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石殇(散文)


□ 凸凹

  家族里,在我这一辈人中,继承了祖父的俊美和高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堂兄——学。我们同庚,命运却不同。

  伯母和母亲同年有孕,一同来到祖父跟前,求他为未来的孙嗣起大名。祖父捻着他的玲珑须,沉吟良久,开口道,好说,先来的叫学,后来的就叫义。

  两房儿媳走了之后,他对祖母说,那个叫学的,日后是个种庄稼的,有三次婚姻;义则是做学问的,虽多有杂念,却只娶一次。祖母说,亏你还是个做党员的,也搞神迷六道,简直是个经不得官的老不正经。经不得官,是京西的一句土语,意思是说,这个人言谈举止鄙俗猥琐、轻浮荒唐,上不了官面(台面)。祖父笑笑,说,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不可当真。

  祖母是个快嘴儿,把祖父随口说的话传布出去了。两个媳妇觉得这可不是一件随便的事.因为对公公敬重,所以笃信。两个人之间就生出薄怨,再见面的时候.就都指着对方的肚子打趣道,你也是的,连怀孩子的事也一起凑热闹。便都不跑不颠、小心谨慎,都想生在后头,生出个“义”来。

  人算不如天算,那个“义”字终究是冠到了我的头上。

  不过,两个人同年出生,一同长大,同样俊美高大,不分彼此,两个生母就都欢喜,觉得祖父的话,真的不必当真。

  我们俩更不当真,觉得祖父虽有威仪,毕竟只是个放羊的,不是那种未卜先知的角色。在生活里,我们形影不离,如同一人。以至于伯母和母亲也被感染,也和好,也亲密,觉得学和义是分不开,学就是义,义就是学,如同己出。

  然而,学好动,义好静,渐渐就有了区别。

  上学的时候,义亲近书本,学习专心。学则以学为苦,上课的时候,致力于把前桌女生的长辫子拴在椅背上,静等下课时,女生的一声尖叫。即便是这样,那个女生还喜欢他,整天跟他黏在一起。别人认为那个女生轻贱,我则看到了人的复杂之处,觉得人性很是莫名其妙。

  我单纯,一进书本就忘我:学早熟,陷在青涩的情爱之中。虽然在学业面前,我们有了很大的差距,但都不以为然,因为各自有各自的喜乐,都欢悦。

  他变得越来越爱惜容貌,小小的年纪就梳了分头,零乱时,会吐口唾液,用手在头发上抿一抿。他爱穿白网球鞋,一有脏污,就用粉笔偷偷地涂一番,鞋子依旧白。我则不讲究穿着,灰头土脸.形象猥琐。女生笑我是书呆子,男生则嫉愤,常欺负我,并质问:凭什么你学习好?每到被欺负的时刻,学总是及时到场,怒斥道,他就是爱学习,碍你们蛋疼!

  高中毕业,我考学出山,学则回家务农。他依旧有说有笑,说,你读你的书,我种我的地,都好。但送我上车的时候,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知道.将来你会比我混得好。然后无所谓地笑一笑。但我还是看得出.他的笑中有一丝隐忍的忧伤。不见他人影之后,我忍不住哭了。因为都说义和学是一个人,却终究分离。看来,在时运面前,再好的感情,也不能自己主宰。不能主宰,便忧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