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黄河滩上奔跑


□ 韩振远

每次来到黄河边,我都会隔着奔流的河水,朝西岸望去,本能地寻他的身影。雾霭沉沉的河岸上,他和他的女人坐在骡车旁,也在朝这边望,隔着宽阔的河面,我感觉得出他们的焦急与无奈。我的出现也许会给他们带来一丝安慰,他们一定在猜度着河对面的那个人是不是要过河,要不要坐他的车。
冬天了,河面上巨大的冰块冲撞摩擦,箭一般往前窜,发出嚓嚓的轰鸣声,像无数人在磨刀霍霍。靠近河岸的地方结出了白花花的冰,寒风刺骨,他背后望不尽的芦苇荡一片枯黄,芦花飞扬出如泣如诉的情绪。他和女人站在河岸上,不停地跺脚,不停地朝这边望。从这边望去,两个人好像都在跳跃,显得异常渺小。
我常常站在河边,面对着滔滔河水,想象着两个人在河边的情形。
春天也许是黄河最温情的时候,刚刚茵出地面的蒲草、芦苇,把宽阔的河滩染成嫩绿色,天色晴朗,春风送暖,河水缓缓流淌,表现出一种缠绵悱恻的情调。远远的,他和他的女人赶着骡车来了,从雾一般的淡绿中,一点一点,慢慢走到河岸,停下车,仍然是先朝这边望,却没有了焦躁的感觉,一会儿,男人坐在了草地上,女人也坐在了草地上,意绪悠闲地朝河面上望一眼。两匹高大的骡子低下头啃吃青草。太阳暖暖地照在两个人身上,河水似乎也在含情脉脉地流,无声地为天地间渲染出一种柔情。
有时候,我会望不见他们。夏秋季节,河岸上的芦苇、蒲草,还有蒲柳都长高了,神神秘秘,青纱帐一样,把河滩的荒凉与浪漫都遮掩起来。我的思绪若芦花一样沿着大河飞扬,久久地站在河边,等着他们的出现。一会儿,他们的骡车在芦苇丛中若隐若现,沿着河水缓缓走动,终于停住,他站在河边望一会儿,隐入芦苇丛中,女人也出现了,也在朝这边望。河面上空荡荡的,没有一只过往的船,女人望一会儿,也隐入芦苇丛中。对岸的风景依旧,隐隐的,让人感到了一种神秘与浪漫。
两面的渡口都很清冷,有时候,过往的人还不如漂在河上的渡船多。男人和女人默默坐在河边,一天天地等,整响整晌地望着河对面那荒凉的渡口,还有那条高高地悬在崖间,弯弯曲曲的小路。
一天,我乘船到了对岸,还没站稳,就感到了他的热情。他是个黝黑瘦高的汉子,四十岁左右,望着我和几位朋友,热情与急迫同时在脸上写出来。坐车吗?去看荷花淀,芦苇荡,还有处女泉。如数家珍般把岸上的风景数了一遍,我却感到他好像少说了什么,突然明白了,他唯独没有说的就是他和他的女人。在我看来,他们的骡车,他和他的女人,才是这里最值得一看的风景。我和朋友们躺在绿草如茵的河滩上,仰面望着蓝瓦瓦的天,感受着河边寂静的时空。他走过来了,站在面前,呆呆地望着我们的悠闲与冷漠。太阳把绚丽的光洒落在他身上,他有些燥热,河风吹起了他解开的衣襟,被他粗大的手一把抓起,抹了把脸。他几乎在恳求我们,去看看吧,不远,坐上我的骡车一会儿就到了。
我更愿意和他聊。他看出了我无意上岸玩,也躺在了草地上,脸对着我,身体倦屈,像躺在自家炕上一样舒服惬意。河水就在不远处流淌,听不到涛声,河滩静谧的像无人之境。我问他,生意好吗,一天能赚多少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