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


□ 庄昌平

  1

  一下火车,小虎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挟裹着,如同处在潮水中,身子不由自主地东倒西歪。要不是紧紧抓住老乡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会被挤到哪里去。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小虎不敢擅自到处跑。只得老老实实地守在老乡的身边。楼很高,小虎仰着头,眯缝着眼睛数有多少层,数了好几遍,没数清楚。周围很多大人,小孩子也好几个,但都是小虎不认识的,且那些小孩子都有大人在身边,小虎不敢走上前去,像在老家一样朝小孩子额头上敲一下,瞪着眼睛说,喂,小子,你以后就跟着我混了。

  巷子幽深,过道狭窄,两个大人迎面过,必须侧身让道。小虎跟着母亲,一言不发地埋头走路。巷子里不时会遇到人,但母亲都不跟他们打招呼,好像压根儿就不认识。小虎心里倒有些暗自高兴。要是在老家,母亲带小虎出门,每遇到一个人,母亲都要停下来跟人家聊几句,还叫小虎喊人家叔叔喊阿姨什么的。小虎不喜欢喊人,在喊的时候,他总觉得舌头是硬的,打不过弯来。因此,每次跟着母亲出去,母亲叫他喊人,他只得硬着舌头喊,叔叔,阿姨。发出来的声音很怪,像鸭子被捏紧了脖子。如果他不喊,母亲的栗凿就会准确无误地落在他的头顶。母亲在他头上敲着栗凿,说,你这个背时猴儿,连喊人都不晓得呀?每次喊了人,人家总会哈哈大笑,跟他母亲说,你家小虎喊人声音很特别呀。母亲也笑着说,牛教三遍都晓得打转身,这背时猴儿,不晓得教多少次了,喊人还是这个老腔调。人家见母亲数落小虎,赶紧打圆场,说,小娃儿嘛,长大就懂事了。

  这些是小虎四五岁时经常发生的事儿,六岁那年,母亲跟着父亲一起到了深圳打工。父母走了,小虎就解放了,在村里见了大人昂首挺胸走过去。刚开始人家看见小虎,说,嘿,这不是李二杆子的儿子嘛,这么大了呀?小虎回过头来,瞪着人家,说,我爸叫李有财,不叫李二杆子,你爸才是二杆子。弄得人家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又不好发作。被小虎抢白一顿的人,只得自我解嘲一般笑呵呵地说,这个小狗日的,长大了要飞天。被小虎这样抢白的大人多了,渐渐地,村里的大人见了小虎再也不理他。小虎乐得清静,小虎想理的是那些小孩子。当小虎到了七岁的时候,在村里已经算是个风云人物了,大人们都说,这个小李二杆子比大李二杆子要歪哉(厉害)得多呀。

  到了深圳,小虎白天在家没电视看,没人说话,也没小孩子一起玩,小虎才发现,来深圳真是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样憋了两天,小虎实在憋不住了,在第三天的上午,打开门下楼。走到大楼门口,拉门,却拉不开。小虎在门上到处找门闩。他以为这门跟家里的门一样,是有门闩的,但是找半天也没找到。小虎根本不知道这门是电子锁,只需要将门卡对着感应区刷一下门就会开了。门拉不开,倒激起小虎的倔脾气,他想,我就不信打不开门。等到房东从摄像头里看见一个小孩子在使劲拉门而赶来时,小虎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房东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生得倒也算是慈眉善目。房东问小虎,小孩子,你在干什么?小虎看着房东,觉得不像是坏人,就说,开门。房东说,你是哪家的孩子?小虎说,我爸叫李有财。幸好,房东跟小虎是一个省的,听得懂小虎的家乡话。房东说,你家钥匙呢?小虎从裤带上解下钥匙,说,在这里。房东拿着钥匙,将门卡对着感应区一刷,只听得“咔嚓”一声。房东说,开了,记住啊,以后开门把这个对着这里刷一下,门就开了。房东边说边演示,小虎就弄懂了怎么开门。

  在小虎下楼的第三天,两个小孩子接纳了他,那两个小孩子,居然会讲小虎的家乡话。他们就坐在巷子口聊天,聊着聊着就骂了起来,那两个小孩子说小虎是他们的儿子。小虎气不过,站起来指着两个小孩子说,你们两个才是我的儿子,一个大儿子,一个小儿子。两个小孩子气愤了,站起来,骂骂咧咧,呈夹角把小虎围在中间,接着就打了起来。两个小孩子打小虎一个人,小虎却把那两个小孩子打得哭着跑了。第二天,巷子口的小孩子都主动找小虎说话。小虎听得懂普通话,只是不会说,一说脸就憋得通红。但那些小孩子还是热情地跟他说话,他们要小虎当他们的老大,带领他们去收拾水尾巷子那帮小混蛋。他们告诉小虎,水尾巷子那帮小混蛋,整天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需要一个能打架的老大。小虎歪着头,看着那帮全露出乞怜表情的小孩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他,们,多,少,人?一个叫大毛的小孩子说,不多,十来个,我们人少,经常被他们欺负。小虎说,他们为什么欺负你们?问完话,小虎吓一跳,自己居然会说普通话。

  大毛说,老大,他们说我们拣了水尾巷子的废品,所以打我们。小虎说,拣废品干嘛?大毛说,卖钱啊,有了钱可以上网。小虎把两只眼睛鼓得溜圆,说,废品可以卖钱?大毛说,是啊,矿泉水瓶五分钱一个,拉罐一毛五一个哩。小虎说,上网干什么呢?大毛说,玩游戏嘛,杀人游戏,很好玩的,可以杀死别人,把装备拿来自己用,还可以卖呢,我哥说,一套好的装备能卖四五十块。小虎说,我不会玩游戏。大毛一拍胸口说,只要你愿意当我们的老大,我教你玩。小虎说,那好,你现在就教我玩。大毛跳起来,“吼吼”地叫着,跟身边的七八个小孩子说,你们快叫老大。一帮小孩子就拍着手喊小虎老大。接着,他们兴高采烈地簇拥着小虎往巷子里走,然后打开一扇铁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很热,墙壁黑灰色,墙上横七竖八拉着电线,屋顶上一只小电灯泡,发着昏黄的光,整个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淡,充满了烟味和一种小虎形容不出的难闻的怪昧,有点腥,有点臭,像腐烂的土豆味道。屋子四周摆着十几台电脑,有七八个人在上网,男的女的都有。

分享:
 
更多关于“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