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原始装饰艺术中的生命意识探微


□ 王海燕

生命意识不但是艺术能撼动人心的强大内涵张力,也是所有艺术的灵魂住所。古往今来,有关艺术起源(其中也包括原始装饰艺术)的著述称得上是汗牛充栋,可是我们却很难找到关于生命意识的清晰界说。是的,在那个蒙昧初开的时代,人类的原始初民们是不可能有醒觉的生命意识的,但却绝非没有生命意识。
原始初民的生命意识首先表现为一种“泛生命意识”,人类原始时代的图腾崇拜至少告诉了我们这一点。在那个时代,人们对自身的认知都是模糊的,也许把自己也看成和那些同时代的动物一样。他们是猎取者,但同时也是被猎取者,所以他们并不觉得人类自身有什么高贵和优越。然而,正是这一点,使他们有了意识,哪怕他们的原始意识是朦胧的、错误的,但他们也便由此成为了人,正如黑格尔说 :“由于他自知是一个动物,他就不再是动物,而是可以自知的心灵了。”①原始人仅仅拥有了自我认知的朦胧意识,但无论对自身、对外物都不能拥有正确的、科学的、理性的明晰认知,所以他便用这最原始的自我认知来认识外物,并由此而形成了一种泛化了的生命意识。诸如对山川土地、日月星辰,甚至是土块石块、花草树木都主观地赋予其以生命。各部落都要寻找到一种诸如洞熊、岩狮、狼等动物来作为家族标志、部落图腾去进行崇拜,这是原始人把自己视为动物的有力佐证。所以,在那个时代的装饰艺术中运用最多的是动植物图案纹样,而且,越是原始的,运用动物图案纹样就越多,而越是接近文明开化的时代,植物的图案便运用得越多,这不仅与渔猎农耕生产形态的演进顺序有关,也与生命意识有关。诸如古希腊最早的雕塑与瓶画中所运用神话中的山林女神、水仙、马人、农牧神、酒神与《变形记》中种种人、禽、动物、植物变化的图案,都足以说明原始人是把一切都赋予了生命的。也许正由于那个时代人类生命意识的模糊幻化,才使他们在没有任何思想框架的束缚下,意识得以自由驰骋,才有那么丰富多彩的形象与图案纹样的产生。正是人类蒙昧时代的“泛生命意识”,才为我们留下了永远不可企及与超越的,具有永久魅力的艺术形象与人类童年时代的印记。艺术发展离不开科学的手段,但也许正是科学又成为残酷限定了艺术创想天地的樊篱。这是我们今天的艺术创作值得注意和深思的问题。否则,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连同装饰艺术在内的一切艺术创作,也许会走进一条在花样不断翻新中失去其永久魅力的狭窄通道。
蒙昧时代原始初民的生命意识还表现在对自我生命的关注上。这种状态在原始装饰艺术中得到了最为充分的体现,其首先表现在对于色彩的运用上。
中外美学家几乎都一致认为,红色是人类所有民族在原始时代最为喜欢的颜色。但只有格罗塞发现了红色与血、与生命的关系。他讲道 :“在原始民族中有一个情境比其他的都有意义些。这就是红的血的颜色。”“大概,原始人最初所用的红色,就是他亲手杀死的兽类或敌人的血,并不是别的什么。而到了后代则大概的装饰都用红矿石。”而且他又进一步指出:“澳洲既用红色涂身来表示进入生命,他们也用这颜色来表示退出生命。”②我们终于在浩如烟海的原始艺术研究的著述中寻到了红色与血与生命的话语了。我们可以去遐想,在原始人心中什么与红色有着最直接的联系呢?人与动物的血、日出日落时的太阳、火的颜色、红色的植物与花朵、红色的矿物与泥土,大概仅此而已。人与动物在降生、创伤与被杀死时流血,这至少会使原始人认识到人的体内是血,是红色的,是生命攸关的东西。而日出与日落时,同样是血红的颜色,这些极容易在无数次的经验后,在原始人的大脑皮层中累积为生与死的意识。而火则给人以浓烈、生机与死亡威胁的多种感觉,植物的红色则产生了美的感觉,红色的矿物与泥土都不过是血与火和花的颜色的替代品而已。因此,原始人的红色使用,多象征着生与死、生命的征服与被征服,而美则是次要的。至今,孩子降生要挂红布,棺材要漆成红色的传统仍在因袭不绝,也足以说明红色既象征着生,也象征着死,这就是一种生命意识的象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