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约瑟夫·康拉德书信全集》


□ 瑛 子

  最近出版了富有传奇色彩的英国航海家、作家约瑟夫·康拉德的书信集第二卷,收集了作家从一八九八年到一九○二年的信函,使研究康拉德的学者和学子为之一悦,因为许多信件(大部分与作家创作活动有关)是第一次正式发表,使过去流传的谬谈可以得到匡正。
  康拉德的小说不仅以其糅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于一体而受世人瞩目,而且他的叙事风格、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以及深刻的思想内涵都使许多同时代的作家望尘莫及。不仅如此,出身于波兰人家庭、二十岁才习英语的康拉德还是一位文体家,他写的散文丰富多采,行文隽美,读者从他的书信中可以发现散文写作的过人的才华。美国文艺批评家路易士·梅能德说,这些信件本身“就是他散文成就的一部分”。它们有助于读者了解康拉德在小说中殚精竭虑以求表述的同样的世界观。
  康拉德是一个勤奋的作家。他一生象追求大海的彼岸一般孜孜不倦地追求着艺术,追求着小说的创作。他认为,小说创作需要一个航海家与命运和自然搏斗的风度和气概。正如H.G.威尔斯在一篇回忆录中说的,“他为自己定下成为一个伟大作家、一个语言艺术家的目标。他以始终如一和认定目的百折不挠的气概追求着文学。这使亨利·詹姆斯类似的努力也显得大为逊色。”读者读了康拉德的这五百多封书信之后,一定会觉得威尔斯的这些话不是言过其实的。
  这段时期的信件表明,康拉德在写作中每每遇到绝望的心境,然而,他并不视绝望为创作的坟墓,正相反,绝望每每成为刺戟他写作的一种动力。他在未成书之前,总是向出版商预支稿费,这给他心理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有时遇到一天写不成一个字的时候,他难免要绝望至极。他在一封给文艺批评家埃德华·加尼特的信中说,“我每天坐八小时——而坐下之后什么也没干。在那样的八小时工作日里,我写下三句句子,然后删去,离开书桌时完全绝望了。我郑重地告诉您——我是清醒地说的,以我的荣誉担保——有时候竟然需要毅力和自我控制力而使自己不情不自禁地要将脑袋往墙上撞去。”
  这集信函所包含的岁月正是康拉德一生中文学上最富有创造性的岁月。一八九八年秋天,他全家——正如他在信中诙谐地称之为的“一艘不幸的船”——搬到肯特郡的潘恩农庄居住。虽然农庄离伦敦六十英里,但康拉德并没有生活在与文学社会完全隔离的状况中:威尔斯就住在附近,邻居中还有亨利·詹姆斯,斯梯芬·克莱恩,吉卜林和加尼特夫妇,和一群俄国的移民作家。在潘恩农庄,波兰人康拉德和美国人亨利·詹姆斯会见讨论英国小说的前景,而讲的却是法语。
  一八九八年是康拉德小说中的人物马洛初次露脸的一年。批评家扎兹斯拉夫·纳杰德认为,马洛是康拉德希冀自己完全盎格鲁化的一个完美的典型。然而,康拉德永远不可能盎格鲁化。于是,马洛这个人物的塑造使他克服了自己创作道路上最严重的一个障碍:马洛既可以成为康拉德理想的代言人,又可以是康拉德进行批判的对象。在短短的三年之中,他创作了三部小说:《青年》、《黑暗中》、吉姆老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