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麦子长在田里


□ 燕华君

凭良心说,村长最喜欢抓的是计划生育工作。说起来理由有两条,一是妇女主任是村委会唯一的女人,二是搞计划生育的妇女主任往往很有情趣。人家是怎么说的?村长睡妇女主任,天经地义的事情,天仙配哪!村长跟妇女主任的关系,举个例子:村长在村委会后面的露天茅坑上厕所,快解决的时候,喊一声:“主任哪,送纸来!”妇女主任赶紧送纸,还不能怕臭。

女标语

是个冬天。
听说,镇政府派下来一个妇女主任,女的,戴眼镜,男人在部队上工作。听说,她从来没有搞过计划生育。听说,她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她握毛笔大概像农村人握锄头一样,是家常便饭的事吧。这样的一个人。
都是真的。
麦村的人开始咂嘴,唏!戴眼镜搞?搞得动啊?要你着急,要你着急。有村长呢!嘿,村长是做什么的?村长是专门睡妇女主任的。一边睡一边搞计划生育。不准瞎说,不准瞎说。散了,散了。
天阴着,且发红,风一阵紧似一阵,胡乱刮着,也没个章法。风里钻出一个女人,是新来的妇女主任刘巴琴。除了背上的铺盖卷,与以往的妇女主任不同,刘巴琴手里提着一把大刷子,一只小桶。果然戴眼镜,细皮白脸,穿一件墨绿颜色的呢子大衣。这样一个小女人,她能扛得住麦村的计划生育工作吗?
冬天的天黑得早,麦村人大多在吃晚饭,大酱老咸菜就滚烫的大麦须子粥,喝得呼噜呼噜,浑身冒汗。一个出来逗狗的小孩子看见刘巴琴,他跑回家报告:“来啦来啦!妇女主任来啦!提着一只小水桶。”这家是个超生户,虽说罚过款了,心里一直有三年怕草绳的惊吓。这家的男人飞起一脚,踢在小超生的屁股蛋上:“狗杂种!看见妇女主任你高兴个头!快去喝粥!”
刘巴琴对于麦村人的冷漠一点也没往心里去,她放下铺盖卷,匆匆吃了点方便面,摘下眼镜擦擦,重又戴上去。村委会一共有两间屋,外屋一大间,放着十几只长凳,角落里堆一些报纸,公文,旗帜之类。里屋有一张光溜溜的床,一把椅子,没有桌子。还好,有一条电绳。她对自己说:我要开始工作了。
就工作了。
第二天一早,天冻得彻皮彻骨,人的手脚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好在有太阳,太阳慢慢出来,暖和起来。麦村人集体睡了个大懒觉,他们懒洋洋地吃过早饭,脚跟着脚,汇集到村委会门口晒太阳,他们一个个像被凉水兜头浇了一样:一夜之间,麦村墙壁上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确切地说,麦村差不多大部分墙面被人刷上了标语。一看内容,全是关于计划生育的。念出来听听:又扎又刮,振兴中华!狠下一条心,挑断一根筋!把你送上手术台,麦子棉花滚滚来!
想得出来的。想得出来的!
麦村人嘴里嚷嚷着,行动上却有点一盘散沙的样子。有几个脚快的已经去扛长凳,晒太阳,晒太阳,计划生育也没说不让晒太阳啊。里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刘巴琴摘下眼镜,又戴上,然后说:“都全了吧都全了吧?开始啦!现在开始发药发套!”她拿着一张单子开始念名字。“陈褂子,10个套子,大号。”“蒋爱花,探亲药一板。早晚各吃两颗。”“张少娟,史花花,你们两个,后天一早到镇卫生所做B超,透环。”
笑死人啦!你以为麦村的人就这样好弄啊?再说村长也不在,谁怕谁呀,真是!村民们一律笑呵呵,你推我搡的,脸上挂着太阳一样热烈的笑容。陈褂子陈褂子,叫你呢,大号的!蒋爱花,你男人不回来你也要坚持吃药啊。今晚我上你家去。打嘴!狗嘴子!其实陈褂子蒋爱花等等都在队伍里,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接药或者拿套子。
有点烦。刘巴琴再次摘下眼镜,却没有很快戴上去。都说计划生育工作难做,农村是难上加难。刘巴琴不服气,世上绝没有她刘巴琴做不好的工作。刘巴琴照着名单又念一遍,人群里懒懒散散有人接话,等村长来了再说吧。就是,不着急。刘主任,跟我们一起晒太阳吧。
不像话,但是又没有办法,谁叫她刘巴琴急忙要下来呢?也没人接应。刘巴琴可没有闲功夫晒太阳,她跑回里屋,翻看麦村已婚育龄妇女的名单。一看就是一天,晚上又吃方便面,青葱,胡萝卜丁,肉丁,脱水蔬菜,统统带有一种腐败的味道。
一天的暖太阳晒下来,到晚上天气又骤然变冷。家家户户都在吃晚饭,刘巴琴捏着名单,先跑到陈褂子家。刘巴琴进去,也不说话,把一盒套子扔到陈褂子老婆的粥碗旁边。陈小褂子丢下粥碗扑上来看新鲜,陈褂子箭步上前给了女人一个大嘴巴子:“就晓得吃,吃死!快收起来,刘主任给的东西收起来!”可怜的女人莫名其妙吃下一个大嘴巴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快快收起套子,抹桌子,倒茶水,还朝陈小褂子嘴里塞进一块甜山芋。
“不要倒了,我不喝茶。你们,有空多看看村里墙面上的标语,计划生育是一件大事,不抓不行!”
刘巴琴对付两个逃避环透的刁蛮女人用的同样是刁蛮手法。她坐在村委会唯一的床上,大腿翘二腿,抖抖,说:“我跟村长商量过了,你们不去,可以啊!每人交二百块钱,听见啦?回吧,啊?不要看我!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到目前为止,刘巴琴连村长长得什么样都不清楚,但她所做的事一律打上村长旗号。她不能让这两个女人看出破绽,刘巴琴掏出手机子,胡乱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马镇长吗?我巴琴哪!我请示一下,如果我收到四百块钱,能不能直接用于村里的计划生育事业?”马镇长好像在机子里说可以的,可以的。刘巴琴摘下眼镜,脸上立即堆上雪霜:“都听见了?你们回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