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巢


□ 李治邦




许雯丽所在医院准备让她去日本的东京学习两年,临动身前的季节是春天,万物复苏,而且那绿色是突然来到的,没有给人类一点儿预示。许雯丽为了躲避看电视的女儿虹和在另一间屋里自己用扑克牌算命的妈妈,把丈夫强光光拉到附近的一家超市。她一边推着购物小车,一边温存地对强光光说,我就把我妈妈交给你了,她的腰椎管狭窄已经比较明显了,医生说她的脑血管薄,也脆弱,稍微一激动就会破裂,而且这种现象很有可能发生,估计她也就只有半年的寿命了。能等到我从日本回来是她的命,等不到就是我的命。强光光想了想说,那只能把你妈妈送到老人院了。许雯丽不高兴地说,为什么你要把话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你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赤裸裸了,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实话说,我早就安排完了,让我妈妈去老人院,我交了半年的钱。你这人吝啬,男人自私是通病。
在超市,许雯丽买了满满一车的东西,她这人就这样,烦恼了就把所有的情绪发泄给强光光和女儿虹,高兴了就到超市疯狂购物。她说,我把超市当成喜欢的男人,喜欢谁就拿走谁,然后用掉,用掉以后再去拿。听到她这种比喻,强光光周身的汗毛孔都发麻。许雯丽买的一车东西一部分是她的,准备带到日本的,光方便面就一整箱。另一部分是女儿虹的,都是吃的。强光光好言劝她,虹够胖的了,那两条腿都成了小房檩,你就别再鼓励她吃了。许雯丽瞥强光光一眼,拒绝道,没事,胖了没人要,我养活她。在她的小车里没有强光光任何的东西,这个对强光光讲已经完全习惯了。车里再有的就是成人屎布,一大摞,那是给她妈妈准备的。因为,岳母不定什么时候自个玩着纸牌就会把床铺尿湿成了地图形状,或者唱着革命歌曲就拉出大便,令她的小屋弥漫出一种让人呕吐的味道。
强光光拎着两手的东西和许雯丽并肩走着,夜色斑斓。强光光大声打着喷嚏,然后,像个傻子大把大把地揩着鼻涕。许雯丽不满地说,你的鼻炎为什么一到春天就犯病?强光光嘟囔着说,我到你们医院验过,说我是花粉性质的。许雯丽没说话,默默地走着。她抽泣起来,说,其实我并不想去日本,虹刚上高中,我妈妈又是这痴呆样子,你开的布艺店在生意上又有了眉目。强光光忙插话,去日本的学习机会实在难得,你回到医院有了点资本,这一步是你梦里所想的。许雯丽攥住强光光的手,强光光发现她的手心都是汗,也导致自己的手也湿津津的。许雯丽在夜色的朦胧中显得很美,她比强光光小几岁,但凡是别人见过这两个人,都说强光光相貌显老,像她的父亲。许雯丽的美在她的肤色,很白皙,也很细嫩。用她自己的话讲,就是一个日本豆腐的皮肤。尤其是她的脸颊,白得连每一根蓝色的脉络都清晰可见。她的牙齿也白,稍稍一露,就会展示出一串串玉珠,晶莹剔透。还有就是她的两只手,纤纤的,跟两根鲜藕一般,一截一截的。她很少去洗菜淘米什么的,凡是这样的糙活都是强光光在厨房做。强光光不满地说,你又不做广告,用不着这么保护手。许雯丽骄傲地说,我这双漂亮手拿着手术刀,做手术也能增加美感。说归说,激动时,强光光常常亲吻她的手,有着一股特殊的香味。强光光不想让许雯丽说话,因为她一说话就把她所有的美都毁坏了。她的语言太犀利,就像她那把手术刀子,总是准确而娴熟地扎在人家的心脏处。强光光说,你是医生,是天使,给病人动手术的,就你这凶样子行吗?在医院就得对病人温柔可亲。许雯丽仰着脑袋说,在医院我是天使,我也很温柔,回家我就要成魔鬼,我就要凶恶,作为女人我不能总压抑。女人的逻辑就是不讲道理。
许雯丽在临行前主动要与强光光做一次,这是破天荒的。因为以前都是强光光主动,而且为和许雯丽做爱要费尽心机,要好话说绝。即便这样,许雯丽还要让强光光洗澡,脚指甲手指甲鼻毛孔都要剪干净,然后她检查通过才行。等到这时候,强光光早就没了热情。许雯丽是医院出了名的洁癖,那双手不管动不动手术,每天至少要洗十多次。在昏暗中,许雯丽和强光光不敢有任何响声,因为女儿虹这两年搬到他们的房间里,虹实在不想和唠唠叨叨的姥姥住在一起,她说再往下去她就会发疯的。晚上,一旦关上灯,总能听见近距离的女儿虹在翻身,两个人要想做爱,必须得熬到虹发出酣睡声。
窗帘是强光光特意设计的,他的设计水准在全市小有名气。雪白色和浅绿色交织,拉上以后,使得屋里弥漫着一种圣洁的光芒。许雯丽小声对强光光说,明天我就要去日本了,再做就是两年以后了。强光光恼怒地说,你不是跟我许愿每半年就回来一次吗?怎么突然又变成两年以后了?许雯丽说,回来一次得花多少钱呀,我不舍得的。强光光说,我那布艺店不是能赚钱了吗。许雯丽哼了哼,还好意思说呢,你贷款四十万,现在才还了八万。还早着呢,逞什么能呀。许雯丽提醒着,我想和你做,你不做就两年以后。强光光没吭声,他何尝不想做呢,可做了万一虹醒了,那么大的闺女看着父母做爱,太刺激她了。许雯丽伸出手把强光光拉进自己丰满的胸前,不耐烦地说,你到底做不做?强光光听见女儿虹在翻身,他憋住气说,我当然愿意做,不做我会很难受,可你没看见虹还没睡透吗。许雯丽把强光光用力搡出来,滚!有你小子后悔的那天。强光光很没面子,脸色灰灰的。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怎么像面口袋一样让老婆推来搡去的。他回到自己被窝,没好气地说,你快去日本吧,也让我好好清净两年。许雯丽冷笑着,你有本事就去找别的女人。强光光咬着嘴唇,你以为我不敢。许雯丽笑出声,你这样的男人能有谁看中,又不会发泄,急了就只能手淫。强光光的脸通红,因为,前年许雯丽去上海一家医院交流的时候,就偷偷手淫过。后来,他腼腆地告诉过许雯丽,被许雯丽好一顿嘲笑。许雯丽见没有回应,就给强光光一个后背。天深下去,窗帘外的月光很柔和,把屋子里衬映得恍恍惚惚的。强光光睡不着,他的心在痒痒,就凑过去一只脚到许雯丽的被窝。他知道自己没出息,哪回都是自己扛不住,最后被许雯丽活活俘虏。许雯丽没理会,强光光又递过去一条胳膊,触摸到许雯丽柔柔的腰。许雯丽像是个石佛,冰凉凉的。强光光小声央告着,老婆给个面子好不好。说着整个身子贴过去,许雯丽有了动静,身子随着强光光的压迫开始配合,勉强做完了,整个过程寂静无声,像下了一场雪,做得强光光以为在梦里。许雯丽喘着气对强光光小声抱怨着,做爱没什么意思,是专供你们男人享受的游戏,弄得我每回都出一身汗。许雯丽这种解释让强光光哭笑不得,他说,亏你还是个副主任医生,你怎么这么愚昧。许雯丽烦躁了,说,明天我就要走了,你也不知道宠宠我。强光光熟悉她这无缘无故的脾气,他侧脸看看黑暗里的虹,依旧发着鼾身。许雯丽凑近强光光,揽着他的脖子说,你享受完了吧?下面该我要嘱托你,我走后,我妈妈托给你管了,照顾不好,我就一辈子不给你做这倒霉的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