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秦百合的逻辑思维


□ 雪 静



秦百合死了丈夫,为了生活她来到裁缝店打工,裁缝店的李铁师傅引起了她新的幻想和希望。然而这只是幻想。之后,她又认识了一位汽车司机,可这又成了一个新的幻想,幻想再次破灭了……
秦百合把男人发送了以后,对着窗外发呆。一连几天,她不吃不喝,只是望着窗前的那棵桑树。她想起一句老话:前不栽桑,后不栽柳。这桑树不知哪年从土里冒了出来,谁也没注意它,雨后春笋一样,几声劈雷就把它撼大了。这是不是预示着某种不幸?……明天一定把那桑树伐了。秦百合下着决心。
第二天一早,那棵竹竿粗的桑树就倒在了院子里,秦百合使劲抡起斧子砍着,砍成一段一段的柴禾,晾干了烧火,等它化成灰烬,家里的晦气也就没了。没有男人的屋子,一切都显得单调,连哈气都是一种单纯气味的循环。过去,秦百合的丈夫会吸烟,秦百合喜欢那种纯粹的烟草味,那味道不是卷烟厂的香烟味道,而是地里栽种的旱烟在房檐下晒干后,搓碎了用细白纸卷成的烟卷散发出的味道,有着一股暗暗的幽香。因了这香味,秦百合每天夜里都要躺在丈夫的臂弯里,就像城里的女人一样作秀。现在,这香味再也没有了,秦百合坐在单调的屋子里,觉得四壁都是空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秦百合知道自己将过一种没有意思的生活,她不晓得这样的日子该怎样打发。想到以前所拥有的那些温馨,竟在一忽之间就无影无踪了,她感到世上的很多事情真令人不可思议。
秦百合的手按在一只烟笸箩里,那里装满了碎烟叶,这是丈夫去世之前抽剩的最后一点碎烟,始终摆在她的枕畔。她嗅着那股烟味,就像嗅到了丈夫的气息,使她纷乱的心有了些许的安静。回忆起那天突然发生的一切,她的心又紧张地颤栗起来。
那天,确切地说是午后吧,好好的天空忽然就降起雨来了,风呀雨呀,把个院子刮得乱七八糟。房檐下的电线被风刮断了,孩子在门外喊:电线断了,能电死人的。丈夫本来在屋里坐着抽烟,听到孩子的叫喊,一步蹿了出来,顺手就抄起了电线,只听哎哟一声,人就倒下去不醒人事了,死时半截烟还在嘴里衔着。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秦百合真是傻眼了。当她明白过来以后,她知道今后等待她的将是另外一种生活。她的心就像黑洞一样,再也明亮不起来了。
秦百合与丈夫结婚十五年了,他们的孩子已上了初中二年级。这十五年里,丈夫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是高大的,他爱抽烟,爱看书,爱谈论国家大事,爱在本子上记事情。他们结婚的时候,丈夫每天都要在本子上记一些字,秦百合看过那个本子,那本子上写过这样的话:他已成了男人,要对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女人真正负起责任。这十五年里,丈夫没少挣钱,没少做事,没少疼爱她,她心里是舒展的。只有一件事让她心里不舒服,丈夫曾跟村里一个叫小米粒的女人有染。那个本子上也写着有关小米粒的话:小米粒是个活泼的女孩,一笑两个甜酒窝,能把人醉死。还有她的大辫子,村里时髦的女人都烫了头发,只有小米粒还梳着两条大辫子,在屁股后一摆一摆的,十分迷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