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墨双芹


□ 向贤彪

  刚来泉州不久,就有“旅友”告诉我,德化县雷峰镇的双芹村很美,是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尽管我在脑海里不止一次地勾勒过双芹的美,但真正扑进她怀抱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令我词穷了。
  那么,双芹是以怎样的魅力令我词穷的呢?随行的雷峰镇刘镇长告诉我,双芹既有华山之险,又有黄山之秀,还有迷人的田园风光。对此说法,我还是觉得太抽象,没有个性特征。但当我到过双芹之后,她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才由远及近,由朦胧到清晰。原来双芹就是一幅不加任何修饰的水墨画,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能抓住你的眼球,让你的心灵受到美的震撼和感染。
  盘山公路虽然直接可以通往双芹村,但真正要领略她的全貌,还得靠两条腿的攀援爬涉。假如省略了登山的铺垫,不仅难以领略到山水的秀美,而且对美的欣赏也会造成心理准备不足的遗憾。我们选择步行。
  我们沿着芹溪攀援而上。这里是“闽中屋脊”戴云山东麓,素以峰险闻名,尤以“大小险”幽奇险绝。一条小溪从山顶飞流而下,形成数不清的飞瀑和深潭。有趣的是溪中的石头,年复一年的被溪水冲刷,一块比一块干净,光鲜亮丽,参差错落地裸露于银滩中。沿着小溪前行,一会儿走在裸露的石头上,一会儿穿行在溪边的竹林中。只见溪水淙淙,鱼翔浅底,翠竹摇曳,小鸟雀跃,仿佛置身于十里画廊之中。
  不一会儿,我们束到龙尾涤瀑布前。只见瀑布恰如美丽的龙尾,在山壁上蜿蜒而下,甚为壮观。又如天女散花,丝丝缕缕,洁白如玉。紧挨龙尾涤瀑布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黑鹰潭瀑布。黑鹰潭因岩壁像老鹰而得名。那瀑布缓缓地从老鹰的头、颈、腋窝而过,然后像孔雀开屏似地飘落潭底,激起层层涟漪,飞花溅玉,煞是壮观。我看瀑布,觉着它是一首骚体的抒情诗,从屈原出生前根、早很早的年月就开始作了,现在还没有完篇;觉着它又是一幅流动的画,赭褐色的岩壁是它的底色,飞溅的浪花是它的泼墨,且四季变幻,多姿多彩,让人常读常新。
  看完瀑布,我们继续向上攀登,进入了芹溪的峡谷。水还在身边潺潺地流,但山陡了,林密了,葛藤缠绕,蓊蓊郁郁。几只小鸟,在湿乎乎的雾霭里,长一声,短一声地叫着,给寂静的峡谷带来生机。还有调皮的小松鼠,在树上穿梭跳跃,用惊奇的眼光打量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我们跨过横亘的古木,绕过蛛网的葛藤,踩着脚下厚实的落叶,一步一步地向山顶挺进。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爬涉,终于站在了戴云山的“大小险”上。这是个只有雄鹰、云雾、林藤及山风的悬崖边。往上看,山中雾霭升腾,与天上的白云握手;往下看,脚下是凹形的峭壁,足足有几十层楼那么高,令人不寒而栗。好在我没有恐高症,还敢直起身来四处眺望,将险峰的无限风光尽收眼中。
  如果说,双芹这幅水墨画的背景是戴云山的奇峰秀水,而她的田园风光就是这幅画的主题了。从“大小险”下来,我们一溜小跑。经过一段几公里长的古松林和翠竹林,美丽的双芹村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打远看,双芹像一把竖琴,山是琴骨架,田是琴弦。弦上栖落着几十座清瓦木屋。那袅袅的炊烟是绕梁的佘音,那鸡啼鸟鸣拨动的是乡村人的情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