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的表达者和生活的感恩者


□ 马国福

  李新勇是执著的,像草丛里的蟋蟀,不懈吟唱他生活过的土地,他每天所面对的天空。天空是眼睛每天的口粮,而文字是新勇这只勤勉不倦的蟋蟀的口粮,也是他这个来自四川的汉子的北斗。
  一、从新勇作品的苦难意识看他对人生的超越
  新勇的好几篇文章中,很深刻、传神、细腻、原汁原味地表达出了他在人生履历中所遭遇的苦难和感恩。这种深刻的体验很自然地流露在他的几篇亲情文章中。我截取几个细节来具体谈。在《我的弟弟们》,他写道“最小的弟弟刚刚丢了奶瓶,走路还不稳当,见我起来,屁颠屁颠地向我跑来,嘴巴里鱼鱼鱼地使劲乱喊,手里捏着一条鲤鱼,鲤鱼高高举起,还拼命挣扎。我一只手接过弟弟手上的鱼,另一只手把不满三岁的小弟弟抱在怀里。这时护士长和警察也来了。警察拿雨具,护士长端盆,盆里全是鱼。护士长端盆的时间已经有相当长度,手臂酸得龇牙咧嘴,直叫大哥快接过去。”这个细节很温馨,很生动而又心酸地表达出了在物质匮乏的童年时代,手足之间那分弥足珍贵的亲情。场面是温馨的,也是心酸的。没有经过苦难的检验的人是无法体会出这种深刻。
  在《山路不喊痛》一文中有很多细节直接打动我们的内心,这些细节,总是伴随着苦难的阴影。比如,他们一家遇到洪灾,家里没有米。他在厨房里找米时无意中从柴草楼的草垛里发现了三只鸡蛋。弟兄三个流着泪互相谦让鸡蛋,分享鸡蛋。父母亲带他们去缴粮,被粮站的工作人员反复刁难,一家人吃干粮、喝自来水的细节,一连串的细节描述,让我们和他一起疼痛、心酸。在《故乡,一串钥匙》一文中他写弟兄们轮流穿衣服的细节。还有在《立秋》一文中他以白描的手法写66岁的父亲和58岁的母亲,在承受沉重的农活时的细节。其外,在《安静的家》一文中也有许多直透心灵的细节。写他和妻子初到启东时在简陋的宿舍里面对房屋漏雨的一些细节。
  可以说,他早期的很多文章中都有不同的苦难。但是面对苦难,他没有叫苦,也没有叫痛,而是以文字为药片,消解苦难,提升苦难。可以这样说,没有这些苦难意识,就没有新勇今天的文字;是文字中的苦难意识成全了新勇。当然,表达苦难并不等于祥林嫂式的唠叨,也不等于孔乙己先生问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的卖弄。苦难总是具有双重性,凭顽强的意志和韧劲超越了苦难本身,迎接的就是艳阳天;而沉沦在苦难的阴影之中没有走出来的勇气,结局必然是很残酷的阴霾。面对成长、求学、工作历程中的种种困难、磨难,新勇没有叫苦连天,而是深深的感恩。他把苦难作为钻石,作为不断改变命运的馈赠,作为自己提升精神纯度的财富。我喜欢这样的文字,深刻像一把刀,能捅到心灵,让人觉醒、成熟。
  二、从新勇作品的审美趋向看他对自身局限性的突破
  在2004年他出版的《草丛北斗》一书中,他用很多的篇幅、章节描述了自己故乡的山水草木,个人家庭的酸甜苦辣,以及生活中的琐事等等。四年前,他的审美定格在故土,定格在往事,定格在小我、小爱、小事上。这些文字有灵动、精致的一面,也有朴素、庄重的一面。总的来说,他把饱满的热情和眷恋渗透到这些事物人物当中。但从审美的角度讲,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当然这样的局限性也存在于我的身上。我感觉这样的审美是狭隘的、很自我的。时间过去了三四年,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对生命体验的提升,这几年,新勇的审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视野不仅仅局限在小我、小家上了。我仔细阅读了《沙地》增刊,其中,他获得南通市第三届文学艺术创作成果二等奖的那篇散文《当你老了》以及《孤独的风景》《寂寞高贵》《宽容之美》《在记忆的码头上》等文章,审美的档次、人文的含量,自我价值判断力明显提升,不论在写作的技巧和文字的把握上,我认为这些文字丝毫不亚于国内的那些大家和名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