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勇气和真理


□ 胡 言

  赫胥黎的《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是一九七一年译成中文出版的,在那到处“谢谢妈”的日子里,人们对出版界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更何况翻译的是一百年前的老古董,同时又是任何一本教科书里都能找到的早已为人们熟知的内容呢!然而细读了此书,却不由得使我感到一阵由衷的狂喜:原来在这里,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本书要被人称道,除了它本身必须是一本好书之外,还必须能在读者的心里引起共鸣,或者它所谈论的问题正好是人们所关心的;或者它所体现的感受正是人们曾经强烈感受到或希望强烈感受到的。赫胥黎这本书在内容上确实已经是毫不新奇了,然而它所体现的那种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以及在这种斗争中表现出的智慧和勇气,还有作者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诗一般的激情,确实深深地打动了我。
  赫胥黎这本书是很难写的,因为感情上叫人太受不了,人是决不愿把自己与猴子联系到一起的。想当初,项羽听人说他“沐猴而冠”,一怒就把这个人砍了脑袋。一个出席赫胥黎主辩的辩论会的九等文官太太听说自己要成为猴子的后代,竟气得当场昏厥过去。一个主教公开嘲骂赫胥黎:“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你祖父一边还是祖母一边先和猴子通奸的”。我们可以想见当时的混乱与激动的场面。每个经历过“文化革命”的人大概都能想象得出,当对方刻毒地进行人身攻击而大批人狂热地为他叫好时,当事人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滋味。然而赫胥黎冷静地站起来,顶住了,说话了,而且胜利了。这一次是轮到青年学生们欢呼了,他们高举着赫胥黎上街游行欢庆胜利,他们的对手则哑口无言……
  什么?什么?哑口无言,这怎么可能呢?我们经历过多少次辩论,也看别人辩论过多少次,最后或者变成语录仗,成了聋子的对话,或者变成了对骂,多数以抢扩音器或动拳头而告终,几乎就见不到什么能把问题辩清楚的例子,以致很多人确信立场不同是无法辩论的。赫胥黎的对手还非常强大,怎么可能自动退出辩论呀?难道他们连喋喋不休地重复自己的观点的勇气都没有了,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多少年来,我一直希望找到这样一个例子来说明立场不同也是可以辩论而且可以取胜的。今天终于找到了,看看赫胥黎吧,这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不仅有为真理逆流顶风而上的勇气,而且有过人的智慧与力量,不但敢于斗争,而且善于斗争,他用铁一般的逻辑当场制服了对方,剥夺了对方的武器,摧毁了他们的信心与勇气,使他们象网中之鱼一般只能张嘴而发不出声音来。他们的全部论据都被驳倒了,怎么能不垮掉呢?这才是真正的辩论。真理是完全能够而且应当去赢得辩论的,否则还叫什么真理呢?
  赫胥黎是学者,他明白他所辩论的问题很容易变成聋子的对话。你看:人与猿有相似之处这是无疑的,人与猿有差异之处,这也是双方都承认的。只是一方认为差异是本质的,一方认为相似是本质的,如果双方各自罗列自己的理由而不理会对方的论据,就变成了“语录仗”(如果当时也有那种语录的话)。“语录仗”只能打成对峙,对峙对准备拖下去的一方有利,对准备取胜的一方不利,于是急躁的一方就会从辩论之外下手——说通俗一点就是要动武了。为避免这种僵局,赫胥黎作了一项深入一点的工作,他探讨了对方的论据,分析了为什么差异不是本质的而且绝不可能被认为是本质的:因为人猿之间的构造差异并不比不同猿类和不同人种之间的差异更大。人脑和大猩猩的脑重量相差12英两,然而不同的人脑重相差达33英两,人脑和大猩猩脑的构造区别小于大猩猩与狐猴的脑的构造区别,人手和大猩猩脚的区别小于大猩猩与猩猩的脚的区别,如此等等。他认真考察了对方可能提出的一切论据,并令人信服地说明这些论据不能说明对方想要说明的问题。这样,均衡就被打破了,优势已经握在真理的一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