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适应中坚守


□ 白 烨

也许是形势变化快,也许是人在事中迷,眼下的文坛确实缭乱得让人难以看清,异样得让人难以读懂。但作为一个文学从业者,你又不能不尽力去察看,努力去读解。
这些年,看了许多现象,听了许多说法,自己也想了不少问题,积了一些想法,现稍加疏理形成此文,借《北京文学》的“进言”论坛,就教于文坛内外的方家。

一,文坛随着社会的变异而变异

文学进入新世纪后,确实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而这种变化又以亦喜亦忧的方式呈现着:各种写法多了,佳作力构少了;作品种数与印数增了,艺术质量与分量却减了;小说改编影视的多了,经得起阅读的却少了;期刊的时尚味浓了,文学味却淡了;作家比过去多了,影响却比过去小了;获奖的作者多了,能留下来作品却少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当下文学的这种变化,需要到更深的层次去寻找原因,诚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依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依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82~83页)。文学发生新变的原因是综合性的,从根本上看是文学赖以存身的经济基础、文化环境和传播手段等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动所造成的。我们不必细说经济基础、文化环境和传播手段发生了何等的变化,只须换用相对应的三个概念———市场化、大众化和传媒化来加以表述,便一切都明了了。这三个方面是连结的和互动的。经济基础方面由高科技推导的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和市场经济秩序的逐步确立为标志,已完全走出过去的计划经济的单一模式,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经济基础的这种变化,必然要反映到文化上来,而文化自身也需要面对新的经济基础寻求支点。因而,文化作为经济资源一种的可能性,文化产品的商品属性、文化生产的商业运作等,都在人们的重新认识中得到了发掘与拓展。人们发现,文化产品的最大效益是“两个效益”的结合,而“两个效益”落实到影视产品上是有多少观众,落实到文字产品上是有多少读者。于是,追求“观众”与“读者”的最大化,便成了文化、文学生产的题中应有之义,遂使“大众化”成为文化领域里愈演愈烈的基本趋势。在传媒手段方面,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报纸越来越多,影视越来越火,网络越来越热,而这些看来是处于优势的传媒,不仅面临着同类媒体彼此之间的无情争斗,而且还面临着异类媒体相互之间的残酷竞争。于是,怎样使自己的报纸、影视和网站“好看”、“有人气”,以争取更多的受众,造成更大的影响,就成了这些媒体行业不由分说的“铁”的规律。
应该说,上述三个方面都是文学藉以存身的基础和条件,文学置身的这种基础和条件的变异,不可能不深刻影响到文学领域里来。从我们最为直接的感受上看,文学的显著变化有三个大的方面。
其一,是作品多样了,写法多元了,背后透出的是关于文学的看法各各不一了。即以长篇小说为例,在每年问世的近千种新作中,有忧国忧民写现实的,有嬉笑怒骂写人生的,有怡然自得写成长的,也有玩世不恭写青春的。即使是写现实,有正面写官场的,有侧面写“反腐”的,有以平民姿态写乡土的,有以“小资”趣味写都市的;还如写爱情,有写忠贞之爱的,有写婚外之恋的,有写狂热自恋的,有的索性就写爱与性的游戏与迷离。可以说,现在的文坛,几近于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看什么就有什么。创作上的这种由“一”到“多”的情形,九十年代开始后就初露端倪,出现于1993年的“陕军东征”现象,既是第一个商业化运作的小说浪潮,又是由一批作品体现出不同写法的一个演示。发展到九十年代后期至新世纪之后,这种“无主潮”、“不可命名”的现象就更为严重。其实在这背后,是文学从业者有关文学功能观、趣味观随着时势在逐步发生变化。有的作家在坚持自己的文学观念,有的作家在更新自己的文学观念,而出生于七十年代之后的作家,则在市场经济的新环境中开始建立和形成自己的文学观念。
其二,文学期刊越来越陷入困境,而小说出版越来越市场化,网络文学更是越来越兴盛。文学期刊日益陷入困境,带有一定的必然性。它本身即是计划体制下的产儿,长期靠财政拨款支撑,又面临商品大潮的冲击和文化环境的变动,因而,订数越来越小,读者越来越少,并不足怪。问题在于面对这种困境,文学期刊普遍反应缓慢,束手无策,有的一个劲往时尚化的方向靠近,有的干脆就放弃文学改换了门庭。没有什么变化的日益萎缩,变化太大太快的乱了方寸,只有那些以“微调”方式逐步显露个性的,才慢慢地稳住了阵脚。而过去只是期刊阵地的一种延伸的文学出版,却因较早面对图书市场苦心经营,现已普遍走出生存困境,或面对困境已有了相当的自信。不少出版社注重整体形象的塑造和规模效益的形成,重视品牌的经营与打造,或以“畅销书”,或以“常销书”一步步地拓展着自己的市场份额。这里边还包括了大量的原被称为“书商”、“二渠道”的民间出版人,他们长期在文学与市场、“一渠道”与“二渠道”的双向两极中游走,已通过摸爬滚打成长为一支有经验又有实力的出版力量,文学类图书中的一些重头项目,有不少都是他们策划运作的。就文学出版而言,由各种文化公司和工作室构成的民间力量,在事实上已成为不可小视的半壁江山。以青年网民为对象的网络文学,因有“新浪”“搜狐”“网易”这样门户网站提供阵地,更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和兴致设立的网站为基地(如“榕树下”“千秋”“文学视界”“新作家”“新生代”“中国写手”等等),这些年获得了异常迅速的发展。在今年遭遇“非典”之后,网络文学和其他网站都进而活跃起来。网络文学创作的自由性、发表的及时性和交流的互动性,都使它赢得了越来越多的青年网民的欢迎,许多网络写手也从中得到演练,成为影响甚大的文学新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