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实的幻象


□ 夏雨天

真实的幻象
夏雨天

职业追星族杨丽娟十二年如一日追刘德华,不惜全家举债从兰州追到香港,最终以其父跳海自杀而告一段落。 在这一不幸过程中,许多媒体推波助澜,如今悲剧虽已铸成,闹剧却还没有终止。杨丽娟和她的母亲仍然在全国观众面前在香港不停地寻找刘德华继续她们的追星事业。 这样的疯狂不但被刘德华本人痛斥为“不孝”,也受到许多观众的嘲笑谴责。
然而,看着杨家母女的凄惨状况,我却实在笑不出来。从某种意义说,她们并不可笑。不错,她们是非常另类,但她们并不是和我们社会曾经的主流相对立的那种另类。恰相反,她们是把主流发挥到极致从而凸显其荒谬的那种另类。导致今天杨家悲剧的社会心理和个人心理,其实都不难理解。
杨家身处兰州郊区一个贫穷衰败的矿区,杨母没有工作,全家靠杨父教书为生。杨母不能安于这样清贫简单的生活,屡屡出轨,最终和杨父离婚。在这样的黯淡和无望中,杨父和杨丽娟开始沉溺于幻想,于是就有了杨父和杨丽娟共同的“梦见刘德华”。杨丽娟十二年如一日等待的就是遇见刘德华、真情感动刘德华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杨父也坚持这样的迷思,一再称“见到刘德华一家人就可以好好过”。 杨家人都精神失常了吗?也许,毕竟他们的行为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但他们的言行流露出来的欲望,其实大家并不陌生:杨父在动身去香港后和朋友说“在香港过得很好,李嘉诚的房子都随便住”,他在日记中写要获得幸福“一要经济实力,二要人际关系”;杨父跳海后杨母说杨父“一辈子没钱没地位,一辈子没过好,让我也一辈子没过好,现在让孩子也一辈子过不好”。 一边是对富裕幸福的渴望,一边是黯淡失落的日常生活,这样的冲突和张力达到一个极端,就是没有“梦见刘德华”,他们也会梦见别的人,一样陷入疯狂。 从这个角度说,华仔实在不能为杨家的悲剧承担任何责任。华仔算什么呢?在杨家人的眼里,华仔不过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着“富裕浪漫幸福”的符号罢了。
如果说明星作为“富裕浪漫幸福”的象征让杨家人陷入了迷思,那从更广的角度说,美国—西方也曾经作为“富裕浪漫幸福”的象征,在相当长的时期,流行于中国大地,让许多中国人陷入了迷思。杨家的疯狂被国人耻笑,然只要把“刘德华”换成“美国—西方”,同样的迷思就不但不被人耻笑,反而被当成理所当然。君不见中国这些年流行过多少关于西方、西方白人、在西方生活的中国人的神话——“西方白男温柔浪漫,钟爱中国女人”,“西方社会人人平等”,“美国是君子国,是富而好礼的和谐社会”,“西方遍地黄金,中国人可轻易发财”,“‘牛津女孩’在英国为中国人争光”……毫不夸张地说,“美国—西方”就是中国近三十年来最为灿烂的一颗明星。如果说杨丽娟梦想她对华仔的渴望一旦有了表达机会就可以改变自己窘困黯淡的命运是异想天开,那么多社会名流和公共知识分子多少年来灌输给国人的“西方是天堂,西方人是天使,中国人只要遇到天使就可以进入天堂”则至少同样可笑。 间或有不同意他们的,还要被戴上愚民的帽子,正如杨家父女把读书做工说成是俗人的选择一样。只是对于杨丽娟一家人来说,“西方天堂”和“西方天使”又进一步实化成了华仔本人,于是神话的破灭就更容易一些,其荒谬也更加明显一些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