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银幕内外的武学大师(四)


□ 倪 骏


银幕内外的武学大师(四)图片1
十一,周星驰喜剧之王的‘功夫’

“喜剧之王”,“无厘头”文化,“搞笑”。这是我们看见周星驰三个字最直接的反应。然后,我们会想起那个异想天开的大内密探零零发,那个土土的国产凌凌七,那个花花大少唐伯虎,那个“爱你一万年”的孙悟空——而如今,又多出一个词“功夫”。
想起他亦庄亦谐的表情,时而真诚得让人心碎,时而虚伪得令人发指,他笑,观众笑,他不笑,观众也笑。孰嬉孰戏,似乎已经无人再会考究,观众已经习惯了以他的模式来沟通。周星驰成功地灌注这种模式进入每位观众的脑袋,成为他独有的一种文化。
周星驰原籍上海,1962年6月 22日出生于香港。中学毕业后他考入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1983年结业后成为无线艺员,同年担任儿童节目《四三零穿梭机》主持,做了四年。其时,还可在当时火爆的各种电视连续剧中发现他的身影,多是一闪而过,比如《射雕英雄传》里连名字也没有的宋兵乙。
1987年,他以配角身份参演的第一个剧集是《生命之旅》。之后他开始主演了《他来自江湖》等剧集,其中最得好评的是《盖世豪侠》,在剧中,他初露其独特的表演风格。
1988年他得到导演李修贤的赏识,出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霹雳先锋》,在片中尽展个人演技,并因此获得台湾25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与最有前途新人奖提名。初露锋芒以后,周星驰终于在明星的坦途上飞驰起来。以后每年片约不断,最疯狂的一年(1990年)居然拍了11部影片。
银幕内外的武学大师(四)图片2
周星驰那种非逻辑性和带有点神经质的演技,开创了“无厘头”文化,成为香港普及文化的重要一环,而他担纲演出的电影,更是一再打破香港票房记录,为香港笑片带来前所未有的高峰和另一出路。
评论家经常给他的影片加上解构,后现代,经典重组等等学术名词,而观众在乎的是在观看影片那一个半钟头里的开心和轻松,当看到原已经很熟悉的人物和情节被周星驰以自己的方式夸张地重新演绎,大家总会会心一笑。在香港这个忙碌的城市,轻松一刻是一件太不容易也太重要的事。此外,其影片跳跃而快节奏的蒙太奇剪接,直接而类型化的人物,简单而模式化的情节也有助于观众的迅速接受,不用你绞尽脑汁。但不得不指出,由于票房的刺激,档期的紧凑,成本的低廉,周星驰的大多数影片制作略嫌粗糙,幸亏星爷大耍搞笑伎俩,观众也不那么挑剔了。
前些年,随着香港电影市场的普遍不景气,周星驰明显减少了拍片,也有人感叹“周郎才尽”,事实上,“无厘头喜剧”玩儿了这么多年,早已式微乃至衰亡,周星驰也及时悬崖勒马,穷则思变,在保留“无厘头喜剧”这商业噱头的大前提下,避重就轻,耍起了功夫,玩起了特效。《少林足球》在票房上的成功,更为星爷添了自信、增了勇气,亦令大批投资商广告商趋之若骛,于是有了投资更大、特效更猛的《功夫》。《功夫》可谓是有史以来特效最多、制作最精良、最大众化、最具国际水准的华语商业大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周星驰那精益求精慢工出细活的探寻与努力,价值非凡、意义深远。
如果你仍怀着看“周星驰大玩无厘头”这样的想法看了《功夫》的话,你将再次产生不解渴不过瘾的念头,事实上,里面的搞笑场面及对白,更多价值在于招徕固有观众。一旦你被“骗”进影院,你就会目不转睛地被此起彼伏、一轮又一轮的“特效大战”给看的目瞪口呆、合不拢嘴,最后令你大呼过瘾的,是堪与《黑客帝国》中的打斗场面相媲美的世纪大战,变作配角的笑料,成了缓和紧张气氛的调料——这又显现出了周星驰的聪明与野心,“特效+功夫”,是纵横中外的法宝,无厘头搞笑则太过本上,许多笑点离开粤语土壤便大打折扣,更别提一统天下、大卖全球了。
周星驰最感兴趣的,是来自贫寒童年的“功夫片记忆”——邵氏、李小龙、张彻……及其包涵的正义感、情意结合动作哲学。事实上这些东西是贯穿于周星驰的电影的,从《新精武门》、《破坏之王》、《喜剧之王》直至《少林足球》,周星驰绝不错过任何“可乘之机”,来表达自己对小人物的悲悯、对理想的追逐、对功夫的热爱、对李小龙的景仰、对功夫哲学的解读。当穷街陋巷出身的周星驰成了万众敬仰万人爱戴的喜剧之王——他爱功夫比爱喜剧要多得多,成为喜剧明星,怕只是阴差阳错造化弄人的结果——他终于可以拍自己想拍的“功夫”了,但他唤来更多有真功夫的世外高手强兵良将 (袁和平、梁小龙、元华、元秋、董志华等),借助电脑特效,将“功夫”赋予最具时代气息与可看度的“后现代解构”,将这部电影锻造成属于他自己、也属于所有观众的“功夫帝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