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马记(短篇)


□ 杨遥

  流浪汉闯进小镇的时候,是一个午后。钉鞋匠赵七背靠码头眯着眼睛晒太阳,面前摆着几只玲珑的高跟鞋,它们的主人仿佛袅袅婷婷站在上面进入钉鞋人的梦乡。卖饼子的铺子弥漫着一股甜腻的糖、油味儿,几只苍蝇在空中不停地打转。一群人围在旧电影院的台阶上打扑克。一条歪歪扭扭的古街,一眼只能看到这么几个人。小镇的街道太短了,二里不到。流浪汉骑着一匹白马,披着黑斗篷掠过小镇街道,像一组剪辑错了的电影镜头,然后眨眼间他又跑回来。这下人们都抬起头来,望着这个奇怪的人。他跑出小镇,没有再回来。

  不一会儿,从河边过来的人说,有个奇怪的人,带着一大堆东西,在河边不知道干什么。

  又一会儿,从河边过来的人说,有个奇怪的人,在河边吹着笛子耍蛇。

  小镇上每年都会来些跑江湖的艺人,可是从来没有人吹着笛子耍蛇。人们呼啦啦涌向河边。

  一个剽悍的男人留着黑蓬蓬的胡子,盘腿坐在地上吹笛子。身边堆着一堆东西,他的白马不知道哪里去了,那件黑斗篷放在一堆东西最上面。两只眼镜蛇随着他古怪的曲子脖子一伸一缩,神奇极了。

  流浪汉!有人喊。

  人们越围越多。有人往场子中间扔硬币和纸币。有人吹口哨。寂寥的小镇因为这个奇怪的人热闹了。卖糖葫芦、瓜子、冰棍的,推着小车来到河边。紧接着卖廉价裤衩、袜子的扛着大包来到河滩上。后来,卖电器的也派了两个小姐拿着一摞广告来河边散发。

  可是,那两条可怕的眼镜蛇似乎只会脖子一伸一缩这么几下。大人们看的渐渐没有兴趣了,慢慢散去。卖糖葫芦的架子上还剩两串,不愿离去,离流浪汉远远的,仿佛怕他那两条蛇猛一下蹿过来。孩子们却依然兴致很高,他们围在蛇的周围,议论它的毒牙拔了没有,议论眼镜蛇是不是世界上最毒的蛇?其中一个胆大的孩子折了一根柳条逗那两条蛇,其中一条闪电一般顺着柳条扑过来,孩子吓得呆住了。蛇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周围的孩子们也吓坏了。流浪汉的笛子忽然停了,孩子们瞪大眼睛看着他。被蛇咬的孩子可怜巴巴说,我会死吗?流浪汉脸色发青,猛地捉住咬人的那条蛇,塞一个竹筒里。然后吹了吹笛子,另一条蛇爬过来,他捉住,也放竹筒里。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用嘴嚼了嚼,抹孩子手上,拿一块布条包起来。

  流浪汉往起站的时候,孩子们才看见他的一条腿是瘸的。他用一只手吃力地撑着地,胳膊上毛茸茸的,露出小蛇一样的青筋。他站起来后,孩子们都站在他前面,仰着脸望着他,盼他说出“你没事”这句话。

  他对被咬的孩子说,你待着别动,观察观察。你们,给我找些树干、绳子去。孩子们愣了一下,马上开始行动。不一会儿,在流浪汉的指挥下,一个简陋的帐篷搭起来了。然后,他们又在指挥下,提来水,而且升起了一堆火。暮色开始降临,孩子们心中的恐惧还没有散去,但被咬的孩子没有死去,也没有再喊疼。流浪汉把他包手的布子缠开,手没有肿起来,只有两个白色的牙印。他朝上面吹了一口气,说,没事情了。孩子感觉手上凉丝丝的,舒服极了,他又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