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字纸(短篇小说)


□ 鲁敏

鲁敏

  这是一篇视角独特的小说。作品描写一位过去连擦屁股纸都买不起的老头儿,对字纸(即使是废旧报纸)近乎强迫症的癖好,文字老到,人物形象生动,故事耐人寻味。

  1

  有谁会在大号后擦屁股时产生一种暴殄天物的快感?老申会。坐在雪白的马桶上,他慢吞吞、仿佛无穷无尽地抽出那绵软的卷纸——上面印有花纹、有香味,还裁好分割线了呢。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啊。

  老申和老申的屁股,忍不住掉头后顾了。

  那个时候,普通的乡下人家,纸总归是罕见,难得见到些纸片片,早被大人搜罗了去引火,卷烟或作其他冠冕堂皇的用途,哪里轮得到用来擦屎,不作兴的……那用什么?你可能猜不到,用麦秸秆,用苞谷皮!麦秸秆不太好用,在手里搓弄胡乱团一下,但还是四面八方支棱着,擦得皮疼,且不干净。玉米皮则好得多,晒干了去掉水气,那种枯仍是润润的枯,擦完了在茅坑里跟粪便一块儿沤着,春天来了一起做肥料,尘归尘土归土,倒也不错。

  但是,老申的屁股也用过真正高级的东西。小时候整天在外面疯玩呀,小便可以就地处理,碰上要办大事了,赶不及回家,总就近找户人家解决,一般会都受到欢迎:免费送肥嘛。

  他蹲过老师家的茅坑,惊喜万分,那擦屁股纸,是学生的油墨试卷,有的答案写得圆满,有的极为寒碜。每张试卷都被均匀地裁成四份儿,老申喜欢在其中挑选带有分数与姓名的那四分之一:哈,李红国100分,陈爱莲53分,全都用来擦屁股!擦得真开心,连屁股眼都笑开花了。

  他还蹲过会计家的坑,是旧账页——有点硬,但揉一揉也就好了,边揉边瞅,账页的红绿细格子上,零星能看到一排排斜而瘦的数字,几百?几千?几万?少年老申用指头点点,却数得糊涂,嘻,一样,再大的数目,全进茅坑。

  最气派的是田小茂家(是叫这个名字吗?已记不清,但不重要了),他爷爷是村干部,他家竟然用旧报纸擦屁股!软软的、油墨香香的呀,《新华日报》《农民日报》,在北京或南京做成的报纸,供人们学习时在喇叭里念的报纸呀,那么千里迢迢!那么威风凛凛!老天爷呀,竟全被剪成连环画那样大小,塞在臭烘烘的茅坑边!

  从前到后,老申只到田小茂家蹲过一次茅坑,正是唯一的这次,把他给震住了,老申腿脚蹲得发麻,那印满黑色铅字的报纸片片拿在手上,怎么也下不了手往尼股后面送——这么这么的文化啊。

  正是寒天腊月,震惊与心疼中,老申感到他的臭腚也基本风干、无需再擦了。他麻木而沉痛地提了裤子,小心地挑了三张(老申不贪,他只拿了他擦一次屁股的量)没头没尾的报纸,一直带到家里,等没人处慢慢地琢磨上面的字,正面琢磨完了琢磨反面。对被剪掉的部分加以合理或不合理的想象,胡乱猜测可能的来龙与去脉:每玩一次,结果似乎都不同。其中有一张,还能看到一角照片,一堆手捧碗筷的人影之上,好像是一条标语:“粮食供给食堂化、肚子再大也不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