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汪汪”


□ 李冰冰

突然汪汪冲了上来,再次扑到我身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没想到的是,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它!

思念是一种情绪,一种感情,也可以说它是一种“病’,我今天就患上了这种“病”——思乡病。我想家了,紧张的工作,繁忙的生活,让我禁不住回想起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那个生活了十几年之久的家乡小院。院子不大,却很是丰满。家里有条狗(其实不是一条,是好几条,因为各种原因它们相继死去,利利、哈蜜丢、黑子、大笨、汪汪……),有个棚子,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菜园子。狗窝就在棚子根的东南角。汪汪是我养的最后一条狗,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刚内柔’。它的常规动作是,一对前爪跨在院门外,一对后爪搁在院门里,只要有人从家门口路过,它就低吼示威,以示不可侵犯,忠实地尽着看家护院的职责。
每天放学回来,当我们推着自行车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来到院门口时,它那两只机灵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同时起身,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口,分辨着是否是自家主人的归来。这个时候,我跟妹站在大门口就得冲着屋里先喊:“妈,快看狗。”然后,我们便以最快的速度推着车子冲进院门,将其随便丢在甬道的一边,赶紧举起双手准备接住以全速冲过来迎接主人的它的爪子,以免又要被它扑得满身“梅花”印儿。接着,它上蹿下跳、激动不已地一直跟着你,摇着它的大尾巴,一会在你左边,一会蹿到你右边,一直把你送到屋里。这时,我会忍不住地要抱抱它!跟它握手,跟它贴脸,还会用嘴巴去亲它,像对待一个小孩似的爱它宠它!它俨然已经成为我们家的“第五口”。
后来,我们搬家了,搬到楼房里面去了,卖掉了小院。楼里不让养大狗,我们只能忍痛把它寄养在小院里,有空的时候就会回去看它。每一次它都激动不已,嗓子眼里总要发出“叽叽哝哝”的声音,又是舔我的手,又是拱我的脚,在我身上一直蹭来蹭去,就是不肯离开。我多想带着它跟我们一起去楼里啊,我曾一直跟爸爸央求,“就在我睡的房间里给它搭个狗窝就成,我跟它睡一个屋”。爸爸的笑容是难过的:“你以为我不想啊!”
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去上戏读书,半年多才回一次家,记得最后一次去看汪汪,那是个盛夏的傍晚,没有污染的天空挂着一个大大的“鹅蛋黄’……
出门前我们特意带了一些“好吃的”,一路上为马上见到我们的“狗妹’而开心不已。还没等我们走到院门口,它就已经蹿了出来,一下扑到了我们身上,不停地扑,挨个地扑,喉咙里还“叽叽哝哝”地发出撒娇的声音,我想它一定是在埋怨我们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它。我赶快拿出“好吃的”来慰劳它,像很久没吃饱一样,它大口地去叼我手里的食物,却在接触到手的一刹那,把我的手轻轻地含在嘴里。好吃的很快就被吃没了,但是它还是眼巴巴地望着我,我有些懊悔没有多带些好吃的!正想去小卖部再买些东西给它,爸爸喊我顺便去看看老邻居。想跟汪汪“小别”一下,可它就是不走,非要跟着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