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刺葡萄(外三首)


□ 叶玉琳

这个叫溪塔的村庄

怎么会长出这么多山孩子

是的,它们就像我的孩子

身体里长满柔毛

小腿密生皮刺,边缘有细锯齿

代表着倔强和叛逆

亚热带温湿雨林

来自大地的营养

让它们的卵形叶片长势良好

可我们有时还要自作主张

去打理那些看似无用的枝条

此时花已褪青,浆果呈球形

它们会不会掉进天空预先埋设的陷阱

我们想得如此沉重

以至于心生黏稠

常常埋怨它们花开轻率,果实酸涩

却不知那一天天成长的根

已经暗暗破开泥土

要治好我们

没来由的腹胀肿积、筋骨伤痛

夏日的龙须草

当寂静还未离开黑黝黝的山谷

发白的道路,风正在乘势而上

百兽奔走,涧流干涸

它瘦长的名字低回、婉转

淹没在一棵苦楝树后面

万能的太阳毫不留情地审视它

想从它的身上拿走最后一点血

鸟儿始终不肯过来相认

它害怕看见长的悲苦,短的孱弱

从深褐色的土层中赤裸裸地枯萎

它的身上还保留着淡淡的体温

时光追溯到少年

在它的身边,是谁口衔甘露

采花捉蝶,打发漫长的一生

黑夜的长触须遮蔽了世间的一切

唯有它,不屈的形体

缠绕着,弯曲着

在与乌木石头的对垒中

静观雨骤莺飞

今夜它在我的相框里盘旋

小小的头颅,每天被缅怀三遍

可是这个冬日

我多么想再次看见它们

对游走在漫山遍野的灵魂说

欢迎你,被修剪的迷迭香麝香草

欢迎你,烂掉的草堂月色

霜梦之后,它要为摇摇摆摆的风

再造一个暖棚

悬崖边的苹果树

一场雨,让一棵树病得不轻

大地迂回辗转

抽不出完整的叶脉爱抚

它在人间只有三日

它突然提前一天离开了自己的躯体

落地的声音压倒了一切

它不要泪水

也无需谁的怜悯

曾经明媚的人间

此时盛满虚情假意

它不怕低处饮霜,高处蹈雪

只相信泥土

还给她一个完美结局

相信来生有你

如天空淡定,星子般闪亮

手握一册经卷

在春风中相携相伴

神谕之光如林中蜂蜜

随时调和着不可知的命运

谁在千里之外抚琴

红尘唤醒眉心的清澈

暮色苍茫,看它换上一袭薄缕

独自腾空,带走秋天分杈的影子

樱花谷

其实只是一片梦想的高地

任由一个人插枝浇灌

你说爱,说来生

其实只是一道由粉到褐的谎言

安放在群山之间

像死亡的手

放在我的前额

恳求五月的风吹过

让山岚依次凭吊

让星子落在荒莽

我不再写它

这嫩绿的根芽早在去年就被撬走

还有一些羽毛要修剪

一些路径要改

一些花香成灰

一些吻落下

这样也好

我将变回草籽

知更鸟带着我飞

跌入无人之境

我不是孑然一身

只是面朝东南

用沉默挥赶魔咒

我不能告诉你

此时我有未流出的泪

此时我有未写完的诗

分享:
 
更多关于“刺葡萄(外三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