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成昆铁路:心灵与时空的旅行


□ 甘 林

西南川渝滇黔地区山高谷深,山地灾害频繁,解放以前交通闭塞,民生艰难。这三省一市的铁路,绝大部分是解放以后修建的。其中全长1100余公里的成昆铁路,是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称得上是“三线建设”时中国铁路的代表作。虽然“三线建设”已成历史,但成昆铁路沿线的风景,却是一个永远的现实。
成昆铁路:心灵与时空的旅行图片1

对老知青、老铁路和攀枝花的第一代移民来说,成昆铁路就是他们青春的记忆
如果你是一位热爱自然的人,从成都去昆明,坐火车是个明智的选择。从四川盆地到横断山脉,再到云贵高原,沿途的风光就像一幅画卷,随着列车的行进逐渐展开:
从成都到峨眉,列车运行在岷江流域的成都平原。春天里,车窗外的油菜田和麦田犹如黄绿相间的大地毯。苏轼的家乡眉山多丘陵,浅浅的山丘满是松树,松林间是弯弯的梯田,恰如他的诗句“明月夜,短松岗”。过青衣江大桥时,在列车上可以望见江边的千佛崖。列车到达峨眉,平原就走到了尽头。如果天气好,在峨眉站可以望到峨眉山金顶。过去金顶庙宇的锈铁皮屋顶,被阳光照射得金灿灿的,金顶诚如其名。上世纪70年代遭遇了一场大火,最近庙宇重建,在山下又可以仰望到金顶的真容了。
离开峨眉,列车溯大渡河进入四川盆地边缘的小相岭。从列车上俯瞰郭沫若的家乡乐山沙湾,刚从龚嘴水电站下来的大渡河,水势平缓,平畴的农田绕着古镇,显得闲适平和。再行不远,龚嘴水电站大坝将大渡河拦腰截断。坐在火车上看高峡平湖,渔舟点点,湖水依依。若不是水库周围的悬崖绝壁,你真会以为到了江南水乡。这一段旖旎的风光有几十公里。过了峨边,列车进入大渡河峡谷,河水变得狂放不羁,势若奔马。这一段铁路桥隧相连,列车驶出隧道、就要进入下一条隧道的瞬间,你在车窗边仰视那些如刀劈斧削的绝壁,几乎望不到顶。只有正午时分,阳光才从“一线天”照进峡谷,车站都使用“长明灯”。大渡河终年喧嚣回响,峡谷里的铁路职工尽是大嗓门。
大渡河峡谷过完,列车到了汉源站。汉源站过去叫乌斯河站,乘汽车可去汉源县城和正在建设的大渡河瀑布沟水电站。这里已经进入彝区,彝族人就住在高高的山上。每到春天,黑黝黝的山上添了一抹抹嫣红,那是彝家的桃树开花了。寂寥的大凉山,冷峻中透出一丝妩媚。
列车过了大渡河铁桥,很快到了利子依达。利子依达泥石流沟离汉源站不远,旅客能见到1981年车毁人亡事故后,铁路废弃的奶奶包隧道和线路路基。列车经利子依达隧道从泥石流沟下面穿过,不久就到了尼日站。铁路在尼日站与大渡河分道扬镳,改溯大渡河支流牛日河继续攀爬小相岭。从尼日到普雄,河水越来越缓,地势越来越开阔,光秃秃的岩石渐渐被森林和农田代替。越西县普雄镇位于大凉山腹地,转汽车可去越西县城。遇到赶集的日子,从火车站俯瞰彝族阿米子涉水过河十分有趣:二三十位姑娘手牵手直达彼岸,仿佛在河上架起一道彩桥。真不知她们是在过河还是意在炫耀五彩的服饰。
列车从普雄站开出,经沙木拉打隧道穿过牛日河和孙水河的分水岭开始下坡。孙水河是安宁河的支流,铁路顺河而下,直向西昌而去。列车出了四川盆地,两边的景物不再是雾蒙蒙一片,变得清晰而有层次。安宁河河谷日照充足,得灌溉之利,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宝地。列车经过漫水湾站,这里有支线通往卫星发射基地。漫水湾山上是森林,河谷里是稻田,一派田园风光。外人很难想到,这里不久就要发射“嫦娥一号”绕月卫星了。
成昆铁路:心灵与时空的旅行图片2
列车到达西昌,成都至昆明的旅程刚过一半。西昌是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空气澄澈,号称“月城”,邻近的火车站也叫“月华”。这里一年分为干季和雨季,冬天艳阳高照,温暖如春。四川盆地内挨不住阴冷潮湿的人们,冬天最爱到西昌来“晒太阳”。成昆铁路的“阳光旅游”专列越开越多。
过了西昌,安宁河河谷越来越窄,两边的森林越来越茂密。越往南行,气温越高,植被和作物呈立体垂直分布。河谷里生长着亚热带作物,远处山巅上,3月还有积雪。列车过了米易不久,安宁河汇入雅砻江;顺雅砻江峡谷行进不远,雅砻江又汇入金沙江。过金沙江大桥,列车就到了攀枝花站(过去叫金江站)。
攀枝花市位于四川和云南两省的交界处,列车到这里,已经从海拔2280米的沙木拉打隧道下降到海拔1000米的金沙江河谷。列车溯龙川江一段,景观与大渡河不同。峡谷两岸不是嶙峋的绝壁,而是被水冲刷得奇形怪状的红土。因为地质和地形的原因,铁路49次跨龙川江,穿行在苍凉的峡谷之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