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朋友即将来访


□ 手 指

  李东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他要来我这玩几天。我说,好啊,来了我们喝酒去。我和李东已经两年多没见了,偶尔会通个电话,说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在过去的两年多里,李东没有一点要来拜访我的意思,我也从来都没想过,当他提出要来找我的时候,我甚至有些吃惊,要知道我们离得太远了,从这里到那里,坐火车得一天半呢。我问他,你来这边是有什么事情么?他妈的,李东跟我说,没事我就不能过去了?我就是想过去看看你。
  虽然我们两年半没见了,但是我对李东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并且了解得比较详细,他某一天见了个美女,或者某一天和哪个同事吵了一架,如此之类。李东的情况我了解得如此具体,以至于当我坐下来想想象一下这个我两年多没见的李东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时候,却没有了一点印象,就是这么回事,我掉进了他给我描绘的细节中出不来,而这些细节又没法子还原出一个整体的李东,我对他的城市对他工作的地方一无所知,但是我可以给你准确地说到他肥胖的女邻居,他的一个喜欢挖鼻孔的同事,以及他晚饭吃的馒头和凉菜。
  我这个人不大喜欢和人交往,所以两年多来,一个又一个朋友从我身边走开却没有新的人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过得四平八稳,毫无波澜,越来越陷入生活的细节中无法自拔,我为离开屋子时忘了把剩饭放进冰箱回去后它是不是会变得和大便一样难闻,邻居的一只狗会不会趁我不在家到我的门口撒尿,衣服挂在外面是不是被别人给顺手牵羊拿走了而担惊受怕,就是这些东西,它们把我搞得筋疲力尽,体无完肤,它们把我的生活塞得满满的,让我感到生活是由大块大块的生铁构成的。
  当我有意识地去反思自己这两年多生活的时候,我发现我和李东的交往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多么的不容易,它没有在某一处突然间卡壳或者断线,它持续了这么久的时间,几乎可以算得上一个奇迹了。我得好好地为李东的到来准备一番,我要把它放到一个显要的位置上,我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认真地对待过一件事情了,这一切让我感到兴奋不已。
  我的老朋友李东,现在我这么称呼他,我想好好地招待他,我在电话里提到了喝酒,是的,喝酒,我知道李东这家伙喜欢喝酒,而且我也喜欢喝。刚开始李东不喝酒,我说,这怎么行呢,一定要喝,于是我带着他下馆子,后来我才发现这家伙几乎算得上一个喝酒的天才,他越喝越多,越喝越有水平,在酒吧里喝出了女朋友,喝出了一个记过处分,喝出了额头上的一条疤,现在我拿出毕业合影他的那条疤仍然一眼就看得见,毕业后他没找到工作,决定回家乡去混,临走的那天他灌下了七瓶青岛啤酒后跟我说。等着吧,不混出个人样来,我一辈子不见你们这帮傻×。他显然喝醉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眯着眼睛背着个蓝色的大包上了回家的火车。
  学校给李东处分的时候李东是怎么说来着,他说,老子不在乎!当时他的头上还包着纱布,被他打的那个人两处骨折,还躺在医院里。李东说,老子见他一次打他一次,还是他女朋友极力规劝,他才放弃了要把那狗日的放倒的打算。李东的女朋友张乐长得挺漂亮,系里许多带把的都在打她的主意,甚至有人传闻一个搞同性恋的也在追求她,一个星期一封情书,但是结果是李东把她搞到了手,当我们看到她吊在李东的胳膊上在校园里做小鸟依人状的时候,禁不住悲从中来,集体罢课一天以示抗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