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江,秦巴山地上的一条绿丝带


□ 陈 旭


汉江,这条流淌在秦岭南麓的大江,即使在工业化空前的今天,它依然如诗画般地清澈、安宁、美丽。沿汉江而下,仍可见到许多中国传统文化对这里生活方式的影响。虽然用现代眼光看,汉江颇为沉寂,但正是这里过于的沉寂使得它比中国其他许多河流更接近自然与人文的原生态。今天,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汉江又一次在人们的视野中凸现了出来。
汉水是汉朝的发祥地。“大汉民族”、“汉文化”、“汉学”、“汉语”这些名称,都是因有了汉朝才定型的,而汉朝得名于汉水,发祥于汉中。刘邦登上皇帝宝座,便以其发迹之地来命名这个新建立的王朝。
如今的汉江仍是中国大陆的一条未被污染的河流,她清洁的水流可以让人直接饮用,她躲在陕西、四川、河南、湖北这些人口密集省份的夹缝里,维系着中国内陆仅存的“田园”,作为中国重要的粮油基地、茶叶产地和水源地而存在。
然而,汉江如今已是一条断断续续的河流,一个个电站水坝将她的脉络生生截断;虽然她的交通使命已经终结,但她还在主宰着所流经的各个城市的生活。作为南水北调的主水源,汉江将让北京人3年后喝上自己清甜的乳汁。
汉江是一条嵌入我生命中的河流。在30多年前,一个明月之夜,她支脉的泉声进入了我的耳膜。年岁稍长,小小的清流便吸引着我跟随她的脚步来到大河的身边,这种儿子对母亲般的跟随,大概从那时起便嵌入了我的生命。乡亲们习称的“大河”,就是绵延3000里汇入长江的汉江,而在故乡的地段上,她的确还只是一条“河”,尚没有“江”的尊号。
大河在我们村庄附近接纳了许多条小溪小河,这些溪河在暴雨季节给大河带来了丰沛的山洪,让大河在一夜之间汇聚成一条汹涌澎湃的激流。她呼啸而下,席卷周边上千里的农田和村舍,她的愤怒感染着如毛发般纤细的支系溪流,一个个都从山隙树林间奔腾而下,甚至带动整个山脉都朝着大河的方向移动。在我的印象里,平日浅浅的溪流不足以淹没脚背,而现在我站在溪流的旁边,能感受到地面的摇撼。草丛里,挂满了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螃蟹,它们夹住草丛,随着水流来回摆动,有时一个浪打过来,螃蟹也随之没顶,杳无踪迹。这些生灵的悲剧和我以后看到的人类的悲剧叠加起来,让我很长时间对故乡的大河充满了恐惧。迄今为止,虽然生长在汉江边上,我却始终未能成为一个弄潮儿,这大概是汉江给予我的噩梦太多的缘故。故乡人都说,汉江是一条“面善心恶”的河流,一汪清流映着青山白云让多少人陶醉,可是在她发动对人类的袭击时便意味着没顶之灾的来临。在暴雨过后的日子里,一些芦苇丛里,会留下发胀而恶臭无比的人、畜尸体,那些让人心悸的场景挥之不去。可是冬去春来的时候,甚至冬天还未过去的时候,汉江作为一个慈母的温馨便流淌在秦巴山区的河谷之中,满眼的浅绿让人忘却了她的残暴,她让人掬之入口,母乳的甘甜浸透心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