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处


□ 彭 程

阳光和风

从塔楼搬入板楼,楼层还是十八层,感觉却大为不同。
原先住的房间,在楼的东北方向,只有朝东那间卧室的窗子,每天能够见到两三个小时的太阳,十来点钟后,阳光便移走了,于是那浴在阳光中的短暂时刻,感觉中便仿佛蒙受到额外的赏赐,格外珍惜。周末在家的日子,从起床后到阳光撤离,什么事情都尽量安排在那间卧室里。因此,对于时光飞逝、好景不长在的感慨,也最为敏感和深切——“景”字的本义,原来不就是日光的影子么。
如今全不同了。楼是南北朝向的板楼,楼层高,加上前面没有遮挡,距最近的楼也有七八十米,因此阳光奢侈,酣畅,纵欲一般的。阳台上整整一面玻璃窗落地,五六平米大小,毫无遮挡,只要拉开窗帘,阳光便仿佛排队等急了似的,立刻涌进来,一瞬间泻落满地,眼花缭乱。当初装修时,特意在阳台上用木板搭建了个地台,高出地面半尺,上面放了一张圆几,两把椅子,很休闲的样子,想有空就来这儿坐坐,充分享受阳光。但实际上,真到了那种响晴的天气,反而坐不了多久就得起身离开,因为眼睛消受不了那种明亮的光线。过分的丰盛和严重的匮乏一样,都会让人感到不安。听说长期幽禁的囚犯,在被释放后的一段时间,常常会对自己的自由产生一种恍惚的、不真实的感觉,我在搬进新居后的大约半个月中,也屡次体验到了类似的心境。
跟以前相比,时间感变得迟钝了。晴朗的日子,大半天里,阳台上都铺满阳光,什么时间望去,不锈钢护栏上总是有一道反光,凝固了一样。其实光线的强弱、光影的比例,都是随着阳光的移动而变化的。这种不同,在常人眼里可能是难以辨识的,但对某些人,比如古典画家,却会有着丰富的意味。不同时辰,光线的细微变化,明暗的些许不同,以及相应地承受着这种变化了的光线的物体表面的状态、质感,都会是大有讲究的。宇宙说起来很大,但对于不同行业中的人们,却可以很小,小得让你乍听起来都不肯相信。比如对于生物遗传学家来说,世界就在显微镜下,就是那些游走移动的不成形的细胞流体。对于考古学家,一片碎瓷、一支箭镞,就包含着足以令他狂喜或沮丧的信息。
风的变化就更明显。因为结构的缘故,塔楼窝风.很难感觉到空气的流动,但板楼却能灵敏地显示出风力的疾徐强弱。刚搬进来时正值酷暑,原来的房子里空调要不停地开着,这边却是穿堂风飕飕掠过,一会儿就把皮肤上那种粘涩的汗湿感觉驱散了。凉的程度也许不及空调,但却是完全自然的清爽,寻回了童年在大树下乘凉的惬意感觉。科技的神奇尽管令人惊叹,但有一些东西却仍然是它无法提供的。
由于住的是高层,在地面上只是撼动树梢的微风,到这里就放大了多少倍。搬来的头几天,午休时,门数次被砰地撞上,声音大极,从睡梦中惊吓醒来,以为出了什么事,其实肇事者只是某一股骤然而至的疾风。这时倘探头向下看,院子里可能静谧安详,树梢只是在轻轻摇曳。一次和一位住三楼的邻居说起来,他十分诧异,脸上浮现出怀疑的神情,仿佛我在说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