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诗一百首》的沧桑


□ 金性尧

  《唐诗一百首》是一本八万余字的小书,初版于一九五九年四月,比起《唐诗三百首》之类选本来,要算年轻多了。可是从初版到一九七八年的修订重版,这样一本年轻的读物,却也经历了沧桑,承受了创伤。近来的报刊上,也有些批评修订本的文章,其中有些意见极为中肯。
  岁月如流,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冬天是可畏的,也是值得回忆的,它可以加深人们对春天的爱惜。这本小书所以有此沧桑,原是各种因素的总和。
  初版选注时,我是其中编辑之一;但到修订时,我只能算是一个读者。秦火之余,至今我架上连初版本也见不到了,这次因为要参考,临时向资料室借了一本。人是需要感情过日子的,而诗歌又是感情的果子,一看到初版封面上那朵象征唐诗的牡丹花(当初似采自齐白石画册),临卷惘然之余,也真有“花落春常在”之感。这篇小文,也是混和着局中人与局外人的心情写的。就前者说,我尚能体会加工过程中的甘苦;就后者说,也许可以说得客观些。
  为了便于对照,先将修订本删去的二十篇篇目,综列于下:
  一、王勃:《杜少府之任蜀州》;二、骆宾王:《在狱咏蝉》;三、王昌龄:《闺怨》;四、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五、《相思》;六、李白:《静夜思》;七、《妾薄命》;八、《战城南》;九、杜甫:《兵车行》;十、《赠卫八处士》;十一、《又呈吴郎》;十二、韦应物:《寒食寄京师诸弟》;十三、卢纶:《晚次鄂州》;十四、孟郊:《游子吟》;十五、白居易:《新丰折臂翁》;十六、元稹:《遣悲怀》;十七、陈陶:《陇西行》;十八、李商隐:《马嵬》;十九、章碣:《焚书坑》;二十、陈玉兰:《寄夫》。
  其中二、十九当是出于投鼠忌器的心理而删去,其它则属于夫妻者四首,兄弟者两首,朋友者三首,母子者一首,也即大部分涉及人性或人情的范畴。然而首首是好诗。“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我们仿佛还看到字里行间的伤痕。
  事物总是不断向对立面转化。一九五九年《唐诗一百首》的编选,原是一种否定之否定。当时正是康生、陈伯达之流昏话成灾的时候,古籍整理工作处于喘延状态,偶而有些新编的唐诗选本,也都是集中于暴露性的作品,并以为这样就是突出了思想性,就是坚持了政治标准第一的原则。有些同志心里不一定同意,嘴里还是念着“宁可经”:宁可艺术性差些,但要思想性强些。
  《唐诗一百首》的编者有感于此,想把选材放宽些。后来样本印成后,向各方面征求意见。一般的意见,认为还是不够反映唐诗的全貌。用当时大家不敢出口的一个字来说,还是“左”了。这使编选者的眼睛睁得更开了些,胆子更大了些。这中间,邵荃麟同志是给这本小书以力量的。在编辑部内部,也一再强调要注重艺术性。这话是有感而发的,是针对空洞的政治说教和庸俗社会学的一种反拨,也说明极左思潮历来不得人心,人们总是用不同形式来抵制它。多选些脍炙人口之作,成为当时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标。说得明白些,即语言一定要有魅力,有色泽。一篇语言上无能为力的诗歌,你能赢得几个读者的青眼?又因它面向群众,还要考虑它的可接受性,不能紧跟文学史走。例如韩愈的七古是有特色的,但普及读物的读者不一定能接受,所以只选了“雪拥蓝关”的七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