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棵树的圣经


□ 文 曙

  文 曙

  树

  四围的山,不高。山是那种苍老的绿。平原则是袖珍的,小若扇坠,系在那苍色下、坪的中央,一蓬葱茏,那么庞大地举在平旷的上空,那是一棵树j

  脸,仰起来,双眸径直望那葱茏的至高攀援上去——即便如此,你的仰望,依然无法抵达它的穹顶,因为它委实太高大了,树身起码得五六个汉子才能合围吧,树荫笼罩少说也有亩半地方,横出的巨枝楼宇般层叠着,更有甚者,一条露出地表的树根,形若游龙,居然充作了一道沟汊上的便桥。

  树是苍老的。苍老的杆,枝,乃至树皮—褐中带黑,坼裂斑驳,痂痕累叠:而那些椭圆的叶子,却那么纷繁、沉甸地绿着。

  一弯浏亮,环绕树的浓荫迤逦而去,稻田沿河边一丘一丘次第铺开,直铺到山根那儿。山下,一片绵延的黧黑,是屋瓦。

  田野阒寂无人阳光因了四围的山色,橙黄中带了柔和的黛青听不到河水的声音。阳光下,那些缤纷的流光,纷纷跃上枝头,在绿叶婆娑之上争相跳跃那棵树就那样寂寂地站在那儿,站在田野的空旷之上,站在四面山色的重围里

  也有喧闹的时刻。那是清晨,上百只白鹭在树上亮响翅膀,鸣声繁茂,一片喧腾,那是一场别歼生面的峰会,真正的百家争鸣,那时候的老树,熹微浮动,莹亮熠熠,通体发着朦胧的光一它是这块小平原上的第一个醒者。

  挨近河边的树下,一溜豆青色的石板,那是洗衣的码头。早上,一长溜的屁股,一字排开,撅在水边,屁股圆满而肥硕,印花的,水红的,麦绿的,缤纷鲜亮,那么扎眼,河水清粼粼闪着光,洗衣棒槌在青石板上争相炸响,清脆,热烈,富于节奏,宛若大年夜里的二踢脚:哪家男人昨晚又跪了踏板,哪家的猫又在喊春,哪个的“姨妈”上个月就没打照面,一准又坐喜了——洗衣堂客们一个个笑得那么山野,没心没肺,对于老树,那是一天中最为热闹的时刻。

  围绕树杆,还摆了许多石礅,也不曾专心打磨,就那么原生态的一块青岩,摆在那里,也不知坐过多少代的屁股,原来的凹凸,圆润滑溜了,日光印在上面,一枚枚,金晃晃,灿若金币。盛夏的中午,割禾的男人们裸着膀子,坐在石礅上,腿叉开,生着汗毛的胸脯那么惬意地挺起来,享受着水边送来的小南风。先前,他们在田里板禾,两个男人对板,板“八哥洗澡”一“蓬——巴”、“蓬——巴”、“蓬—一巴巴”、“蓬一巴巴”!一张板桶,两把稻子,轮到他们手里,居然变成打击的乐器,板出那么多的板眼花样。此刻,他们坐在石礅上,说女人的奶子,说爹公“烧火”,说哪个男人扮作猫儿“咪咪”叫着梭进了相好的房门,叶子烟雾在小南风中懒散飘着,骤然发出的笑声惊飞了树上的鹭鸟。夜里,有人干脆把竹床搬到树下来了,身上就留一条裤衩,那么舒坦地仰躺在那儿,眼半开半阖,几点星光,从叶间漏下来,或落在鼻准的高尖,或斜在颧骨一隅,这时,那些陈芝麻烂豆子酸腌菜霉豆乳,便被~一盘点出来,后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树下忽然没有声音了,原来,那先前说话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睡去,酣畅的鼾声,追踪“淙淙”水声飘然而去。这时候的老树,更像一位守护的长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