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助产士


□ 陈仲丹

  在历史上长时间内为产妇接生通常都是产婆的事,与男人似乎是水米无干。在传统上讲究“男女大防”的中国就更是如此。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主要靠病人口述,或是指着一个粗糙的女人体模型来描述病情,一般不脱衣检查。据说,中国古代太医给皇后看病,为了不接触肌肤,号脉时是用一根丝线相连,其效果可想而知。
  不过,在中国民间男助产士也不是绝对没有。小说家汪曾祺先生就曾写过一篇题为《陈小手》的小说,记载他家乡高邮过去有个绰号叫“陈小手”的男助产士,其人手长得特别小,专能治难产,“横生、倒生,都能接下来”。当然男女有别,不到人命关天万不得已一般人家不会请他。同行医生也看不起他,认为他不是医生,只是个男老娘。后来有个外地驻军的团长,太太难产,情急之下只好请陈小手来。陈小手与这个胖女人较了半天的劲,总算大人、孩子双双平安。团长给了他20块大洋,请他喝酒吃饭后送他上路。人刚出门,团长就掏出枪来,从后面一枪打死了陈小手,还留下了掷地有声的一句话:“我的女人怎么能让你摸来摸去!”看来,即或在中国过去有男助产士,其运气也不会太好。
  就是在现代,男产科医生也会遇到一些尴尬事。在“文革”后期,我父亲曾被下放到苏北农村一个乡镇医院当医生。在这家小医院有个医术不错的男外科医生,也兼做处理难产的产科医生。一次,有个产妇在经他接生出院后总觉得不妥,自己一个女人家怎么能被男人这样摆弄,就给医院写了封信,揭发他有调戏女病人的嫌疑,具体情节写得绘声绘色(现在看来是过于敏感)。恰巧不久,医院领导搞了一场小规模的整人运动,不知怎么回事这个医生成了被整的对象。于是,这封信就成了极好的罪证,医院派人把信中的内容抄成大字报贴在街头,招惹来不少人津津有味地把它当小说读。这样一来,害得这个医生再也不敢踏进产房一步。总之,在中国当男助产士或男产科医生确有不便之处。
  而在西方,男助产士则出现得较早较多。最早被提到为产妇接生的男医生是公元1世纪的古罗马医生索拉纳斯。他在胎儿处于横位时采取后来被称为“转足”的接生法,轻轻地把手伸入子宫,拉出一条腿,这样胎儿就会倒着脚先出来。索拉纳斯还在著作中提到这时已在使用为检查和治疗扩张阴道的窥阴器。后来,在罗马的庞贝古城废墟中确实还发现了这种妇产科的专用器械。周作人先生曾引证芬特莱博士所写的《生育史话》中提到,在古代曾有请四位壮汉拎着被单角兜住产妇以颠簸助产的办法,他们或许要算是一种特殊的男助产士。在早期的产科实践中,一般来说剖腹产基本上是男医生的专利。但由于古代医疗条件不佳,经过剖腹手术的产妇很难活下来,也就只是用这种手术来抢救已死孕妇腹中的胎儿。以后,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有了给活着的产妇做剖腹手术成功的记录。1610年,德国男医生特劳特曼为一个孕妇做了剖腹产,手术后母亲活了25天,而孩子活了9年。
  到18世纪,在欧洲一些新教国家还出现了不是专门处理难产而是正常接生的男助产士。当时为了避免产妇羞涩,往往会要求男助产士不用眼睛看而光靠摸索在手术被单下进行盲法操作。这些男助产士自称他们从事这行职业比接生婆更在行,认为他们的接生法比旧式方法更卫生、更科学、更安全。这些男医生大多懂得解剖,对妇女的生育器官构造了如指掌。他们还创造了不少新的做法,比如:产房光线要充足;对新生的婴儿不能用布条打包,因为让孩子手脚自如地运动有助于发育;要尽量用母乳喂养,不要依靠奶妈代劳。这些新理论就是今天看来也没有过时。但当时社会上很多人却看不惯这些闯入产科的男人,往往把他们看做是好色之徒,认为大男人干这行总是怀有一些不良的动机。而且在医院各科中产科医生的地位也最低。在法国和意大利这些主要信仰天主教的国家,很少有男助产士,当地教会强调由男人接生有损妇女的尊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