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鹊之殇


□ 阮殿文

  那时我还小,哪怕是一棵长满枝丫供我踩着往上爬的小树,我也爬不上去。所以,看着村子里那棵高大的皂角树,我的好奇心就像发酵后的面包一样,立刻膨胀开来,撑得我整个夏天都不好受。
  一到夏天,树上的皂角熟透了,站在树下,就能看见狭长的皂角胀得鼓鼓的肚皮。在浓密的枝叶深处,有几个喜鹊窝,几只喜鹊正欢快地在上面跳来跳去。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天一亮就在屋顶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让人无法睡个懒觉的捣蛋鬼就是住在这里。
  痛苦就在这个时候涌到我的心上,因为我爬不到皂角树上。爬不到皂角树上,我就摘不到像我怀孕的邻居嫂子一样挺着个大肚子的皂角,也捉不到喜鹊窝里那些可爱的小喜鹊。
  还好,我已经会玩弹弓了,这多少减轻了我心里的痛苦。
  说出来你也许不会相信,我那时已经七八岁了,早已到了入学的年龄,下野石小学的李校长多次来我们家,叫父亲赶紧把我送到学校去读书。可不知为什么,父亲就是没有听李校长的话,依然把我像野孩子一样放养在家里。
  不让读就不让读吧,虽然我确实想读书,但我更喜欢玩。于是,我就拿着一个弹弓,整天在村子周围的树林里钻来钻去。哪里有鸟的叫声,哪里就有我的身影。
  当然,在发现喜鹊就住在皂角树上后,我就很少到其他树林里去了。整个夏天,我几乎都在皂角树巨大的阴凉下度过。
  在皂角树下,我要做的事有三件:一是借皂角树巨大的阴凉躲避炙热的太阳光;二是坐在皂角树裸露到地面的粗壮树根上想:怎么这棵皂角树会长这么高大?怎么它会有那么多的枝条和叶子?怎么我就不能像它一样高大,也有那么多的枝条和叶子?三是用弹弓射击皂角树上的喜鹊。
  在这三件事中,做得更多的当然是第三件了。一种征服欲总是驱使着我,想把皂角树上的喜鹊打下来。所以,直到头抬晕了,脖子仰酸了,手也弄得又酸又疼了,我才会重新坐到树根上,继续猜想皂角树为什么会长这么高大,为什么就那么一棵树会有那么多的枝条和叶子。我一个会说话的人,都只有两只手臂呢!
  坐不上几分钟,我精神又来了,便又开始把一颗颗石子向喜鹊射去。
  刚开始时,喜鹊在我的进攻下,从这个窝跳到那个窝,再从那个窝跳到这个窝。眼见这样做快挡不住我的射击了,就又从这根树枝跳到那根树枝,再从那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
  我幼小的心灵没有过早地萌生只有天使和神灵才有的感知,但我已经学会在实践中总结经验了。每一次把石子射出去,我都会注意它距目标还有多远,第二次射击时,我就会挪动相应的幅度。也就是说,假如喜鹊还在原来的几个位置上换着躲避,迟早会被我射中。要知道,皂角树的树枝对此刻的喜鹊来说,是很有限的。看吧,才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它们就把每一根树枝跳过来了,最后只好声嘶力竭地鸣叫着飞到皂角树附近的屋顶上。
  这个时候,我是不敢继续射击的。村子里全都是瓦房,如果射不到喜鹊而射在瓦片上,主人一定会大骂你一通。要是真把瓦片打烂了,那你更是遭殃透了。脾气好一点的主人,会拉着你去见你的大人,让你的大人教训你;脾气不好的,管你什么小孩不小孩,先揍你一顿出出气再说,然后才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你拉到大人面前,让你的大人再揍上一小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