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适应中坚守


□ 白 烨

也许是形势变化快,也许是人在事中迷,眼下的文坛确实缭乱得让人难以看清,异样得让人难以读懂。但作为一个文学从业者,你又不能不尽力去察看,努力去读解。
这些年,看了许多现象,听了许多说法,自己也想了不少问题,积了一些想法,现稍加疏理形成此文,借《北京文学》的“进言”论坛,就教于文坛内外的方家。

一,文坛随着社会的变异而变异

文学进入新世纪后,确实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而这种变化又以亦喜亦忧的方式呈现着:各种写法多了,佳作力构少了;作品种数与印数增了,艺术质量与分量却减了;小说改编影视的多了,经得起阅读的却少了;期刊的时尚味浓了,文学味却淡了;作家比过去多了,影响却比过去小了;获奖的作者多了,能留下来作品却少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当下文学的这种变化,需要到更深的层次去寻找原因,诚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依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依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82~83页)。文学发生新变的原因是综合性的,从根本上看是文学赖以存身的经济基础、文化环境和传播手段等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动所造成的。我们不必细说经济基础、文化环境和传播手段发生了何等的变化,只须换用相对应的三个概念———市场化、大众化和传媒化来加以表述,便一切都明了了。这三个方面是连结的和互动的。经济基础方面由高科技推导的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和市场经济秩序的逐步确立为标志,已完全走出过去的计划经济的单一模式,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经济基础的这种变化,必然要反映到文化上来,而文化自身也需要面对新的经济基础寻求支点。因而,文化作为经济资源一种的可能性,文化产品的商品属性、文化生产的商业运作等,都在人们的重新认识中得到了发掘与拓展。人们发现,文化产品的最大效益是“两个效益”的结合,而“两个效益”落实到影视产品上是有多少观众,落实到文字产品上是有多少读者。于是,追求“观众”与“读者”的最大化,便成了文化、文学生产的题中应有之义,遂使“大众化”成为文化领域里愈演愈烈的基本趋势。在传媒手段方面,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报纸越来越多,影视越来越火,网络越来越热,而这些看来是处于优势的传媒,不仅面临着同类媒体彼此之间的无情争斗,而且还面临着异类媒体相互之间的残酷竞争。于是,怎样使自己的报纸、影视和网站“好看”、“有人气”,以争取更多的受众,造成更大的影响,就成了这些媒体行业不由分说的“铁”的规律。
应该说,上述三个方面都是文学藉以存身的基础和条件,文学置身的这种基础和条件的变异,不可能不深刻影响到文学领域里来。从我们最为直接的感受上看,文学的显著变化有三个大的方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