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食五章


稀饭诗情
  
  北面南粥,说的是北方人吃面食,南方人吃稀饭,古来如此。不知道北方人一天不吃面食会不会活不下去;南方人一天不吃粥,不说活不下去,至少是很难受的。清代文人沈复在他的《浮生六记》中多次提到喝酒后回家,他的芸娘一定要熬一碗粥让他热热地喝下,然后才美美躺下,做笑梦去也。贤妇美粥,温情有加呀!这不独是文人的享受,也是南方一般百姓所向往的。所以,民间有人就将吃酒席比喻成“外遇”,而将家里的糟糠之妻比喻成“粥”:酒席不可以天天吃,天天吃会腻,会头空脚虚;稀饭一天不吃可不行,一天不吃就不实在,就会心慌。有的有钱人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无论多远,还是想念家乡的那碗稀饭,正所谓“千日奔驰一碗粥,万里还乡终不愁”。
  粥确实是一种好东西,如果是大米白粥,光看它的外表,就足于让你垂涎三尺。白白的饭粒、白白的汤水,黏黏糊糊的,饭粒依着汤,汤依着饭粒,像雪像白纱像剥开的荔枝像盛开的棉花像刚挤出的牛奶。如果是煮得好的稀饭,无论你怎么舀,一定无法汤是汤、饭粒是饭粒。米的精华与水的灵气就这么有机地糅合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中的男女那样不离不弃。
  粥不仅外态美,于人的健康也大有好处。明代有一个叫张应文的文人就写了一篇《粥经》,将“粥”着实歌颂了一番:“粥可大补,可以宣,可以腥,可以素,暑之代茶,寒之代酒,通行于富贵贫贱之人。”粥能够补身子,可以开脾胃,可以煮成素,可以煮成荤,热天代茶喝,冷天代酒喝,而且无论富贵贫贱什么人都可以拥有,这就是“粥”的美好品质了,粥出身清白,操守也高洁,“莫言淡薄少滋味,淡泊之中滋味长”,为人也,为粥也!
  “粥”如此之美,天下文人常有诗赞颂。白居易就有好诗:“杏酩渐香邻舍粥,榆烟欲变旧炉灰。今朝一百五出户,雨初晴火冷肠稀。”煮粥煮出这种意境,真是可以观,可以赏,可以尝,可以觞了。
  闽南流传这样一个故事,说哪一个皇帝遭逢战乱,流落民间,又饥又饿,碰上一个老婆子,向她要饭吃,老婆子给他一碗麦粥配盐渍的海瓜子,吃惯了山珍海味的皇帝竟觉得这是天下第一美食,金口一开将麦粥命名为“珍珠粥”,将海瓜子命名为“凤眼鲑”,跟文人学士的美文美诗一比,一碗稀饭得到皇上如此肯定,那就关系到国家大事了。
  
  亲情小吃润饼菜
  
  润饼菜应该说是地地道道的泉州小吃,可惜,地位很低,人们一直提到烧肉棕,提到面线糊,提到炸菜粿,就是不说润饼菜。翻了泉州几个县市编的文化丛书,讲到地方小吃,也没一个提到润饼菜,看来,润饼菜是一种地下风味小吃,主流饮食不承认,只有民间自己看重。这不知是什么原因,一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提归不提,吃我照样吃。润饼菜依旧是最乡土的小吃,不管哪一个年代,永远让泉州人青睐。当然,吃润饼菜的日子不多,一般只有在元宵、清明、除夕吃,这三个节日都是民间最重要的节日,特别是元宵节、过大年,山珍海味什么都有,却还吃润饼菜,可见涧饼菜在泉州人心目中的地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