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探索花鸟画的新境界


□ 孙 克

花鸟画家吴桐森和他的作品近年来已广为画界所知。他的画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不断出现在全国展览会上,2001年中国美协举办的《百年中国画展》,他的《醉卧桃花源》人选,作为福建花鸟画家,受到中国画界普遍的关注。
吴桐森早年毕业于福建师大美术系,师从著名花鸟画家宋省予先生,严格的训练打下扎实全面的基础,他的白描得力于陈子奋,功力相当深厚。1992年作《东南和风》,以六尺大幅画白描花树,以意笔画双鸟栖于崖上,构思别致,引人注目。
中国花鸟画具有中华文化天人和谐的特征。从五代徐熙、黄筌到两宋院体画家,在花鸟这一领域里,以十分虔诚的态度去发现和观察,以更为庄敬的精神去描绘,从而使花鸟画得到迅速的发展并留下后人难以企及的作品,成为中华文化瑰宝。元明清之际,名家众多,更出现了陈淳、徐渭、朱耷、南田、新罗诸大家。直到19世纪海上画派兴起,是中国画跨入近现代阶段的开端,出现了虚谷、蒲华、任伯午、吴昌硕等多位大家。20世纪中国画历经冲击变革,花鸟画仍然充满生命力,齐白石、潘天寿、李苫禅等大家作品受到更多人的喜爱。经过千年的发展,花鸟画作为一种平面图像艺术,在表现的形式、技法和风格上,积累下极丰富的遗产,但在风格、意境方面创新突破却很不容易。可喜的是有许多画家在努力探索前进,画家吴桐森就是坚定而耐心的一员。
几年前我去福州,在他的画室里,看到他在画亡落墨甚多,花与鸟反衬成浅色,看惯传统样式的我一时还真难以适应,虽然肯定他的求索精神,但如此吃力是否“讨好”,一时难以评说。去年冬天再到福州,看到他一批新作,他的探索有了进展,他的执着有了回报。他这种被称为“黑山颠倒”的追求,确足使观者体会到了幽静、幽深和宁静的意蕴,是一般写意花鸟绝无的幽然的境界,笔墨表现也更丰富完满了。
艺术和人类其他活动一样,开始也意味着冒险。吴桐森的开拓精神是勇敢的,然而他并不冒失,就如一个上路的人,他有很充足的准备,几十年的实践经验,令他在造型、笔墨、色彩乃至西方绘画等都有丰富的积累,同时他还清楚他要行进的方向和目标,这一点尤其重要,那种以“创新”为名,丢弃传统,任意胡为的做法,不是年轻无知便是有意欺世。吴桐森“弃白从黑”的想法,不是偶然之举,乃是他的生活体验、写生经验对他产生的“创造压力”促使他思索、选择的结果。他自述去西南写生在云南石林的一次视觉体验,在巨大岩石背影下,花草呈现了意外明亮夺日的效应,使他联想到在武夷山中曾经有过的经验,并促使他下决心做一次表现的尝试。初次的失败没有令他却步,毕竟这一个观念和视点的变化,在技法上引起的牵动要复杂深刻得多,不仅仅是把写意花鸟画黑白颠倒来个“底片化”就可以的。现在他把画面作为一个空间来处理,意境向“实景”靠近,在幽暗的背景下解决造型、空间层次、主从乃至笔墨的灵动、书意、色墨比例等课题。吴桐森的作品中,比较好地渲染出幽深的意境,对传统样式显然是一个突破。同时,保持着意笔造型的传种简练,墨色的浓淡枯焦多变,运笔转折纵横的书法意趣,细看他的画面,黑重部分并非浓墨板结一块,而是笔意变化,层次微妙的观者在黑色隐显之间,又可感知许多视觉影像的联系。
另外,吴桐森充分发挥了宣纸水墨技法的特点,在写意画的若不经意中其实是相当仔细和匠心地安排抽象、笔墨和色彩的,因此,他的画卜极少出现用白粉厚涂之处。用重墨衬地并不是不可一试的,但如何不因为到处用粉把一幅写意中国画搞成不中不西的水彩画,却不大容易。
吴桐森的艺术探索,正是我们期待的当代花鸟画迈出的稳健、坚定而又富有成果的一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