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一一:美国人以诗疗伤


□ 黄维樑

从纽约开始,向西到加州,向南到德州,向北到明州,九一一的诗,如海啸如地震如火山爆发,诗人或非诗人,都写诗,以诗治疗巨大的创伤,以诗宣示团结之心、爱国之情。
二十世纪末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愿望,犹如迎接新纪元晚会的华丽气球,一刺一击就破灭。九一一袭击之后,是阿富汗、伊拉克的兵燹,是伦敦、西班牙等地的爆炸,然后是以色列黎巴嫩之战。人祸之外,还有地震海啸暴雨台风等天灾。数十年前爱尔兰诗人叶慈在《第二度降临》(The Second Coming)说的‘事物分崩难析,中心没法维系’的恐怖,又一次应验了。
难眠忧战伐,谁来正乾坤?
真是恐怖的袭击。二〇〇一年九月十一日晚上,电视屏幕上突发新闻的骇人画面轰然出现:飞机撞入高楼,高楼冒出黑烟。不久后是“现场直播”的超级写实镜头:群众在浩劫中惊恐奔逃时,高楼慢慢地塌下来。远隔着阿美利加大陆和太平洋,我在东方“眼看他楼塌了”。倒塌了,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
诗人杜甫在战乱中哀吟“不眠忧战伐,无力正乾坤”。世贸倒塌之夜,我几乎失眠:“难眠忧战伐,谁来正乾坤?”对千万个纽约客,以及其他所有的美国人来说,九一一是他们最大的梦魇。恐惧、愤怒、悲痛成为他们集体的情绪。“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普通的言说,如新闻报道和评论,如人际的交谈,并不足以泄导悲情。情动于中而形于诗!
情动于中而形于诗
从纽约开始,向西到加州,向南到德州,向北到明州,九一一的诗,如海啸如地震如火山爆发,是英国诗人华滋华斯说的“强烈感情的自然流露”。美国一时成为诗的滔滔大国。报刊有九一一的诗,网络更多,一点击“九一一诗”,相关的网络页数以千计。诗人或非诗人,都写诗,以诗治疗巨大的创伤,以诗宣示团结之心、爱国之情。
卡兰·艾固(Karen Alkalay-Gut)在其《九一一之诗:马上作证》(The Poetry of September 11:The Yestimonial lmperative)一文(载于《今天诗学》[Poetics Today],二〇〇五年夏季号)里说:新的爱国主义流行起来,爱国的陈腔滥调打动人心,“安慰了、团结了一个国家”。史提夫·华斯(Steve Vaus)写了《有一只鹰》(There’s an Eagle),唱道:“我们可能流血,但我们不破碎/虽然黑暗,我们不迷失……/美国有勇敢美好新精神/永远团结在一起。”艾固在她的文章里告诉我们,以纽约为基地的《诗之声》(Poetic voices)发出这样的征稿声明“写诗来荣耀美国,写诗来安慰牺牲者及其家庭,有人在尘埃中站起来,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人;写诗来讲述这些英雄。美国人在试练中坚强不屈,写诗来讲述美国人。”
九一一袭击换来了千千万万直抒情胸臆、不讲究技巧的诗。然而,这些诗宣泄一时的情绪后,稍纵即逝,留下来的,毕竟仍要倚靠诗歌艺术。苏菲·李维(Sophie Levy)的《这一秒:来了》(This Second:Coming)就是这样一篇诗情与诗艺兼备的作品。此诗的说话者是个学生,正在熟读叶慈的诗,准备参加考试。叶慈的名诗《第二度降临》的思维悲观诡异,充满猎鹰、野兽、流血、沙漠等恐怖意象。在“事物分崩难析,中心无法难系”的无政府状态中,人们期待《圣经》所说的基督第二度降临;然而,叶慈所见的却似乎是一头没精打采地走向伯利恒(二千年前耶稣基督诞生之地)的野兽。李维目睹九一一惨象,把撞击世贸中心的飞机联想为叶慈诗中的盘旋的猎鹰,把恐怖袭击前后的种种和叶诗内容联结起来。最巧妙的是把叶诗题目This Second:Coming(第二降临)断“句”取义成为This Second:Coming[这一秒:(袭击)来了]。李维这首诗,把叶慈此诗的句子,叶慈另一首诗的句子,以及莎士比亚悲剧《李尔王》的句子,还有九一一新闻评论和美国总统布什的讲话,混合在一起,是新闻语言和文学语言的集成(艾固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