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克要来


□ 韩永明

  在水一方开发楼盘,修进场路时推了村民牛驼背儿承包的几亩鱼塘。牛驼背儿找公司,公司让他找村里。他去找村主任小宋,小宋说他鱼塘荒了,村里有权收回。牛驼背儿说鱼塘他没荒,他采用的天然养殖法,养的绿色有机鱼,要村里把鱼塘还给他。小宋说他是无理取闹。牛驼背儿说:如果不还他鱼塘,就到镇里县里去问问政策,甚至省里。村里没把这当回事,哪知道牛驼背儿果真从镇里跑到县里。跑了一阵没有动静,便睡到他鱼塘那里,要用血肉之躯阻挡钢铁打造的庞然大物。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把花圈送到他大门口。过了两天,他家里的窗玻璃一个晚上叮叮当当被人砸掉了。他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查去查来,却没有结果。牛驼背儿便开始跑市里、省里、北京,而且参与上访的人也越来越多,从他一人变成了五人。而且不知他通过什么渠道联系上了外国记者马克。马克写了一篇报道,把牛驼背儿说成了“环保人士”、“维权斗士”。这让县里很被动。镇派出所所长老王找牛驼背儿谈话,可就在当晚他从派出所回家时,却摔到沟里把颈椎戳断了。

  立即传出消息,说牛驼背儿遭了警察的黑手,说派出所找他谈话是设局,想灭口。网上更是责骂声一片。马克也很快得到了这个消息,要来专程采访牛驼背儿。

  市县对马克的采访很重视。县政府专门开了一次会议,让维稳办拿一个接待方案,不让马克和牛驼背儿他们见面。

  秦伍扬于是弄了这样一个方案:先在村里透露一下马克来了市里的消息,让他们人往市里去,然后派辆车去市里接人,将他们带到车上,而这辆车走到路上“坏”了,马克离开后,车子“修好”回来。

  秦伍扬对这个方案是很自信的,想不到副县长罗立不同意,说这个方法不怎么光明磊落,闹不好会激化矛盾,并提出自己的想法:针对他们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做工作。秦伍扬问怎么个具体法,罗立说:“他们五个人,牛驼背儿住在院里,有活动能力的只有四个人。这几个人我看过他们的材料,他们有的想打工,有的想承包工程,有的想做生意,想打工的,我们就帮他们找打工的地方,想做工程的,我们就帮他们争取工程。”

  工程不是这么好做的;打工,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可以搞定的。而更重要的,这事不保险,传出去也不好听,说不定还会引起更多人效仿。

  秦伍扬和罗立谈了自己的顾虑。可是罗立态度很坚决,说秦伍扬的方案不行,那个方案虽然可以保证马克采访不到牛驼背儿他们,但马克走了之后就会出问题,牛驼背儿他们一旦知道我们采取这种办法将他们人调开,那他们会认为我们在骗他们。这不利于牛驼背儿问题的彻底解决,闹不好会火上浇油。

  秦伍扬说: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就说我这个方案有点骗的味道,您的这个方式不照样也有一点?罗立说这不一样,大不一样。他们这两年上访,东颠西跑,家里都跑穷了,我们帮他们找点事做,即使是骗,他们感情上总好受一些吧。人总是感情动物嘛,也许这样可以缓和一下他们对立情绪。又说:这比那种在公共场合带人要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