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望村庄


□ 徐广华

  ●徐广华

  我并不知道很多年前我居住的村庄有多么小。我只知道村子里有很多院子,每个院子里都住着很多人。站在自家的屋顶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蓊蓊郁郁的树,蓊蓊郁郁的树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房子。偶尔冲着北面或者南面喊一个人的名字,那里就会有一个熟悉的声音穿越房屋的破窗子或者树木的老虬枝高高低低传过来应和我。如果碰巧没有人,必定会有一条狗汪汪几声替人回答我的呼喊。

  我住在村子里的一个角上,村子中每一个院子里住着的人我都熟悉。

  德根叔跟他的那群羊住在村子西北角一个废弃的场屋里。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他就放羊,到我二十岁离开村子的时候,他仍然在放他的羊。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我总看到他跟羊在一起。或者在村子里的小巷里,或者在村外的山坡上,他拎着一根猪尾巴做的鞭子,站在羊群中间晃来晃去。吓唬或者鼓励羊们多吃草,不要吃庄稼。德根叔虽然从没用鞭子抽过哪只羊,但是羊们却听他的话,走路的时候守规矩,从不东张西望。据说德根叔不会数数,超过二十几只羊,他数起来就很费劲,清点羊的数目的时候,德根叔弄不明白共有多少只羊,但他知道哪只羊在,哪只羊跑丢了。

  德根叔走路一瘸一拐像跳舞,村里人习惯了他走路的姿势,羊也习惯了,不笑话他。每到傍晚他一瘸一拐赶着羊群回家的时候,羊们咩咩乱叫,虽不齐整但也动听,像为德根叔跳舞免费配了舞曲。

  德根叔从年轻到老一直一个人生活,靠羊生活了一生,如果没有羊,他会很贫穷,当然也会很寂寞。

  整天披着一件破棉袄的牛二嫂住在村子西南角。牛二嫂曾经是城里人,那年闯关东的牛二哥回家时带回了她,这让全村人眼热了好一阵子。年轻的牛二嫂实在漂亮,白净的面皮,乌黑的头发,二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走到哪里都会让村里人喷喷一番,即使是姑娘媳妇也赞叹,更不用说小伙子们了。牛二哥并没有显出多么得意,他静静地带牛二嫂挨家串门,好像告诉大家,这是我媳妇,以后就跟我混日子了。

  如果不是那个算命先生来到村子里,牛二哥两口子平静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那天算命先生蹲在村口正给大水叔算卦,牛二嫂子也挤进人群看热闹。有多嘴的人鼓动算命先书给牛二嫂算一卦。算命先生拿浑浊的老眼看了看牛二嫂说,这大姐生得好漂亮,前几年曾经吃过百家饭呢。牛二嫂顿时羞红了脸,她绝对不会想到在这个荒远的小村子被人用这种方式点破了她那段不光彩的伤心旧事,让她更痛苦的是牛二哥从家里跑出来一拳头打在算命先生太阳穴上从而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牛二嫂的幸福生活就此结束,从此人们经常看到她在村子高高低低的小巷里里转来转去,逢人就打开话匣子,说自己道听途说来的往事,如果遇不到人,她就跟一棵树,或者一块石头,或者一只没事闲逛的鸡说话,说她家的鹅两天没下蛋了,牛二哥在笼子里挨饿了。

  村里人都觉得对不起牛二嫂,觉得是他们毁了她的幸福,此后就处处照顾她。牛二嫂呆呆地看着帮助她的人,只会一个劲儿傻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