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落归根


□ 朱 镛

   朱 镛 男,汉族,昭阳区人,出生于七十年代。目前在《中国作家》、《大家》、《青年文学》、《散文》、《边疆文学》、《滇池》、《文艺报》、《文学报》、《云南日报》等发表作品多篇,被《青年文摘》等刊物转载。出版有散文集《奔跑的速度》,与人合著长卷文化散文《神韵昭阳》。曾获云南省作协创作奖,昭通市政府文学奖等奖项。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纪实》杂志签约作家。现任《乌蒙山》编辑部主任。
  
  一
  
  六爷下车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太阳,春天黄嫩嫩的太阳刚冒出山顶一竹竿高。走在路上,一股扑面而来的风吹在六爷脸上,酥酥的,柔柔的,像孩子温柔的小手在上面抚摸。
  水龙坝的土地在春风中泛着活生生的气息,路两旁的庄稼,沐浴着金灿灿的阳光,在晨风中,喜洋洋的摇摆着小腰肢。那些春种的洋芋、包谷,冒了土,展了叶,绿油油的,风一吹过,像汪在地上的碧波,一浪一浪的荡漾着。还没栽秧的田野,放上了水,在太阳光下,白白亮亮,像一块被打裂的大镜子,把水龙坝的村庄、树林、远山,层层叠叠的照了进去。整个水龙坝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粒,看上去都是一幅天然的图画,可心可人。六爷笑了。六爷在水龙坝活了几十年,就像从没有感觉到这块土地有这么美!六爷的心里,像土地上摇摆腰枝的禾苗一样,喜洋洋的。
  六爷离开这块土地一些时间了,他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惦记着他,庄稼在地里对着他微笑,欢迎着他,点着头。六爷一边望着庄稼笑,一边朝村子的方向走去,还没走过那块庄稼地,遇到了王半仙。王半仙扛一把锄头,正要下地。看到六爷回来,锄头往地下一放,老远就笑着过来打招呼,六爷,你又喘过来了,人家城里就是救命的地方呵。
  六爷笑笑,再笑笑,他像还在沉浸在那些庄稼欢快的气浪里,没说话。王半仙脸就红了,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红河牌香烟,递了过去。
  六爷手一摇,说戒了。
  王半仙伸出的手还没缩转来,嘴就张大了。戒了?
  是。
  不可能吧?
  六爷放下手,背到了后面,笑笑,说怎么不可能!不可能的事多了,你王半仙不是说过,我不可能活过三月间,可现在四月间了,我还活着。我活着也是不可能的吗?我站在这里,你说,那我现在是人还是鬼?
  嘿嘿嘿……
  嘿嘿嘿……
  两人都笑了起来。笑声洒落在路边,被风一吹,一片一片的掉进了庄稼地里,感染了庄稼也在笑。水龙坝成了一副大画卷,蔚蓝的天、肥嘟嘟的庄稼地,绿透了整个水龙坝的山脉,很阔达。六爷显得异常的兴奋,他的脸在春天早晨嫩嫩的阳光中,很甜很灿烂。
  王半仙说,城里就是好啊,城里的医院到底是大医院,把死人都医活了。
  六爷说,这咋可能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