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代人的文学偶像(三则)


□ 洪烛

  拜伦与莱

  我几乎是同时认识这两位诗人的:拜伦与雪莱。他们在我眼中像是一对孪生兄弟。我的少年时代曾分别为这两个人的形象着迷,并且分不清对谁的崇拜更重一些。我似乎很均匀地把自己的爱分配给他们——这一对来自异国的诗歌王子。直到现在我经常回忆:是什么因素,使当时的我把他们视为同一个灵魂的两张面孔——他们都是诗神最完美的肖像、最真实的化身?在他们的年代,诗神还很年轻,也富于幻想,频频以美少年的形象显灵于人间,赶赴各种各样的宴席。估计诗神也把自己的爱均匀地分配给拜伦与雪莱了,对谁都不可能偏心。而今,二百年过去,诗神该已经老了吧?至少已结束了浪漫主义的青春期——越是肯定的。而拜伦与雪莱身逢其时,恰恰是诗神青春期的产物——或者说,是其年轻时的纪念品。

  他们拥有同一个祖国。虽然都是英国人,但身上绝无那种绅士的迂腐气。我常常感叹:在一个出产绅士而闻名的国度,同时有两位珠联璧合的自由诗人脱颖而出——堪称奇迹。他们都是贵族出身(拜伦10岁就继承了爵位)但更看重诗人的桂冠—一如果给人类的文学史评比的话,他们一样拥有显赫的勋号。他们的生卒年月也比较接近,拜伦生于1788年死于1824年,雪莱生于1792年死于1822年——是相差4岁的诗歌兄弟,就像中国古代的李白与杜甫一样,拜伦与雪莱也相互倾慕,引为知音。1816年拜伦旅居意大利,在意大利,他和雪莱订交,直至1822年雪莱溺海而死。他们是两座毗邻而居的纪念碑——在诗歌史上,他们的墓碑也紧挨着吧?这一对诗友结交在同一桌宴席上——而这桌宴席被后人命名为:英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文学。

  拜伦的相貌极英俊,据说迷倒过一大批妇人和小姐。上帝造就他时生怕他太完美了,使他有个缺陷:跛足。恐怕正因为这一点,他的性格深受影响:自尊、粗暴、浮躁、叛逆。对待女人也是如此,有时候像多情少年,有时候又像情场老手——擅长利用女人的弱点获得报复的快感。他旅居雅典时住在一位名叫色欧杜拉·马珂里的寡妇家里,对其长女特瑞莎一见钟情,写下了著名的《雅典的少女》:“雅典的少女呵,在我们分别前,把我的心,把我的心交还!或者,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留着它吧,把其余的也拿去!请听一句我别前的誓言:‘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读着这缠绵悱恻的诗句,你肯定想象不出同一位作者居然还能写出《唐璜》。放荡不羁的唐璜身上,也有着拜伦的影子。如果男人们都是唐璜的话,对女人而言是否将构成一场灾难?所以有人对拜伦颇有微词,这是一个纨绔诗人——或者说是一个披着诗人外衣的花花公子。其实这恰恰证明了拜伦的叛逆性无所不在—~包括爱情方面,他也像个异教徒。中国诗人徐志摩,对拜伦佩服得五体投地(估计也很羡慕其风流韵事),说他是“一个美丽的魔鬼,一个光荣的叛儿”。确实,拜伦性格中有一种不驯的魔性。

  与之相比,雪莱则近似乎于天仙子。我见过他的铜版画像,眉清目秀,仿佛笼罩在圣洁的光环里。用俗话说,就是“真善美”的化身。他曾把云雀形容为“欢乐的精灵”,但我觉得他与自己大加赞美的云雀有一种类似——他的灵魂注定是一只超凡脱俗的云雀,连羽毛上的尘埃都被雨水洗干净了。可惜,这只有洁癖的云雀最终坠落在海里——他是想用海水漂洗自己的魂魄吧?能够把自己的坟墓建在水上的,也算一种浪漫的结局。天才大多早天,雪莱只活了30岁,而拜伦死时也只有36岁——两人加起来也只相当于一个正常人的寿命。幸好他们的诗篇是长生不老的,多多少少可以减轻一点对他们的惋惜与遗憾。两位永远的美少年,一个是浪子,一个是圣徒,反而获得一种互补的效果。或者说,拜伦使魔鬼变得可爱了,雪莱则使天使富于人情味。魔性与神性的结合,使英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诗歌的两大骄子如影随形、相映成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