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秋的冬日


□ 存文学

  存文学 1952年生于云南普洱。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任昆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昆明文学院院长。198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曾在《人民文学》、《大家》、《收获》、《钟山》等杂志发表作品,已出版中长篇小说12部。其作品《兽之谷》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神秘的黑森林》获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1994年获庄重文文学奖,2006年获云南省表彰的文学艺术贡献奖和“德艺双馨”奖。
  
   逃跑的念头一直缠绕着红秋,像条蚂蝗一样搅扰着他。
  离马桥农场两公里处有一条铁路,这是出省的三条铁路之一,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通过,全国的列车提速后,这里的车次明显增加了,每一列车过,红秋都要抬起头来看上一眼,他默数了一下,从下午五点到现在已经有六趟车经过了,两趟客车,四趟货车,接近年关,铁路运输变得繁忙起来,农场劳教的年轻人,一个个显得焦躁不安,心里都长出了毛毛虫,红秋听出,每趟列车发出的都是同样的声音:快逃!快逃!快逃!
  这是一个冬天的下午,还不到收工时间,几十公尺外就一片模糊了,有一种似雾非雾的东西在周围隐隐飘动。小北风打着呼啸,卷起地上的落叶和灰尘,在空中打着旋,半天落不下来。要不是在干体力活,站在这空旷的荒原上已经很冷了,因为农场地处远离城市的郊外,地广人稀,气温明显偏低,几个年轻的警察聚在葡萄地边的大杨树下,生起了一堆大火,边烤边烧红薯吃,见到有被风吹落的枯树枝,纷纷争着跳起来,伸着双手接住,把它丢到燃着的火堆里。那个叫大洋马的警察不时抬起头来,双手拍打着刚扒拉出来的红薯,大声吆喝着:“都给我抓紧了,要是干不完今天规定的活,谁也别想收工,明天更不准休假!”
  对于这些劳教人员来说,大洋马的这声吼是极具杀伤力的,因为明天20日,是农场法定的家属来队探亲的日子,要是把它错过了,又得眼巴巴地盼上一个月。所以,大洋马声音的尾巴还拖在嘴上,葡萄地里的劳教们干得更加卖力了,他们仿佛一群饿透了的麻雀争抢抛撒在地上的麦粒,谁也抬不起头来,只听到满地一片锄头落地时的切切嚓嚓声,不时还夹着一声脆响,那是锄头挖在了埋在地里的鹅卵石身上。
  大洋马又吼了起来:“别给老子装佯,谁把锄头挖缺了口子,就得给我赔。”
  其实,到了探亲的头一天,就是他不喊,小劳们谁也不会偷奸耍滑的,要是谁敢把会见日搅黄了,准没有好果子吃,晚上熄灯睡觉的时候,免不了被人用被子蒙上头,往死里擂上几砣黑拳,那些刚进劳教农场的新手大都尝过这种苦头。
  这个叫大洋马的警察个头大,身高一米八二,腿粗脚大,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老子天生就是管人的命,谁到了我的手里再硬的骨头也得变软。轮到他带班的时候,总喜欢穿上一双棕色的厚底翻毛皮鞋,小劳们干活时动作稍微放慢,他就不声不响地走到身后,突然猛喝一声:“找死!”
  还来不及转身,他的大脚早嘭一声落到了某个劳教的屁股上,使得这人几天都不敢挨凳子。红秋左右两边的屁股不知道埃了多少踢,开始,他还感到有些疼,后来就麻木了,但他还是不敢坐,晚上睡只能侧着身,洗澡时,同伴指着他的屁股大笑说:“还红秋呢,你自己也不看看,两片屁股都成什么样子了,干脆就叫青瓜、紫茄得了。”
  红秋有些不服,他大洋马凭什么踢人,朝着别人的屁股撒气,有本事你就朝正面来,哪怕你踢肚子,踢脚杆,踢大胯都行,就算你是条敢作敢为的汉子,劳教们到农场来,是来劳教的,不是来劳改的,劳教还是人民内部问题。
  那天,派出所的王所长亲自送红秋到马桥农场来,分手时对他说过,要他好好学习,接受劳动教养,争取早日回家。红秋不是懒人,他喜欢劳动,闲下来还觉得浑身不自在,别人讲荤段子,他从来不插嘴,别人要他讲,他摇摇头说:“不会,不会。”现代男人不会几个黄段子谁信?但,他还真不是装的,他认识的朋友中,就没有一个给他发黄段子的,伙伴们闹不清,就是这么个规矩人,究竟怎样招惹了大洋马。
  有伙伴为红秋支招说:“你要与人家教劲,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大洋马平时不是喜欢喝杯小酒吗,你看见他那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说话都喷着一股熏人的酒气,家里人来探亲的时候,告诉他们提两瓶茅台、五粮液,有条件就来两瓶更上档次的水井坊,事情就摆平了,包你的屁股不再受罪。”
  红秋说:“凭什么给他好酒,我爹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平时也喜欢喝上两口,但喝的都是几元一斤的老扁担散酒,连茅台、五粮液的味都没有闻过,更不用说什么水井坊,下岗工人,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有钱来买这些东西。”
  红秋越想越气,憋了几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不过他有意设了个套子,早上出工的时候,大洋马就大声作了交待,说大队要到小队来检查,干活时,谁也不得吊儿郎当。劳教们都知道,这是警察们挣表现的机会,一个个腰板都变得格外挺直。红秋,把话记牢了,这天的活是翻萝卜地。当他看到几辆警车在地边的公路上停下,从车里走出一群人向地里走来时,红秋抬起锄头朝地中的一个石头挖去,随着当的一声脆响之后,大洋马的大脚及时落到了他的屁股上,他就势蹲在地上,捂着屁股啊呀呀地大叫起来,大队长带着人到了面前,他也不停止地叫,大队长问“怎么啦?”红秋指着大洋马说:“屁股被他踢了。”于是,他就乘机把大洋马给告了,他说话的时候,其他劳教们也跟着起哄,纷纷证实他确实被踢伤了,同时罗列了大洋马的许多不是,搞得大洋马面红耳赤,一时下不了台,像个木桩子,双脚并拢站在大队长面前,这天红秋被两个劳教架到卫生所敷药,脱下裤子一看,因为有大队长派人跟着,事实就隐瞒不过去了。据说,当天收工后,大洋马被叫到队部办公室,被大队长指着鼻子狠狠训了一顿,并且要他立即写出检查。这一来,大洋马确实规矩了几天,声音也仿佛冬天的溪水明显变细小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