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军事科技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辛妈妈和她的六个兵儿子


□ 李晓峰 吴 旭 刘逢安

辛妈妈和她的六个兵儿子图片1
这是六份卷角发黄的入伍通知书,最早的是1980年,最近的也有10个年头。通知书的主人都是辛妈妈的儿子。辛妈妈叫辛海英,今年73岁,是安徽省临泉县春树庄的普通农民。她把六个儿子都送去当兵,在当地家喻户晓,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兵妈妈”。
仲夏时节,记者见到了她:花白头发、满脸皱纹,一身灰布衣裳,盯着人笑眯眯地看。老人听力不好,说的是临泉方言,靠着大儿媳妇的“翻译”,她跟记者讲起送子参军的故事。

儿子长大要当兵

大儿子王子明至今还记得,1979年7月初中毕业后的那个晚上。油灯下,父母亲商量他将来的去向。屋外下着大雨,屋里下着小雨(草房顶上漏了两个洞),二弟不时把接满雨水的脸盆往外倒,刚1岁多的六弟红伟躺在母亲怀里,其他几个兄弟则围着父母亲。
“让老大去当兵!”辛海英的口气很坚决。
丈夫王洪德迟疑着开了口:“还是让老大在家干活吧。”
如果能干活挣工分,肯定让这个家生活条件改善很多。
第二天,邻居听说了也来劝她:“解放军在边境打仗,现在去当兵就得上前线。”
但经历过抗战炮火的辛海英主意已定:“儿子长大了要当兵。”在她的坚持下,王子明当上了兵。接下来几年,她又把老二王子争、老三王磊、老四王静送到部队。
1992年,16岁的老五王建又到了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辛海英又带着老五去征兵站体检,拿着鲜红的入伍通知书,她又一次露出了笑容。4年后,还是在她的坚持下,老六王杰打消了下海做生意的念头去了部队。

当兵就要当好兵

辛妈妈不识字,给儿子们讲不出深奥的道理。但所有父母都是子女的第一任老师,她教给儿子们很多。她教子的方法就是两条,一个是身教,另一个就是念叨。
辛妈妈正像她的姓氏一样,一生辛劳。在儿子们的印象里,她几乎没有空闲下来的时候,白天忙田里的活,晚上操持家务,因为孩子多经常要为洗洗刷刷、缝缝补补的事忙半宿。男孩子穿鞋费,她一年要给家里人做20多双鞋,孩子们经常是听着母亲纳鞋底时“哧啦哧啦”的抽线声入睡的。1991年,辛妈妈已经50多岁了,自己种了半亩蔬菜,没有车,就挑了几十斤的菜去镇上卖。现在她70多岁了,还坚持自己种菜、自己做饭,不给孩子们增加负担。受她的影响,儿子们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工作都很勤劳。
儿行千里母担忧。从老大当兵时起,弟兄六个只有1999年在家聚齐了,陪母亲过了三天,其他时间都天南海北、各自忙工作。尽管想儿子,但家里的难事,从来没告诉过儿子。1993年,丈夫肺癌扩散在春节前两天去世。老大要给在部队服役的老三、老四、老五拍电报。辛妈妈拦住他,说“几个孩子一来一回半个月,影响工作”。直到丈夫下葬后,她才让老大去拍电报,电报内容是她的原话:“你爸病没治好去世了,在部队哭几声、磕两个头,别回来,好好工作,你爸不会怪你的。”终生辛劳的辛妈妈自己身体也不好。去年11月,她不慎摔倒造成左手关节骨折,过春节时,她手上正打着石膏,老五、老六打电话给家里,她告诉儿子“家里一切都好”,就是不说自己骨折的事。

军功章献给兵妈妈

六个儿子虽然在部队都是普通一兵,但个个表现突出,全都立功受奖。老大王子明1985年参加边境防御作战荣立了二等战功。老二王子争在第二炮兵某基地服役五年,8次受营连嘉奖。老三王磊原是南京军区某侦察大队的一名侦察兵,在军区侦察兵比武中获得第一名,荣立三等功。老四王静在辽宁某集团军汽车营服役,在部队演习中荣立三等功。老六王杰入伍10年,现在是工程兵指挥学院桥渡连的三级士官,先后10次立功受奖。
特别要说的是老五王建。他1992年入伍时被分到工程兵指挥学院,现在是学院汽车连的四级士官。入伍14年来先后5次荣立三等功,连续12年被评为优秀士兵、优秀士官,连续10年被评为红旗车驾驶员,受到各级各类奖励37项。
儿子们知道母亲最高兴的事就是听到自己立功受奖的消息,因此一有荣誉就把证书、奖状寄回家。现在儿子们的奖状、证书和军功章足足有一箱子。一有空,辛妈妈就把箱子打开,把它们捧在手上一个个地看。虽然不识字,但她知道“带红旗的是立功喜报,带蓝字的是奖状,亮光闪闪的则是军功章”,这时的辛妈妈是最幸福的时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