一头野象。“札驽”是一个名叫娜依的小女孩给它取的名字。
  早先,札驽和母亲生活在象群里。它生性敏感、脆弱,羞怯、自卑,对母亲极其依恋。象群里大大小小的象似乎都不愿和它亲近,还常常用嘲弄的目光看着它那只单边的耳朵。它另一边耳朵在小时曾被一只闯入的公象的长牙捅坏了。只有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它。
  它的母亲高贵、优雅,灵动的眼睛蕴着一汪月光般的清亮。母亲出现的地方,就是公象的角斗场,它们相互炫耀着雄性的力量,追逐着母亲,宠着它,也霸占着它。别的雌象就无比嫉妒,渐渐就疏远它,孤立它。
  母亲以一种看似波澜不惊的姿态承受着一切。
  公象们疯狂、粗暴地对待母亲时,札驽的血就像点燃的松油,它瞪着血红的眼睛,不顾一切地冲向比它体积大几倍的公象,用乳牙戳、用脚踢、用身体撞,甚至用鼻子卷起石块砸。可它实在太弱小了,成年公象不屑地、极不耐烦地一甩长鼻,札驽就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轻飘飘地飞到几米开外,一次、两次、三次……摔倒,起来,再摔倒,再起来,它决然护着它的母亲,不停地以飞蛾扑火的执着扑向公象,用生命捍卫母亲和它的尊严。
  公象最终失去了耐心,欲火被札弩一点点掐灭,悻悻然地离去。
  母亲心疼地望着札驽,走近它。用宽大松软而又温暖的脚掌抚摸着它的伤处,泪珠子滴滴答答地滚落。
  札驽的行径激怒了很多的成年公象,它们以寻找食物为由,把母子俩带到一个三国交界的密林深处,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它和它的母亲隔离,其中一只力大无比的公象趁其不备卑鄙地把札驽推下悬崖。
  刹那间,毫无防范的札驽极度悲怆而恐惧地呼喊着母亲,声音被风割碎,随着它的绝望和身体一起坠落。当它醒来时,世界一片死寂,疏朗的星星同情地遥望着它。它想站起来,却一阵阵揪心地疼,它的腿似乎断了,浑身伤痕累累,它身体流淌出的血稠稠地挂在草丛的叶片上。它试了几次都无法起身,不禁伤心地失声恸哭。过了很久,“它们肯定会告诉母亲我不慎跌入悬崖死了,母亲会悲伤至死的,我必须找到我的母亲”,这个念头像神奇的魔术瞬间给了它力量,帮它站立起来。
  它跌跌撞撞,一瘸一拐地离去,一天、两天,无数天过去了,林子像座巨大的迷宫,见不到出口,它决定在每条走过的路上打上记号。就在它满怀希望的时候,一只猎人设下捕猎麂子的铁夹子套住了它的脚,那长长的铁钉穿透了它的脚踝,它痛得差点昏死过去,它愤怒地卷起鼻子,拔出铁钉,然后凭本能找到止血草敷到伤口处。
  它走得非常痛苦、缓慢。
  一条休憩在长有寄生兰花的千年古茶树上的小蟒蛇,一直注视着在迷宫里兜圈子的小象,它决定帮小象一把。小蟒蛇沿着树干攀滑下来,爬过小象身边,抬起头望了望小象,自顾向前蜿蜒而去。小象鬼使神差地尾随着小蟒蛇,从清晨走到日落,小蟒蛇终于将它带出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然后掉头返回,瞬间消逝在密林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