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六朝“白纻舞歌辞”的发展及审美价值


□ 田彩仙

内容提要 本文以北宋郭茂倩所编《乐府诗集》中所选的“白纻舞歌辞”作为研究对象,并以晋、南朝宋、梁三个时期的作品为例,细致分析了其发展演变规律与艺术审美价值,认为白纻舞辞不仅充分展现了女性舞者的轻柔美与忧怨美,而且还通过各种修辞手法完成了舞之意境向诗之意境的转换。白纻舞辞充分展现了六朝时期重“情”与重“韵”的精神特质,成为时代精神的真实写照。
关键词 六朝 白纻舞辞 审美价值

北宋郭茂倩编《乐府诗集》中有“舞曲歌辞”一类,其中又分为“雅舞”与“杂舞”两部分,“《雅舞》用之郊庙朝飨,《杂舞》用之宴会。故凡雅舞歌辞,多言文武功德,而杂舞则以意在行乐,其歌辞遂亦最富于文学意味”①。《乐府诗集》所收“杂舞”有《公莫》、《巴渝》、《槃舞》、《鞞舞》、《铎舞》、《拂舞》、《白纻》等。其中在六朝上层宴会上最流行的舞蹈为《白纻舞》。由于此舞可以表达丰富的情感内容,而且舞姿轻盈优美、舞容悲怨感人,从两晋开始就有许多文人为其写辞并歌咏其舞态舞容,由此而出现了大量的白纻歌辞。笔者认为,这些题名“歌辞”的作品,并非仅仅是配合乐舞的唱辞,其中有许多作品堪称为咏舞诗。正是基于这种观点,本文试图通过对这些舞辞发展演变过程及其审美价值的考察,阐发六朝乐府诗诗乐结合的特征,并进一步探索这类抒情性舞辞出现的社会文化背景。

一、白纻舞歌辞对

舞蹈内涵的生动展现通过研究六朝白纻舞歌辞,我们对“白纻舞”这一当时非常流行的宴乐之舞应有较为全面的了解。“白纻舞”起源于汉末吴地。《宋书·乐志》中载:“‘白纻舞’,按舞辞有巾袍之言,纻本吴地所出,宜是吴舞也。晋俳歌曰:‘皎皎白绪,节节为双。’吴音呼绪为纻,疑白绪即白纻也。”②由此可知,白纻舞原是与吴地农作物纻麻有关的民间乐舞。纻麻经用木棒“捣”后颜色愈白,质地愈软,着这种白色纻麻衣裳歌唱跳舞,叫白纻舞。《乐府诗集》认为,“白纻舞”之类的六朝杂舞“始出自方俗,后寝陈于殿庭”③。白纻舞最初为田野之作、民间乐舞,后来为乐官采撷并进行加工改造,成为宫廷宴舞。从六朝白纻舞歌辞中,我们可以发现这种舞蹈的诸多特点。
首先,白纻舞是具有宗教色彩的舞蹈。现存最早的“晋白纻舞歌诗”中有“清歌徐舞降祇神,四座欢乐胡可陈”,“舞以尽神安可忘,晋世方昌乐未央”之类的描述,可以推测白纻舞开始出现时可能是巫女降神时表演的舞蹈。“以舞娱神”本为中国原始乐舞的一个特点,《楚辞》中“九歌”便是楚地祭祀时表演的歌舞。白纻舞歌辞中也有称颂国运与强调舞蹈的政治教化作用之成分,如“欢来何晚意何长,明君驭世永歌昌”(晋《白纻舞歌诗》),“文同轨一道德行,国靖民和礼乐成”(南朝宋明帝《白纻篇大雅》)等等,这是因为民间舞曲被采入宫廷之后上层文人士子赋予了其歌功颂德的成分。再如,宋明帝的《白纻篇大雅》中的诗句:“在心曰志发言诗,声成于文被管丝。手舞足蹈欣泰时,移风易俗王化基。”作为帝王而言,认为乐舞可以移风易俗,有一定的政治教化意义,是一种传统乐舞观的体现,但纵观六朝时的白纻舞,这种称颂与教化意义并不是主要的,尤其到南朝,白纻舞已经渐渐削弱其政治教化成分,更多地展现人物内心的微妙而复杂的情感与人物优美而妩媚的舞姿,成为一种以抒情为主的歌舞。
舞蹈是以人体动作作为主要的表现手段来表达人的思想感情和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六朝白纻舞歌辞非常成功地再现了舞蹈的节奏感与造型美,对其舞妆舞姿舞容都有描述。舞妆之特点在晋代时主要表现在舞衣与舞具方面。“质如轻云色如银,爱之遗谁赠佳人。制以为袍余作巾,袍以光躯巾拂尘”。舞者身着非常轻薄的白纻布制成的舞袍,手执用同样的白纻布制的长长的白巾。这是较早时期的服饰,以白色为主,依稀可见其原初民间舞蹈的朴素装束。到南朝时,白纻舞变成了宫廷宴饮时表演的舞蹈之后,舞者的妆容也逐渐奢华起来。“珠履飒沓纨袖飞”,“垂珰散珮盈玉除”(鲍照《代白纻舞歌词》),珠玉满身,杂沓繁复,充满了宫廷的富贵之气。这是乐舞艺术从民间到宫廷发展的必然趋势。白纻舞歌诗还充分展现了舞者轻曼的舞姿与娇媚的舞容。

轻躯徐起何洋洋,高举两手白鹄翔。宛若龙转乍低昂,凝停善睐容仪光。如推若引留且行,随世而变诚无方。(晋《白纻舞歌诗》)

仙仙徐动何盈盈,玉腕俱凝若云行。佳人举袖耀青蛾,掺掺擢手映鲜罗。状似明月泛云河,体如轻风动流波。(南朝宋刘铄《白纻曲》)

从诗中可知,白纻舞在起始时节奏徐缓,并以手的动作为主,两手高举宛如白鹄在云中飞翔,“白鹄”既指洁白的手腕,亦指手执之长巾。到南朝时,此舞似乎已不用长巾,而以长袖为舞。“珠履飒沓纨袖飞”(鲍照辞),“舞袖逶迤鸾照日”,“长袖拂面心自煎”(汤惠休辞),“长袖拂面为君施”(沈约辞)。舞动时徐疾相间,时而像游龙般扭动腰肢,时而又突然低昂翻转,时而脚步轻移,好像有无形的手将身体轻轻地推引着前进。“体如轻风动流波”,体态轻盈,动作徐缓,舞姿十分优美。到南朝宫廷中演出时,经过专业乐人的改造,加入了一些快节奏的舞蹈动作。“催弦急管为君舞”(鲍照辞),“上声急调中心飞”(萧衍辞),“翡翠群飞飞不息”(沈约辞)。“飞”既是长袖舞动时的飘逸动作,又是中国古典舞蹈中“回”的动作,也即“转”的动作,在快速的转动中,时低时昂,乍停乍翔,所以舞者一曲跳完,往往“流津染面散芳菲”(张率辞),不仅舞姿优美,舞容也十分诱人,“凝停善睐容仪光”,“趋步生姿进流芳”(晋时歌辞),“如娇如怨状不同,含笑流眄满堂中”,“含情送意遥相亲,嫣然宛转乱心神”(沈约辞)。舞者神态如娇似怨,含笑流盼于眉目传情中,有勾魂摄魄之魅力。这种轻盈柔曼的舞蹈风格与汉代舞蹈追求的雄健有力之风格截然不同,它体现出六朝时期重抒情、重神韵的艺术特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